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廢材廚師?頂級廚藝閃瞎你全本 第4章_塔靜小說
◈ 第3章

第4章

王大媽看着大家都明白了,也不繞彎子;「顧遠,現在組織要介紹一門親事給你,你可不能拒絕啊?」

話音剛落傻柱怨恨的目光恨不得化為實質,刀刀都想插在顧遠身上。

傻柱想娶媳婦都快瘋了,顧遠不就是有個好爹嗎?

顧遠也知道現在自己初來乍到要是拒絕了,全院的鄰居馬上就有頂上的,那自己就很被動了。

娶是不娶一直在心裏搖擺不定。

顧遠想了想認為最起碼要先看見人吧?;「大媽,那個女孩是誰,我能先看看嗎?」

「小顧啊,你放心,大媽給你介紹的姑娘能不好嗎?」

王大媽看着眾人好奇的樣子介紹着女孩的來歷。

「女孩,宋淑鳳,是個農村人和我婆家是出五服的親戚,這次相親也是女孩同意的,畢竟從農村上城裡只有技術和婚嫁兩條路。」

「小顧,大媽沒把歪瓜裂棗介紹給你吧,」說著王大媽塞給顧遠女孩的地址。

顧遠看着王大媽事成高興的樣子,自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顧遠,拿着地址還不快去找人家姑娘,還在想啥呢?」

一大爺看着顧遠拿着紙條出神的樣子,傻小子送上門的親戚還不想要。

「就是顧遠,你不想要給我啊,按說我年紀比你大。」

傻柱一臉羨慕嫉妒恨的眼饞顧遠手上的地址。

「傻柱哥,這天也沒黑,你在就開始做夢了。」顧遠懟完傻柱把地址放進口袋後回屋鎖好門。

顧遠在眾人羨慕的眼神里來到軋鋼廠門口看到一直在張望的少女,十八九歲的年紀,瘦削的臉龐,一雙大大的眼睛,兩頰帶着酒窩,嘴角帶着笑意,好像非常期待自己的到來。

宋淑鳳等待好久了看着馬路兩邊的來往的行人,一直等不到三嬸說的對象神情上略有着急。

其實這次自己是偷跑出來的,自從幾年前爹娘去世後大伯母一直想用自己換高高的彩禮,一開始自己不懂,後來慢慢明白只有缺胳膊瘸腿的家庭才會買媳婦,直到三嬸回村後無意中說起可以跟英雄兒女相親,自己主動找到三嬸說明自己願意,哪怕是殘疾都沒問題,但是現在人為什麼不來,難道是嫌棄自己農村人的身份拿不出手嗎?

顧遠離的遠遠看着小姑娘越發焦急的來回走着,幾個來回後就打算要離開了。

顧遠趕緊走上前去;「你好,請問你是宋淑鳳嗎?,我是王大媽介紹來的軋鋼廠職工,顧遠。」

宋淑鳳聽到自己的名字回頭看到一個高高大大的男同志拿着當初自己寫給三嬸的紙條,一時間委屈湧上心頭,紅了眼眶。

顧遠前世很少和女孩子接觸,一時間手足無措摸着口袋還好原主有帕子;「擦擦淚,我是王大媽介紹的顧遠,剛才有事耽誤了。」

一聽這話,宋淑鳳心提着的心放回肚子里,看着手上潔白的帕子,害羞神情懊惱自己怎麼鬼使神差的就接過帕子。

「你來是同意和我結婚嗎?」宋淑鳳覺得如果眼前人相中自己今天就可以結婚,大伯母昨天收了二流子的彩禮,今天自己回去就出不來了。

「啊。。。。。」

顧遠沒想到前進速度這麼快,剛見面就結婚,自己來到了快進世界嗎?

「我可以不要彩禮,只要今天領證就行。」宋淑鳳一口氣說完自己想法看着顧遠。

顧遠低頭沉思,自己這是被賴上了嗎?,如果現在要拒絕,那以後自己在社區的形象也不會好多少,四合院更是捧高踩低,看不起農村人這一條自己就很難翻身了。

「我能問問為什麼嗎?」顧遠沒有聖母精神,眼前的女孩容貌自己還算滿意,但是結婚是很重要的事情。

如果不清楚過程倉促結婚,以後對方家人找來,自己如何說的清。軋鋼廠的笑話不能是自己。

「我父母過世幾年了,現在到了結婚的年紀大伯母一直想把我賣個高價格給大堂哥娶媳婦,昨天大伯母收了一家的彩禮男方身體有缺陷,我今天多虧三嬸幫忙跑出來,如果你不願意那我們就當沒有見過。」

宋淑鳳看着顧遠嚴肅的樣子,內心非常失望自己唯一一次機會也溜走了。

顧遠聽完對方訴說身世經歷非常震驚新社會了這個年代還有包辦婚姻。

「那你怎麼不去婦聯告一告。」顧遠看着女孩子失魂落魄的樣子有點不忍心。

「告不贏的,只是教育一下不久就會放出來,那我以後在村裡就更難了。」宋淑鳳決定不回村了,就在城裡看看能不能找個雜工。

顧遠來之前已經想好拒絕的說辭,看着眼前的女孩認命的神情一肚子拒絕都說不出口。

宋淑鳳等待着顧遠答覆看着對方一直在沉思剛想開口說算了就聽到;走吧,我們去領證。

宋淑鳳還不肯定自己聽到是不是臆想;「你剛才說什麼?」

顧遠轉身看着宋淑鳳一臉怯怯的望着自己;「放心,我同意領證,走吧,我們去民政局。」

宋淑鳳頭腦昏昏的跟着顧遠從明證局出來手上拿着兩張證明,自己結婚了,自己終於不用嫁給殘廢了,一時間眼淚濕潤了眼眶。

顧遠看着新媳婦手上的紙還在想王大媽剛才讓自己帶戶口本是不是算到了,這門親事一定能成。

一路上新婚夫妻二人各懷心思回到四合院。

傻柱看着顧遠離開的身影篤定這門親事一定不能成,這小子是牽着不走,打着倒退的主。

看着顧遠走進院子身後跟着一個十八九歲的姑娘,跟朵水仙花一樣漂亮。

傻柱完全不相信這姑娘就是王大媽介紹的對象;「顧遠,那村姑的事情沒整明白,你就往回瞎領,我們大院你可不能抹黑啊,這是作風問題。」

這話一出,本來回屋的眾人又聚集在大院里,紛紛對着宋淑鳳評頭論足,大家都不信眼前的漂亮姑娘就是王大媽介紹的對象,主要是一定不符合農村氣質沒有高原紅,皮膚白凈,就是瘦點。

一大爺聽完傻柱的話面色嚴肅,陰沉的說道;「顧遠,真是這樣嗎?」

「啊呀,那可白瞎社區王大媽一片心了。」

「不過這個姑娘也漂亮,要是我也選好看的,先領回來在說。」

眾人各有想法,對着顧遠和宋淑鳳議論紛紛。

贊成的認為顧遠咋說也是城裡人,為啥非娶農村媳婦,不贊成好像顧遠已經被抓走教育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