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廢材廚師?頂級廚藝閃瞎你全本 第5章_塔靜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哪怕顧遠已經知道四合院的秉性,還是為原主感到傷心,無形的傷害最為致命。

這幾年在四合院里原主可以說透明人都算不上,才安穩的保留了父親的補償款。

顧遠懶的理看熱鬧的眾人拉着宋淑鳳轉身進屋了。

「坐吧,這裡以後就是你家。」

顧遠看着站在門口緊張的新媳婦,自己也沒有和女孩子相處的經驗。

顧遠拿起原主僅有的熱水壺給宋淑鳳倒了一杯水,看着她左右觀察的樣子懊惱自己因為一時可憐。。。。

趁着宋淑鳳喝水的空隙顧遠在廚房裡拿出二百斤大米,五十斤臘肉來。

「遠哥,我知道你和我結婚是收留我,你放心以後這個家,我保證收拾的乾乾淨淨。」

宋淑鳳看着從廚房走出來的顧遠趕緊上前保證,很擔心自己那天表現不好被趕回鄉下去。

沒等顧遠安慰的話張口宋淑鳳麻利的走進廚房看着滿屋子的吃食驚訝不已,不過轉眼間壓下驚嘆開始低頭鼓搗起晚飯來。

顧遠看着這個小媳婦明白兩人只是一個室友關係,也就不再搭話。

顧遠站在門口看着宋淑鳳熟練的準備晚飯,想着明天自己就是主廚了和傻柱同級別工資三十六塊七,不過還要下個月才能拿到。

看着的正出神中顧遠被開門聲打斷。

「顧遠,我聽說你把淑鳳領回來了。」王大媽還想着二人怎麼看過沒影呢。

現在對男女在一起看的嚴,別好心辦了壞事。

王大媽看着眼前的男女郎才女貌,淑芬是自己婆家村裡的姑娘,爹娘去世早,跟在大伯家過了好幾年苦日子。

顧遠當即就明白王大媽的意思,無非是沒領證名不正言不順。

不過大媽不知道現在自己和宋淑鳳可是真夫妻了。

「是的,大媽,我剛才和淑鳳領證了。您別擔心。淑鳳過來一下,社區王大媽來了。」

顧遠看着正在燒火的小媳婦滿臉通紅的鼓搗着。

宋淑鳳在廚房聽到聲音走出來看到三嬸正和顧遠說話,想着自己沒通知大人就私下領證,局促的看着三嬸。

王大媽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和在村裡時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自信了很多,語重心長教導;「淑鳳,既然領證了就好好過日子,顧遠一個人可能沒有多少家底,婚禮可能沒辦法達到要求,你要多擔待。」

宋淑鳳好久沒有聽到這樣關心的話語一時間眼淚湧出眼眶;「三嬸,你放心,我一定會和遠哥好好過日子,沒有婚禮我也願意,能救自己出火坑的男人只有他了。」

「好,好,好。」

王大媽看着小兩口眼神交匯的樣子,滿意的離開了。

顧遠送王大媽離開後回來的時候小媳婦已經在桌上擺滿了飯菜,看着眼前的三菜一湯的,自己這是過上了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日子嗎?

「淑芬,坐下來一起吃。」

顧遠看着跟門神一樣守着自己的小媳婦,到嘴的臘肉都不香了,任誰被兩隻眼睛看着都吃不下飯。

兩人在對話間宋淑鳳緊張的坐在飯桌上端起飯碗吃着父親活着的時候才能吃到的臘肉。

吃完晚飯天還沒黑顧遠一點都沒有洞房花燭夜的心態,自己和小媳婦都放不開。

「淑鳳,我出去一趟,要是困了你先睡。」

顧遠起身帽子推門出去了。

走到中院的顧遠突然被叫住,回頭一看是二大爺下班了。

「顧遠,聽說你把相親的對象領回來了這可不行啊,沒領證就住一起犯法。」

二大爺沒想到顧遠這小子耐不住寂寞,當天相親,當天就領家了,自己可是四合院的管事,自己一定要杜絕這種不好的男女關係。

二大爺官迷什麼事情都不能影響自己的升遷。

顧遠當即就明白,一定是那個看不得別人好的事媽告狀了。

無非就是想讓自己花錢買消停,二大爺也是腦子不清楚,為了那點官癮老是當衝鋒。

「二大爺,您在哪裡聽的,我下午就領證了,您可不能讓壞分子給絆住腳啊。」

顧遠站在中院門口看着二大爺,一點情面都沒留。

聽到顧遠領證的消息,二大爺完全不信,那個傻姑娘當天相親就領證。

「你小子,可別瞎胡說啊。」

二大爺被震驚了,這顧遠平時在四合院里沒有一點水花。

「二大爺,你看。」

顧遠說著拿出兜里的結婚證明。自己都慶幸自己回家沒拿出結婚證明放起來。

看着顧遠沒有一點理虧的樣子。二大爺趁着亮度發現真的是今天日期,想着易中海讓自己出頭的,他撿便宜符合顧遠幾句推着單車找人算賬去了。

供銷社

顧遠在街上轉了一圈走進供銷社,現在正是下班清賬的時候顧遠不了解情況走了進來。

「小夥子,買點什麼。」

劉大姐看着小夥子一副獃獃的站在護膚品櫃檯發愣。

顧遠聽到聲音抬起頭;「大姐,這個擦臉的給我來兩瓶。」

顧遠想着小媳婦臉上有點粗糙,自己兩輩子第一個媳婦,雖說還要培養感情,但是也不能虧了人家姑娘。

「小夥子,給對象買嗎?」劉大姐一臉高興,現在供銷社看銷售比例由部分提成,兩瓶雪花膏自己能有五毛錢。

「是的,給媳婦買。」顧遠現在好像習慣媳婦二字張口就來。

「四塊八。去對面付賬。」劉大姐開完票遞給顧遠。

顧遠拿着兩瓶小鳥牌護膚霜走出供銷社,來到無人的地方進入靈泉土地空間。

叮—-簽到玉米種子。

顧遠沒想到一天簽到兩次,領取了玉米種子後,拿着鋤頭開始翻着黑土地,全部翻完後撒上靈泉水,種上玉米種子,幾息之間就看幼苗破土而出。等待時日收貨慢慢黃金玉米。

想着小媳婦身上補丁衣服顧遠洗過手來到商場里看着護膚品都太高級沒有瓶子不方便拿出去,在服裝區給宋淑鳳小媳婦扯了幾塊布料,一雙皮鞋,紅色髮帶。找個全黑的背包裝好,領取自己的大禮包里單車後出了空間往家走去。

趁着天黑回到家看着屋裡還亮着的燈,小媳婦一定在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