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四合院小透明,開局就逆襲全文 第7章_塔靜小說
◈ 第6章

第7章

不過你還真別說,搪瓷缸這塊『驚堂木』還真的見效。

壹大爺的話剛剛落下,三大爺便是直接息聲了,抱着自己的搪瓷缸摟在懷中,靜靜的看着江洋等待着他的下文。

而以前一直在大院之中耀武揚威,覺得自己是大院『領導』的二大爺,此刻早已經是沒有了以前的威風。

滿臉委屈的看着江洋,他現在心中早就後悔死了,惹誰不好非要去惹這個煞星,現在就想牛皮糖一樣粘住了甩都甩不掉。

三位大院『領導人』的面色都盡數被江洋看在眼裡,心中嗤笑一聲,出聲說道:

「讓我打開編織袋也不是不行,不過要是我打開編織袋之後,裏面要是沒有廠子里的東西,二大爺不僅要給我道歉,還要保證以後永遠也不找我的麻煩。」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劉海中便是直接蹭的一下從椅子上躥了起來,連連擺手,「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我要是錯怪你了,向你道歉那沒問題,可是向你保證什麼,想也別想!」

「那好!」江洋也懶得跟這些人廢話,伸手便是要去提地上的編織袋,另外一隻手更是再次朝着劉海中的衣領處伸了過去。

「嘿!以前怎麼沒有發現洋子這娃脾氣這麼沖呢?」何雨柱也是莽撞人,此刻見到江洋的表現,當即便是有點英雄惜英雄的感覺。

秦淮茹聽到,輕輕的用手肘碰了碰他,小聲說道:

「我給你說你以後少和江洋這種人來往,這人下手黑着呢!」

何雨柱本來是想要反駁,可是嘴唇蠕動了幾下,什麼也沒有說出來。

「江洋,你還有沒有一點規矩了,怎麼能說動手就動手呢?」壹大爺伸手拉住了江洋已經快要抓住劉海中的手臂,呵斥道。

江洋原本就沒有想真的鬧到派出所去,他不過就是看到劉海中都到這個時候了還嘴硬,想要嚇唬一下罷了。

先不說都是一個院的鄰居,真鬧到派出所去了以後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尷不尷尬的事情,單單就說去了派出所他編織袋裏面東西的來源也是個麻煩事。

不過雖然他心裏的真實想法是不想鬧大,可嘴上卻是仍舊不肯放過劉海中,「既然壹大爺不願意幫咱們這些平頭老百姓,那我也只有和劉海中去派出所對峙咯,看到時候派出所是判我盜竊公家的罪名,還是判他劉海中誣陷罪。」

其他人聽到他竟然真敢去派出所,當即便是再次討論開了。

「嚯!這個江洋以前不是最怕派出所了嗎,怎麼今天開口閉口全是去派出所啊?」

「這還用說嗎?那肯定是別人有底氣唄!」

「對!換了我也要和二大爺去派出所對峙,讓他平時沒事就像咱們這些普通的居民耍官威。」

「你們說劉海中這要是被判了誣陷罪,工作還能保得住嗎?」

「誣陷罪可是要坐牢的,都進去了工作還保得住的屁啊!」

……

都在一個院子之中,周圍的討論之聲當然是逃不過劉海中的耳朵的。

不過他越是聽其他人的討論心裏就是越是沒底,他家裡雖然說好幾個兒子,可現在也就只有老大結婚了,其他的兒子也都還沒有着落呢,這要是自己真的被以誣陷罪抓進去了。

家裡剩下的兩個兒子以後還怎麼娶媳婦啊!

這年頭有誰願意將自家的姑娘嫁給一個罪犯的兒子做媳婦的?

「好!就按你說的辦,只要你這編織袋裏面的東西不是廠子里的,我就給你道歉,並且保證以後都絕不找你麻煩。」

最終他還是沒有能夠抗住心裏的壓力,咬牙切齒的答應了下來。

正主都這麼說了,壹大爺和三大爺也都是在沒有什麼理由幫他說話了,當即便是化身成了兩個抱着搪瓷缸的吃瓜群眾。

「記住你今天說的話,以後要是再敢找我麻煩,哼!」江洋說完更是重重地冷哼一聲。

末了他覺得這樣可能對其他人起不到什麼震懾的作用,當即又是加了一句,道:

「其實二大爺你也不用覺得憋屈,以後說不定你還會慶幸今天的決定呢!」

這話他雖然說的不輕不重的,可是聽到在場其他人的耳中就不是這個味道了。

所有人的心中此刻都是升起一個大大的警兆,紛紛告誡自己以後沒事千萬別去招惹江洋這個混人。

江洋要的正是這個結果,他只想好好的在四合院之中度過這十來年的時間,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他想要的。

至於說這個四合院之中的糟心爛事,他是一點都不想去管。

他朝着周圍的所有人一一看了一遍,然後將剛剛提起的編織袋放在地上,緩緩的將編織袋的拉鏈給拉開了一條縫隙。

「哇~」

僅僅是一道縫隙,便有眼尖的人看到了袋子之內裝着的東西,口中更是抑制不住的發出了一聲驚呼。

無他,這個年代的物資實在是太匱乏了,匱乏到壹大爺這種拿着九十九塊錢一個月的八級鉗工也不能每天都吃上肉。

可是現在江洋的編織袋裏面裝着的卻是滿滿的一袋子生活用品,牙膏牙刷、毛巾這些日常洗漱用品也就算了,雖然比他們用的要好看一些,但所有人的家裡也都是有這東西的,沒什麼好稀奇的。

可是那白花花的大米和白面,一看就不是普通老百姓能夠用得起的東西,還有這年代很少見的菜籽油,這東西幾乎在普通百姓家中是絕跡的。

這些都還不算什麼,最重要的是那一塊足足三四斤重的五花肉,那可是正宗的精品五花啊!

直到江洋將所有的東西都清楚的展現在所有人的面前,有些眼力不好的人這個時候才壓抑不住心中震驚發出一道驚呼。

「哇!好多細糧啊!」

「你這個沒見識的婆娘,細糧算個屁啊!沒看到那一塊精五花嗎?」

「江洋這是發財了嗎,怎麼突然有錢買這麼好的東西了?」

「你們快看,江洋的袋子里竟然也有一隻雞……」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鎖定在米面糧油和精五花上面的時候,也不知道是誰發現了角落之中躺着的一隻白條雞。

許大茂聽到雞這個字眼,當目光便像是一道掃描儀一般在編織袋裏面快速搜索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