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四合院小透明,開局就逆襲全文 第9章_塔靜小說
◈ 第8章

第9章

有了其他鄰居的證實,許大茂也不好在死皮賴臉的糾纏下去,神情懨懨的退到了一邊,眼神更是有點懼色的看向江洋,生怕他會報復自己。

二大爺劉海中這個時候則是一臉的尷尬,朝着易中海和閻埠貴淡淡的說了一句,「許大茂這件事情你們兩個處理吧,我先回去了……」

說完也不管他倆同沒同意,直接轉身離開,只留給當下在場的人一個蕭瑟的背影。

就在他剛剛低着頭走到通往中院垂花拱門的時候,迎頭便是撞上一個身影。

劉海中可是一個胖子啊!而迎面撞來的那人則是瘦弱無比,就這麼輕輕的一碰撞,那人便是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哎喲,誰啊?這麼不長眼?」

他這聲音這可是小,霎時便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包括江洋的目光也是看向了那邊。

不過當他看清楚那個被撞倒在地的人之後,心中的無名之火便是直接冒了起來,大步流星沖了上去,對着還在喋喋不休的劉海中就是一個耳刮子。

「劉海中你在嗶嗶,抽死你丫挺的信不信?」

話畢,他也沒有理會劉海中會有什麼反應,直接走到胡湘雲的身邊,一臉心疼的將她從地上扶了起來,口中更是憐惜道:

「怎麼樣,疼不疼,有沒有傷到哪裡?快給我看看……」

胡湘雲看到他臉上那濃濃的心疼與緊張,「噗呲」一聲便是笑了出來,「我沒事,瞧給你急的。」

這一笑猶如寒冬臘月梅花乍開,當真如明珠生暈,美玉熒光!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這倒不是江洋關心則亂,是胡湘雲的身體確實太差了,本來就瘦弱得讓人心疼,現在又是摔了一個大屁墩兒,能不讓人擔心嗎?

「好了,看給你急的那樣兒,我又不是泥娃娃,摔一下就能摔壞啊?」胡湘雲此刻的心裏就像是吃了蜂蜜一樣的甜入心扉,她說完這一句之後,又是趕緊朝着劉海中抱歉道:

「這位大叔,不好意思剛才我着急去找江洋沒有注意到你。」

「沒事,沒事!」劉海中連連擺手,他現在可算是搞清楚了胡湘雲的身份了。

再加上他剛剛才在江洋的手上吃了虧,此刻又是被江洋惡狠狠的瞪着,他哪裡敢說一個不字啊。

『哼!算你識相!』

江洋在心中冷哼一聲,便是不再理會他,直接牽着胡湘雲朝着當編織袋的地方走了過去。

留下一臉尷尬和擔心的劉海中獨自在風中凌亂。

當江洋走到人群**的時候,胡湘雲一臉緋紅的想要掙脫兩人牽在一起的手,可卻是扭動了好幾下也沒能掙脫,便也只能任由他牽着了。

江洋當然是故意的了,開玩笑誰有這麼漂亮的媳婦不想在別人面前秀恩愛、撒狗糧,那樣跟富貴不還鄉和錦衣夜行有什麼區別?

只見他站定之後直接將牽着胡湘雲的那隻手高高舉起,朝着周圍的人說道:

「各位,這是我的媳婦胡湘雲大家都認識一下,以後希望大家能夠對她多多照顧。」

「哎呀……」胡湘雲輕輕嗔怪一聲,臉上的緋紅更甚了,不過她卻是沒有絲毫反駁。

看到小兩口的曖昧模樣,在場所有人都是在心中暗暗思忖,『看來以後要給家裡人叮囑清楚了,千萬別去招惹這個胡湘雲!』

雖然剛才江洋那句話說得是很客氣,但是在場的都是人精一樣的人物,有誰不清楚他這明面上是在向他們介紹新媳婦,實則是在威脅他們以後千萬別找胡湘雲的麻煩。

這要是換做其他人這麼說他們可能是不會放在心上,可是說這話的人是江洋,他們就不得不在心中掂量一下了。

江洋介紹完胡湘雲之後,便是不再理會所有人的反應,一手牽着胡湘雲一手將編織袋的拉鏈拉上,然後提起就欲朝着中院而去。

他剛剛踏出兩步,就是聽到身後傳來一個色厲內荏的聲音。

「江洋,你不能走,我家的事情還沒有查清楚呢!」

能夠說出這話的當然是只有許大茂了,江洋一臉不耐煩的轉過身,目光猶如刀子一般狠狠瞪了他一眼,口中絲毫不客氣的說道:

「你家的雞掉了關我屁事,老子肚子還餓着呢,沒空在這裡陪你們玩開堂審案的遊戲。」

說完他便是再也不理會,直接扭頭繼續牽着滿臉緋紅的胡湘雲大步流星而去。

現場一片安靜,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緊緊注視着兩人的背影漸漸遠去。

直到他們的身影徹底消失在垂花門之後,所有人這才是心中大鬆一口氣 。

無他!今天的江洋氣場太強了而已。

「壹大爺,三大爺!你們看他……」江洋的身影剛一消失,許大茂又是跳了出來,一臉委屈的朝着兩位大爺說道。

壹大爺一臉不耐煩的朝着他揮了揮手,道:「行了,人家都證明清白了,你還老是揪着他不放幹嘛?」

「額……」許大茂沒有找到存在感,只能縮了縮脖子淡淡的應了一聲,可是片刻之後他卻又是興奮了起來,再次跳出來指着何雨柱說道:

「壹大爺、三大爺,我剛才回來的時候,看到傻柱也正在家裡燉雞呢。」

「許大茂你說什麼屁話呢?」何雨柱也不是傻瓜,知道許大茂這是沒了誣陷的對象,又將矛頭指向自己了,趕緊朝着兩位大爺說道:

「壹大爺,那雞子不是我偷的,我又不是小偷,我偷他們家雞幹嘛?」

易中海剛拿起自己的搪瓷缸,輕輕的抿了一口茶水,想要說話的時候,許大茂這個時候卻又是跳了出來。

此刻的他哪裡還有一絲剛才面對江洋的熊樣,滿臉嘚瑟的指着何雨柱的鼻子大聲說道:

「你撒謊,我家雞一定是你偷的,要不然你家裡燉的雞子是哪裡來的?」

兩人本來就是死對頭,何雨柱又怎麼會示弱呢,直接跟着脖子說道:「我買的啊,難道我連買一隻雞子都買不起了嗎?」

三大爺閻埠貴這個時候是時接茬說道:「哪買的?」

「菜市場買的!」何雨柱平靜的說道。

「哪個菜市場買的啊,是東單菜市場,還是朝陽菜市場啊?」閻埠貴緊接着便是再次拋出一個問題。

「朝陽菜市場。」何雨柱想也沒有想,直接便是回道。

三大爺這個時候卻是不忙着繼續說話了,端起他的『驚堂木』輕輕的抿了一口茶水,之後又才是說道:

「這就不對了吧!由咱們這兒你就是坐公交車,往返也得四十分鐘。」

當他說到這裡的時候,稍微停頓看了一下何雨柱的臉色,「這還不算你買雞和宰雞的功夫,你什麼時候下班的啊?」

被人拆穿了謊言,何雨柱當即便在不知道該說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