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四合院小透明,開局就逆襲全文 第10章_塔靜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許大茂見到他無話可說了,連忙再次站了出來,朝着何雨柱說道:

「傻柱,這下你總沒有話說了吧!我家的雞子肯定就是你偷的。」

壹大爺易中海這個時候卻是擺了擺手制止他繼續說下去,平靜的朝着何雨柱說道:

「傻柱,再給你一次說話的機會,說實話這個雞子到底是你偷的么?」

何雨柱聽到這話,下意識的朝着身邊的秦海茹邊上的棒梗瞅了一眼。

今天從廠子里出來的時候,他可是親眼看到在廠門口的水泥管子後面,棒更和他兩個妹妹正躲在那裡偷偷吃雞子的。

他們吃的那個雞子,應該就是許大茂家裡的吧!

棒更這個時候看到他投過來的目光,連忙低下頭避開他的目光,一臉的心虛模樣。

看到他這個樣子,何雨柱頓時便明白了一切,同時他的心裏也是清楚,這個時候要是他不站出來承認的話,最後肯定是會查到棒梗身上去的。

於是他當即便是沒了剛才理直氣壯的模樣了,說道:

「不就是一隻雞嘛,我賠就是了!這雞子就算是我偷了好了。」

他這話一出,壹大爺頓時便是不好再繼續為他說話了,頓時也只能在心中輕嘆口氣,將搪瓷缸輕輕放在方桌之上。

然後這個時候,卻是一臉譏諷了說道:「什麼叫就算你偷了,到底是還是不是,你給大家一個實話……」

「那隻雞子不是傻柱偷的,我知道許大茂家的雞子是誰偷的!」

三大爺的話還沒有說完,卻是被一道從垂花門那邊傳過來的一道聲音打斷了。

在場之人當即便是朝着那邊看了過去,當他們看清楚來人的面貌之後,心中便是不由得一陣無語。

特別是許大茂更是在心中狠狠的吐槽,『你不是都回去和新媳婦兒做飯去了嗎,丫兒的又跑過來幹嘛,閑的嗎?』

他不光是這麼想,更是直接說了出來,「江洋,這裡沒有你什麼事,你又跑過來幹什麼?」

江洋卻是一臉無所謂的說道:「我媳婦勤快,不讓我做飯,我過來看看不行嗎?」

原來之前江洋提着東西回去之後,本來是想自己動手給胡湘雲做飯的,可胡湘雲卻死活都不肯讓他動手,就連淘米洗菜都不肯讓他動手。

這樣也就算了,還說什麼『君子遠庖廚,這是古人傳下來的規矩!』讓他去一邊等着,待會飯菜好了再叫他。

他的心裏雖然心疼媳婦,可是也是拗不過胡湘雲的脾氣,於是只能在中院之中溜達着玩,可是溜達着溜達着他又是覺得無聊,所以這才想起這邊還在開大會,於是便跑過來看熱鬧了。

恰好他剛穿過垂花門的時候,便是看到何雨柱打算幫棒梗背下偷雞子的罪名。

本來他是不想管這件事的,可是轉念一想,這樣教育小孩子不行啊。

不管他對四合院中的這些人感官有多差,可是棒梗畢竟是一個孩子,而且還是一個非常聰明的孩子。

像他這麼大的孩子,要是好好教育以後還是能夠朝着更好的方向發展的。

而且他清楚的記得,小時候在農村偷了鄰居家裡一把蔥,爺爺告誡他的那句話。

『小時偷針,大時就能偷牛,孫兒你要記住了,以後千萬不能沾染別人的東西,這樣長大了才能成為一個正直的人!』

也正是因為想起了爺爺當時教育他的音容笑貌,這才讓他覺得要好好的讓棒梗跌一個跟頭,要不然將來長大了還得了嗎?

壹大爺其實也不是真正的大公無私的,因為他們兩口子沒有子女,所以他的心裏一直存在讓何雨柱給自己養老送終的想法,這也就導致了他本身就比較偏向何雨柱。

於是當他聽到江洋說知道是誰偷了許大茂家的雞子,當時便是有一種柳暗花明的感覺,當即便是一臉鄭重的開口問道:

「洋子這話可不能亂說,你真的知道是誰偷了許大茂家的雞子?」

江洋沒有任何猶豫,直接點點頭說道:「嗯!雞子不是何雨柱偷的,他那隻雞子是從廠里食堂拿的,許大茂家的雞子是棒梗偷的。」

他這話一出,就像是在滾燙的油鍋之中放入了一滴水一般,現場直接炸鍋了。

「沒有想到啊!許大茂家的雞子竟然是棒梗偷的,這死孩子膽子這麼大嗎?」

「就是!不知道秦海茹是怎麼教孩子的,小小年紀竟然就偷別人家的東西。」

「這誰知道,她一個寡婦帶着仨孩子還有一個婆婆媽,不搞點歪門邪道怎麼養得活一家人。」

這個時候原本正擔憂的看着自家孫子的賈氏,聽到別人這麼說他們家,當即便是不幹了,這老太太也不是什麼好相與的角色。

「你們不知道情況就不要瞎議論,我孫子肯定是受了什麼人的唆使,要不然怎麼可能偷雞子呢?」

都是住在一起多年的老鄰居了,誰不知道賈氏的厲害,當即便是不敢再說棒梗和秦淮茹了,不過他們卻是將矛頭再次指向了何雨柱。

「哎!你們說這傻柱也是膽子夠大的哈,居然敢偷盜公家的雞子。」

「嗨!誰說不是呢,以前就看到他每天提溜着一個網兜子和飯盒,我還以為是裝的啥呢。」

「可是傻柱不是說,他拿回來的東西都是廠領導吃剩下的嗎?」

「這話你也信,這年頭大家吃飽就都是問題,好吃的誰會剩下啊!」

「哎!早知道當年讓我們家那個也去學廚師就好了,隨隨便便拿點什麼,日子也不至於這麼難過啊!」

……

壹大爺原本聽到江洋說知道是誰偷的雞子,心中還出了一口大氣,可是當他聽到周圍人議論的時候,臉色頓時又黑了下來了。

本來一隻雞子丟了沒有多大的事情,而且棒梗還是個小孩子,大家最多也就是責備一下,都不會過多怪罪的。

可是這些從其他人的口中議論出來的時候,卻是變了樣了。

盜竊公家的東西那可是大罪啊!

之前的江洋不就是為了劉海中說他盜竊公家,還要將劉海中告到派出所去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