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不堪了。
真是諷刺啊!
我喉嚨口一陣乾澀痛楚,緩緩閉上了眼睛。」
第二章」九九八十一難之後不是真經婚事取消,我決定,徹底和劉昱翔分手了。
可我還沉溺在舊情和傷痛的深淵裏,無法自拔。
失去了孩子,被醫生告知再次懷孕會很困難,這更加讓我的心境雪上加霜。
我自殺了。
這是我第二次自殺了。
被搶救回來的時候,劉昱翔和裴驍鳴都圍在我的床邊,同樣的雙眼紅腫,不同的是,劉昱翔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和上次一樣。
看來,他又被裴驍鳴打了一頓。
我那時才察覺,裴驍鳴自從那次聚會以後,就一直默默陪伴在我身邊。
即便,我很少正眼看過他。
準確的說,是我一直在刻意忽略無視他。
因為明白裴驍鳴對我的心意,我想要用這種方式,無聲的表達我的拒絕,就如同他無聲的釋放愛意一樣。
「依歆已經醒了,你走吧。
她和你分手這麼久了,你該明白,她並不想看到你。」
裴驍鳴聲音雖然不高,卻清冷冰涼,催促着劉昱翔。
我其實想說,你們都走吧,我誰都不想看到。
但懶得出聲,只發著呆,目光看着空中,虛無縹緲,沒有落在任何實處。
劉昱翔躊躇了片刻,終於緩緩離開。
「依歆,任何人都不值得你放棄自己。」
房間很靜,即便我不想聽,即便我無動於衷,裴驍鳴的聲音還是一下下敲打着我的耳膜。
「你是我見過最好的女孩子,依歆,你要一直好好的。」
「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你,包括你自己。」
你算老幾?
憑什麼管我?
我懶得理會他。
可裴驍鳴並不在意我對他有多冷漠,他依舊陪伴着我,百折不撓,無怨無悔。
大多時候他的陪伴是沉默安靜的,卻總會在適當的時候同我說說話,即便得不到我的任何回應。
慢慢的,我就有點好奇,一直沉默以對,他能忍到什麼時候?
我更好奇的是,他怎麼知道我什麼時候想聽到點人聲動靜?
莫非這人是有讀心術不成?
然後,有次忍不住,我就斜眼瞥了他一下,發現裴驍鳴正專註的看着我,不禁愣怔了,繼而笑了,像個小孩子一樣的笑了。
那個笑,突然讓我緊繃疲憊許久的心神,放鬆柔軟了。
我漸漸恢復了,願意同人說話交流,接受治療。
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