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四合院小透明,開局就逆襲全文 第6章_塔靜小說
◈ 第5章

第6章

下午六點左右,四合院寬大的前院之中。

家家戶戶能夠說得上話的都在這裡了,以前這種情況多半就是傻柱又啥闖禍了,可是今天大家卻是發現和以往情況有些不一樣。

以往都是趾高氣揚坐在四方桌右邊的二大爺,今天搪瓷缸茶盅沒了不說。更是蔫頭巴腦的坐在那裡,腦袋更是都快要埋到褲襠之中去了。

就在這壹大爺坐定剛剛準備發言,這時候許大茂卻是匆匆從中院跑了出來,一邊跑還一邊嚷嚷。

「三位大爺,你們可要給我們家做主啊!」

「怎麼了,你們家這又是怎麼了,火急火燎的?」壹大爺還沒有說話呢,坐在左手邊的三大爺閻埠貴就先出聲問道。

許大茂火急火燎的說道:「咋了,我家那兩隻雞大夥都知道吧?早上我看的時候還是兩隻,嘿!你們知道嗎,我剛才回來的時候一看,就只剩下一隻了。」

聽到他說到雞丟了,江洋便是知道自己這是剛好穿越到了開局的時候了,隨後他又是朝着不遠處的秦淮茹看了一眼。

只見她的臉色不對,看來是早就知道偷雞的人便是棒梗了。

不過這又不是他的事情,他不是聖母更不是警察,所以這個時候也是沒有說出來,只是默默的看着許大茂的表演。

說實話,按照他們家的條件來說,一隻雞根本就不算什麼事情。

他不說話,卻不代表着別人也不說話。

剛才還耷拉着腦袋的劉海中聽着說是雞丟了,頓時便是來了精神,當即便是站起身看着壹大爺說道:

「壹大爺,我覺得丟雞這件事情,比我這件事情重要多了,要不是咱還是先幫許大茂家找**!」

「對對對!壹大爺,先幫我找雞,先幫我找雞要緊!」許大茂這個時候也是幫腔道。

他剛才從外面回來,當然是不知道今天召集全院開大會是為了什麼事情,不過就算是他知道因為什麼,估計也不會放在心上的。

在這個院子里,只要事情不攤到自己的身上,基本上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自己家要是有屁大點事情都覺着是跟天眼塌了一樣。

壹大爺當然是知道這裏面事情的輕重了,不過現在他也是非常為難。

要說他們院里以前可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丟東西的事情,現在突然丟了一隻雞,雖然不算是什麼大事,可也是非常影響整個大院風氣的。

這事兒要是沒有個結果,以後這個大院之中,還有誰家敢將東西放在外面啊!

可是要是先解決許大茂家這件事情,江洋那邊恐怕又不好交代,一旦他要是不爽的話,按照他的脾氣真的有可能將二大爺送到派出所去的。

一番權衡下來,壹大爺最終也只能將目光投向了江洋,「洋子,要不你這件事情……」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便是直接被江洋給打斷了,「壹大爺我沒有空閑在這聽你們在這扯誰家的雞掉了,誰家的狗跑了,我媳婦還在家等着我拿東西回家開火呢,您要是不解決我就去找派出所解決去。」

許大茂一聽頓時便是不樂意了,踏前一步看着江洋譏諷道:

「嘿!我說江洋你這是翅膀硬了是不是,都敢和壹大爺這麼說話了!」

「滾!沒卵子的玩意,別逼我收拾你。」江洋臉都沒有轉,眼睛死死地盯着壹大爺和二大爺。

那意思很明顯,你們就說現在怎麼辦吧!

爺們可是還餓着呢!先處理我這件事情那什麼都好說,要是你們敢將爺們晾在一邊,那咱們就直接去派出所討個說法去。

許大茂被他這麼一懟,當即便是嘴唇蠕動了幾下,卻是一句話沒有說出來,悻悻然退到了一邊。

這個院子之中誰他都敢惹,唯獨就是害怕江洋!

因為其他人解決事情都是講法律、講道理的,哪怕就是被算計吃了暗虧了,那也只能忍氣吞聲或者在明面上找回來。

可是江洋就不一樣了,那可是經常在社會上好勇鬥狠的角色,好幾次他可是親眼看到過,江洋渾身是血的從外面回來的。

然後第二天就會聽說,哪的什麼人又被江洋他們幾個二混子給收拾了一頓云云。

許大茂就是再陰險、再不怕事,他也不敢輕易招惹江洋這種真正『有背景』的狠角色!

「得!既然大茂都不說話了,那我們還是先處理二大爺和洋子的事情吧!」壹大爺輕輕的將搪瓷缸茶杯放在方桌之上,朝着所有人說道:

「這件事情呢,他是這樣的!下午的時候,二大爺看到江洋從外面扛了一大袋子的東西……」

事情很簡單,所以沒用多少時間所有人便是清楚了前因後果。

明白了之後,其他人也是紛紛討論開了。

「要我說江洋的情況是什麼樣的,大家心裏都清楚,他能有錢買得起這麼多的東西嗎?」

「對對對!我看也是!」

「我不這樣覺得,江洋要是真的心裏有鬼的話,他敢說出帶二大爺去派出所對峙的話嗎?」

「其實要我說吧!就是二大爺多管閑事,這年頭誰家還從廠子里往家裡拿點東西的,難道他二大爺就沒有拿過嗎?」

……

居民的意見各種各樣,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道理。

看到他們一直討論不出來一個結果,三大爺閻埠貴便是將手中的搪瓷缸重重的在方桌之上一頓,說道:

「好了!都別吵吵了,要我看二大爺和洋子這件事情很好解決嘛!誰對誰錯只要打開口袋看一看不久知道了。」

他這話說的倒是沒有錯,其他人也都是紛紛點頭便是支持。

可是江洋這個時候卻是不願意了,這尼瑪是處理事情的態度嗎?

你這純粹就是想要和稀泥,哪裡是處理事情的態度嘛!

於是他當即便是朝着閻埠貴說道:

「三大爺,雖然說您是教師,可您也不能這麼處理事情吧!都說為人師表,難道你在學校處理學生之間的矛盾也是這樣,護着班幹部不管其他同學的嗎?」

「嘿!我們什麼時候護着二大爺了,江洋這話你可得給我說清楚。」閻埠貴不幹了,直接嚷嚷道。

「好了,都不要吵了!那洋子你說這件事情你想怎麼處理吧?」壹大爺也是端起搪瓷缸重重的在方桌之上磕了磕,就好像是那搪瓷缸不是用來泡茶的,而是他們升堂的驚堂木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