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廢材廚師?頂級廚藝閃瞎你全本 第10章_塔靜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下午,劉工為了上午的事情特意請楊廠長去國營飯店吃飯,傻柱和顧遠早早的下班了。

大院里

顧遠推着單車才走到後院就看到傻柱正和秦淮如解釋今天沒帶回飯盒。

不過秦淮如屬實綠茶婊哪怕心裏不高興面上把傻柱哄的掏出兩塊錢才完事。

傻柱還真不如許大茂,最起碼那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

秦淮如抬頭看到顧遠站在後面注視着剛才經過,一時間尷尬到極點。自己孤兒寡母的也是沒有辦法。

想和顧遠打聲招呼被顧遠無視直接推着車子回到後院。

秦淮如還是頭一次在四合院里的男人面前吃癟,一向戰績輝煌的秦淮如看着傻柱不明就裡淚**眼眶。

「傻柱,顧遠是不是討厭我,剛才我看到他站在我們身後,想打個招呼都被無視了。」

「我一個寡婦領着幾個孩子能給他帶來什麼惡意。」

說話間眼淚流了下來,梨花帶雨的模樣讓傻柱恨不得摟在懷裡。

「秦姐,你等着,我今天非讓這小子給你道歉。」

傻柱氣勢洶洶的往顧遠家走去。

秦淮如看着一根筋的傻柱,自己只想要更多錢,而不是一句道歉話。

平時傻柱很少和顧遠有紛爭,今天自己一句話怎麼點着了火。

不放心的她趕緊跟上前去。

「顧遠開門。」

傻柱的哐哐哐拍門聲讓才回到家屁股還沒坐穩的顧遠又重新站起來,看着小媳婦被驚嚇的樣子,用力的打開門。

「傻柱,你不累,我還累呢,咋的,在秦淮如哪裡受氣來找我出氣。」

顧遠看着差點被自己甩飛的傻柱,真想一腳踹飛。

顧遠把傻柱一推,走到門外關上門,怒聲呵斥。

傻柱沒想到顧遠能推自己,這兩年自己當上主廚後明裡暗裡的欺負顧遠,那次他不是忍下了。

「咋了,做個南方菜就看不上四合院的鄰居了,秦姐和打招呼你看不見。」

傻柱一直仗着強壯的身體看不起顧遠,沒想到瘦弱的顧遠力氣這麼大,剛剛的一推自己差點沒站住。

要不是今天楊廠長不吃飯沒有剩菜,秦姐也不至於哭的那麼傷心。

顧遠看着倒打一耙的傻柱都無語了,自己當成萬年備胎,還讓四合院里男人都效仿不成。

「看不見,不行嗎?一個寡婦你好好寶貝,我可是有媳婦的人,不像某些人,只能和寡婦混一起,真臟。」

顧遠在現代就看不上秦淮如這樣的人,吃着碗里瞧着鍋里,還自語白蓮花照自己一天娶的媳婦差百倍。

傻柱從來沒讓人面上這樣揭穿,一時間臉上掛不住,氣急敗壞要上前打顧遠;「你小子不想活了。」

說著一拳就朝着顧遠臉面而來。

顧遠一個側身躲開後,掃堂腿一伸傻柱礙着秦淮如太近沒辦法躲開,二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賈家

賈張氏看著兒媳婦出去找傻柱拿飯盒這麼半天還沒有回來,擔心她偷吃,走出來就看到秦淮如被傻柱壓在身下,臉對臉,嘴對嘴的貼在一起。

一時氣血湧上心頭,想着自己兒子去世後這小寡婦就不安分,大白天的養漢;「秦淮如,你給我起來,我兒子才走幾年你就忍不了,大白天的我們賈家的臉都讓你丟盡了。」

賈張氏站在四合院嗷一嗓子把大院眾人都喊出來,傻柱剛才為了秦淮如的安全自己胳膊被壓在身下根本起不來。

賈張氏看着自己這麼罵二人還不起來,氣急敗壞上前薅着秦淮如頭髮;「你給我起來,大白天就想洞房,你不是說要給我兒子守一輩子嗎?」

「啊,好疼。娘你別扯我頭髮,我不是,是顧遠推的。」秦淮如被婆婆從傻柱身下拉扯來頭皮疼的話都說不全。

三大爺作為人民教師就看不得這樣的作風問題;「傻柱,還不起來真打算在院里洞房嗎?我作為人民教師強烈譴責你們這傷風敗俗的行為,院子里的孩子都被你們帶壞了。」

易中海看着假裝斯文人的閻埠貴上來就譴責傻柱,明眼人都看出來傻柱胳膊不好使了;「過分了,傻柱胳膊受傷了才起不來,你那裡看出那麼多。」

說著上前扶起了傻柱。

傻柱和秦淮如這幾年真是飯盒沒少貢獻就是連手都沒有拉過,一時間身體貼在一起,連嘴都親上了,對顧遠那點怨氣也煙消雲散了。

顧遠看着着急跑出來的小媳婦看到自己沒受傷鬆了一口氣。

「我沒事,有事的是他們倆。」

顧遠給媳婦指着傻柱和秦淮如。

易中海看着賈張氏把秦淮如打的滿院子亂跑;「行了,行了。我們開大會,賈張氏你像什麼樣子。」

「易中海,我打我兒媳婦關你什麼事,別當個院里管事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賈張氏看着傻柱替秦淮如擋了好幾下氣也出了找個位置坐下來。

易中海一直想讓傻柱養老,如果能和秦淮如結婚自己養老的目的就達到了,看着賈張氏不分青紅皂白就把兒媳婦暴打真是沒人能明白自己的苦心。

顧遠看着傻柱滿臉通紅幫着秦淮如躲避賈張氏好像忘了自己一樣,領着媳婦找個位置坐下等着開會。

四合院的眾人都出來開會。

一大爺看着全院差不多都到齊了咳嗽一聲鄭重開始開會。

「傻柱,你說說好好的怎麼和秦淮如抱一起去了。」二大爺看着易中海拿腔拿調的端架子直接就給捅出來。

傻柱還是純情小夥子那遇到過這樣的場面問這麼私密的問題。回頭看到顧遠和昨天娶的新媳婦在竊竊私語氣就不打一處來;「一大爺,是顧遠踢我才摔倒的。」

顧遠正和小媳婦講着事情經過聽到自己的名字,回頭看是傻柱;「你咋不說,你先動手的,啊,我懶的和秦淮如說話,你也來氣,你是氣球嗎?踢你都是輕的。」

「一大爺,我下班回來和傻柱話也沒說他哐哐哐拍我家門讓我秦淮如道歉,這也太欺負人了。我給他一腳不過分吧。」

還沒等一大爺說話二大爺三大爺都同時點頭;「不過分。傻柱這小子一碰到女人問題就沒有邏輯。」

一大爺也沒想到就是因為這麼小的事情,臉面有些掛不住,看着傻柱一副春心蕩漾的樣子,秦淮如一副被欺負表情。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

「散會。」

一大爺在傻柱男女問題上實在不好多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