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廢材廚師?頂級廚藝閃瞎你全本 第7章_塔靜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小食堂。

顧遠和傻柱都在為了領導的午飯開始準備着。

之前的硝煙戰爭好像沒有發生過,相互看不上的對方也暫時熄鼓。

顧遠想着楊廠長這些年的照應,也懶的理傻柱一些小動作。

「哎,什麼時候能有個大神給傻柱踢走呢。」

顧遠知道小食堂必須有兩位老師傅,這也是自己為什麼沒有調離的原因。

顧遠一邊想着大食堂只有王成能拿出手,一邊機械式的處理雞鴨魚肉。

前世顧遠十幾歲被師傅收留學習五年後,師傅去世後自己摸索十年才完成師傅留下手札全部廚藝技能,現在就是自己展示才華的地方了,感嘆自己現在裝修兩年私房菜館永遠都用不上了,就連一塊磚都是自己精挑細選的。

正在回憶上輩子的顧遠聽見有人喊自己;「小顧,聽說昨天表現不錯。」

顧遠抬頭看到記憶中的楊廠長站在窗外。

這年頭國家財產高於一切,這也是原主沒有天賦能在後廚待三年的原因。

只見楊廠長背着手走進來,看着菜板上的食材。

「楊廠長,多謝你這幾年的栽培,我昨天在家都擔心成績,還好過了。」

顧遠是真心實意的替原主感謝。說話間顧遠麻利操作着小雞燉蘑菇,等楊廠長看着顧遠操作有序的蓋上鍋蓋等着鍋開的時候,楊廠長臉上帶着不可置信。

「這小子這麼厲害嗎?」

那之前自己吃的甜菜是誰做的,難道人開竅真的是一天之內嗎?

看着顧遠熟練處理小雞和蘑菇楊廠長覺得自己說不定也能行,看着太簡單不過了。

顧遠也留意楊廠長的態度,總不能明說自己芯子換了,原主投胎去了吧。

楊廠長看到顧遠終於長大了,自己對他父親那份愧疚減輕了不少,點點頭轉身離開了。

傻柱看着楊廠子離開,自己鍋上的紅燒魚聞着都都不香了。

顯然是看到楊廠長私下和顧遠這麼親近的原因,自己的爹真是拖後腿第一名啊。

等他把紅燒魚出鍋後看到顧遠的小雞燉蘑菇也好了,聞着空氣中雞肉和蘑菇的混合香味,這不可能是顧遠做的,那個廢材只能做出腥味的食材。

傻柱完全忘了自己手上還拿着鍋,傻愣愣的看着大碗里的小雞燉蘑菇。

臉上還帶着震驚。

「傻柱哥,你傻了,再偏一點魚就撒了。」

顧遠看着朝自己發獃的傻柱出聲提醒,有什麼恩怨可以私下裡解決,決不能耽誤楊廠長的午飯。

聽到顧遠的提醒傻柱才發現盤子已經傾斜,自己要是再發獃一會這盤紅燒魚就作廢了。

馬華停下切菜的動作趕緊小跑過來端穩盤子。

「師傅,顧遠一個剛考上的能和你相比嗎?別往心裏去。」馬華知道師傅嫉妒顧遠有個好爹,在廠里雖然技術不行,還被人處處照顧,學徒的工作拿着二十多的工資,要說自己也羨慕。

「也是,說不定這幾年他藏拙了呢。」

傻柱認為提高自己能力的時候到了,總不能讓顧遠爬到自己頭上吧。

就在這時小食堂的門被人推開門大食堂王成提着一個袋子焦急的走進來;傻柱,你會不會做梅乾菜扣肉,外面有個南方來的工程師點名要吃這道菜。

聽到這話傻柱是真想罵人,來到北方不入鄉隨俗,偏偏想吃家鄉菜,可是自己哪會啊。

王成聽說這個工程師吃北方菜已經上火睡不着覺了,就想吃點家鄉味解解饞。

這次軋鋼廠好不容易請來工程師聽說還是留學生,這要人家跑了廠里的損失那不都得怪食堂師傅技術不行啊,自己只要讓傻柱背上黑鍋就行。

「我可不會,我爹沒交我。」

傻柱想也沒想就拒絕,自己真想敲開那個工程師的腦袋看看裏面是不是只想着吃,在說梅乾菜聽都沒有聽說過。

站在隔壁的顧遠聽到二人的對話,顧遠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

這個年代能當上工程師,那都不是普通人啊,自己也不用溜須拍馬,只要讓他吃到想吃的就行,在領導眼裡靠自己手藝掛上名號,原主親爹的交情根本用不了多久。

下一秒,門外又跑進來王成的徒弟;「師傅,咋說啊,那個工程師說他想回家了,說咱北方飲食太嚇人了,沒有辣椒都上火。」

話音一落。王成更想把這個燙手的山芋甩出去了。

畢竟,現在國家培養留學生付出的更多,個個都是寶貝,都是驢脾氣。

顧遠看着傻柱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這是不準備管了,王成焦急在門口走來走去。

顧遠聽見外面大食堂里楊廠長的聲音熄掉灶台上的火苗走了出去。

楊廠長現在正在勸說劉工程師放下偏見,我們北方的飲食確實有不足,也是跟氣候有關。

顧遠把目光移到工程師的身上,這個人怎麼像後世的一個科學家。

難道自己穿越的時代真發生過,四合院劇情是寫實。

眼前的年輕人一臉的桀驁不馴。說著帶有南方口音的普通話,雖然工作服上油漬,但是氣質是這個軋鋼廠所有職工沒有的。

年輕氣盛。

看着楊廠長和王城焦急的神情就知道眼前的工程師能給軋鋼廠帶來多大利潤和新技術。

現在國家正式技術短缺的年代,每個國營大廠能留下一個留學生那都是香餑餑。

「劉工,這個梅乾菜我真沒聽說過,不過我今天去國營飯店問問,一定能讓你吃上。」

楊廠長內心無比後悔自己千挑萬選來的工程師是個驢脾氣,為了一口吃的撂挑子了。

「楊廠長,算了,可能南北口味真的不同,反正我在這裡已經快三個月了,該教的都教了,我想回原廠了。」

「不過,咱們國營大廠經常會有交流學習,這個口味一定要把握好。像我們南方人一個月都吃不上一兩辣椒,你們太油膩了。」

劉工程師這次來北京也是想看看,聽說一位學界大能想收個天高的徒弟,但是這裡的飲食自己實在吃不慣。

顧遠現在很確定這個眼前的年輕人就是未來我們國家機械領域的先行者,聽說一直在江浙沒有進京,難道一把年紀還執着於口味嘛?

「劉工,我現在去就去找南方師傅,我們軋鋼廠可是不能缺了你啊。」

楊廠長現在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