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四合院小透明,開局就逆襲全文 第5章_塔靜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扛着鼓鼓囊囊的編織袋,江洋前腳剛跨過四合院的門檻,後腳便是被一個聲音叫住了。

「洋子,你這是去哪裡弄了這麼一大袋子的東西回來,不會是從廠子了拿的吧?」

聲音在記憶中非常熟悉,江洋轉頭朝着聲音的方向看了過去。

因為編織袋的遮擋,他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個大圓盤子臉,鼻樑上還架着一副黑框眼鏡。

嚯!這不是老官迷子,二大爺劉海中嗎?

這老東西這話是什麼意思,想誣陷老子偷廠里的東西嗎?

在這個年代,偷拿公家的東西雖然大家都在做,但那都是私底下的潛規則,要是真的擺在明面上來說,盜竊公家可是不小的罪名啊。

這糟老頭子果然壞得很,張口就想置老子於死地!

想通這些關節,江洋便是將肩膀上的編織袋放在地上,然後扭頭看向二大爺雙眼微微眯起,「二大爺,你這麼說有點過了吧!盜竊公家的罪名可是不輕啊,你這樣扣在我的頭上真的合適嗎?」

末了,他又是猛然身子前傾,雙眼射出兩道警告的精光,繼續說道:

「還是說二大爺你經常拿廠子里的東西,已經習慣了,所以就覺得這種事情已經對你來說不重要了?」

「你……你可……不要亂說,我什麼時候拿過廠子里的東西了?」

江洋是什麼人,二大爺心裏可是比誰都清楚,先不說他在社會上那些關係,就憑他廠保衛科的科員這個身份,真想要給自己腦袋上扣一頂帽子那還不是輕輕鬆鬆的事情。

而且在他的看來,江洋就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

此刻他的心中早已經是後悔死了,恨不得將自己的大嘴巴給扇爛,沒事瞎管什麼閑事。

可他作為這個院子的二大爺,怎麼著大小也能算個『領導』了不是。

既然都是『領導』了,在人民群眾的面前總不能認慫丟面子吧!

事情既然都到了這個地步,即使他心裏再怎麼後悔,也只能硬着頭皮說道:

「哼!江洋我告訴你,你別以為是保衛科的就可以亂扣帽子了,說這話是要有證據的。」

「呵呵!」江洋冷笑一聲,眼裡的冷色更加陰冷了,居高臨下的看着他,說道:

「那你之前說我那廠里的東西,又有沒有證據呢?你要知道誣陷罪可也是會判刑的哦!」

劉海中被他那種眼神一直盯着,心中也有在不斷的打鼓。

這小子之前雖然說是個爛仔,可是也就是好勇鬥狠罷了。

但是今天為什麼他的眼神如此的嚇人,竟然讓我這個『領導』都有些招架不住了。

不行,不能讓這小子這麼容易就嚇唬住了,要不然以後我在這個院子里還有什麼威信可言。

想到這些,他便是強行穩住心中的不安,色厲內荏的指着地上那條白色的編織袋問道:

「哼!這袋子里的東西,不就是證據嗎?」

「劉海中,我尊敬你的時候你是二大爺,我不尊敬的你時候你就是個屁,你紅口白牙的就說這袋子里的東西便是我從廠子里拿的?」

說到這裡,江洋猛然將上半身壓得更低,他的臉幾乎都快要和劉海中的臉撞在一起了,冷冷出聲,「那要是我這袋子里的東西不是廠子里的,你又該怎麼辦呢?」

羊已經趕到燒烤架上了,劉海中這個時候心裏很想認慫,可是為了面子也好,為了爭口氣也罷,他都不能在這個時候認慫,於是他便是梗着脖子說道:

「我告訴你江洋,你他娘的別用社會上那一套來嚇唬我,真要是你口袋裡的東西不是廠子里的,大不了我給你道歉嘛!」

「道歉!呵呵……」

江洋繼續冷笑,給他扣了這麼大一頂腦子,一句道歉就想算了。

哼!長得丑,想的倒是挺美的。

就在他抓起劉海中的衣領,準備轉身提起編織袋,朝着派出所去的時候,剛好碰到壹大爺易中海從門口走了進來。

看到他們兩人這個模樣,壹大爺便是趕緊小跑上來呵斥道:

「洋子,你這是幹什麼?趕緊將二大爺放開。」

江洋沒有理會他,手下的力道反而是加大了幾分。

呵呵!你知道什麼事情嗎,就讓我放開?

就憑你紅口白牙走上來這麼說一句么?

真當我是傻柱那個啥都看不明白的傻子了嗎?

易中海看到自己說話竟然不管用,便是直接伸手抓住江洋的右手,想要將之從劉海中的衣領之上拿下來。

可是他畢竟年紀大了,怎麼可能是江洋這種小夥子的對手。

連續扯了幾下,江洋的右手卻是紋絲不動,反而是將劉海中的衣領給扯破了一條口子。最終他也只能無奈鬆手,勸道:

「洋子,大家都是鄰里鄰居的,有什麼事情不能好好說的?這樣動手傷了大家的和氣是不。」

聽到這話,江洋臉色依舊沒有絲毫的變化,不過卻是轉頭看向他,冷冷的問道:

「壹大爺,我尊敬你!可是你知道他剛才說了什麼嗎,你就勸我放過他?」

「呃……」易中海被嗆了一句,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了,隨後他只能將目光看向了劉海中。

「我……我就是看到他扛着一個大袋子回來,問了一句他這些東西是哪不是從廠子里拿的,其他也沒有說什麼啊!」劉海中哆哆嗦嗦的說了一句之後,左手更是朝着地上的白色編織袋指了一下。

易中海順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是看到一個鼓鼓囊囊的白色編織袋,這裏面一看便是知道裝了不少的東西在裏面。

看到這些他的心中也是有些打鼓,都是一個院子里的鄰居,江洋的情況他是在清楚不過了,平時有點錢不是拿去賭了,就是拿去和那些狐朋狗友喝酒去了,怎麼可能有錢買這麼多東西。

這人吶!別人對你有了一個先入為主的形象之後,任你百口也是莫辯的。

就像現在的易中海一樣,他便將自己對以前江洋的固有印象帶進了眼下的狀況之中,所以他便也是板著臉問道:

「洋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要是不解釋清楚,我可是要召集大家一起來開會了!」

江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雖然說易中海這個人在電視劇之中有點道貌岸然,他現在還不想搬出四合院,所以也不能徹底和所有人都撕破臉。

於是他便是換了一種語氣,輕言細語的說道:

「壹大爺,難道你也覺得我江洋是會拿廠子里東西的人?」

易中海聽到這話,先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隨後又在心中仔細思考起來。

雖然江洋這小子平時做事不着調,但是他也是從來沒有聽人說過,江洋在廠子里偷偷拿過什麼東西。

再加上他今天這般硬氣的跟自己說話,想來多半是其中還有什麼誤會的。

雖然此刻他心中已經多半確定了江洋的編織袋裡不是廠子里的東西,可他的語氣之中還是略帶偏向性的說道:

「那洋子你說今天這件事情,你要怎樣才肯放過二大爺?」

江洋略微思考,便是開口說道:「想讓我放過劉海中也容易,召集全院開大會,給我評理還我清白,要不然我就報警告他誣陷罪!」

易中海聽到要報警,還要告劉海中的誣陷罪,想也沒想便是點頭同意了召集全院開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