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廢材廚師?頂級廚藝閃瞎你秦淮如顧遠 第8章_塔靜小說
◈ 第7章

第8章

終於把劉工先送走楊廠長回頭看着大食堂王成和顧遠;「傻柱呢,你們這些食堂師傅,一個南方菜都不會做,劉工要是走了,你們大食堂都回家吃自己的吧。」

傻柱聽見聲音走出來;「楊廠長我也不會做啊,我一個土生土長的京城人都沒吃過南方菜。」

「楊廠長,能讓我試試嗎?」顧遠思考了一下上前表示,自己記憶中楊廠長總是樂呵呵的,很少對那個職工發脾氣,劉工能帶來貢獻遠比一盤菜可比,就是為了回報原主吧。

「你,顧遠一個人剛過評考的學徒能做南方菜。」

傻柱聽完好像是天大的笑話一樣,如果不是看着楊廠長在這裡傻柱都能哈哈大笑來嘲諷。

「傻柱,你不要拆台,現在我們食堂有一個會做南方菜的嗎?你們平日不思進取,還不讓顧遠嘗試。這個月獎金取消。」

楊廠長現在聽不得不行二字。

話音剛落,平日里拿大廚風範的傻柱頓時蔫了,自己可就靠這點獎金度日呢,工資全補貼秦淮如了。

「楊廠長,我說的是實話,顧遠一個剛上來的主廚怎麼可能會做南方菜。」

「我可就靠着這點獎金活到月底呢,要不咱找個南方師傅給劉工做菜。」

楊廠長說實話也不肯定顧遠一定會做南方菜,但是腦海里搜刮一遍自己認識的真沒有南方師傅,主要江浙一帶飲食清淡不符合京城人的胃口。

「顧遠,你現在去試試吧,傻柱,王成幫着去打下手。」楊廠長看着自己同意後顧遠面色未變好像是胸有成竹一樣點點頭轉身回了小食堂。

「顧遠,能行嗎?你看看劉工從南方帶來的說是梅乾菜,我剛才聞了一個,我的媽呀,那個味,好像腳丫子好幾天沒洗。」王成現在可是有了主心骨了,本來想讓傻柱背黑鍋,沒想到人家真不傻,寧可挨訓被取消獎金也不去嘗試,還是顧遠好。

顧遠接過王成手上的袋子,打開一聞味道真對;「劉工這真是為了吃,不遠千里啊。」

傻柱看着王成和顧遠哥倆好的樣子氣憤至極,這個王成一天天就知道拉攏,自己這個大廚不知道溜須拍馬,反正是不相信顧遠能出來。

顧遠進了小食堂就把傻柱當成了透明人。

顧遠來到自己灶台放下梅乾菜,拿菜板旁邊的五花肉切下一斤左右,讓王成把火爐調大。

五花肉冷水下鍋,蔥姜料酒去腥,大火煮開後轉小火五分鐘左右拿出,用粗針在肉皮上紮成一排排小孔,在用醬油把肉皮上色後用明火烘乾表皮,另起鍋燒油把五花肉的皮朝下油炸幾分鐘後,肉皮表面氣泡後拿出放進冷水裡冷卻,之後切成厚厚的寬薄片,在用一個乾淨的碗鋪上肉片加入白糖,胡椒粉,料酒,醬油攪拌均勻,保證每片肉都裹上調料,再把五花肉皮朝下擺盤備用。

王成看着顧遠的一番操作都直了,別說味道如何,顧遠這一番操作有點門道,這又是油炸,又是按摩的,就是木頭都好吃。

顧遠沒管旁邊王成盯着自己狼一樣的目光,拿灶台旁劉工的梅乾菜大約半斤用溫水清洗兩遍後擠干水分鋪在五花肉盤子里,再把剛才所剩不多的腌肉汁水倒進去用手把表面按壓平整,上鍋大火蒸四十分鐘。

看着顧遠停下來王成才敢上前;「顧遠,我覺得味道一定不差,這回我倒要看看劉工還有理由回老家?」

「不過咱們這個月的獎金可能回不來了。王成又開始心疼錢了。」

傻柱沒有一直留意顧遠,領導的飯菜現在都由自己全部完成,和徒弟馬華忙的不停腳,聽到王成吹噓;「王成,你別吹了,你看頭上的牛。」

顧遠看着王成還真往頭上看,這傻柱還挺有腦子的。

王成抬頭間隙才發現被耍了;「傻柱,你玩我,你自己做不出來,還不行顧遠完成嗎?你等着劉工說好吃,我們獎金恢復了,你也沒有。」

傻柱一聽急了;「憑啥啊,我們食堂是一體的,我看看我不恢複試試。」

顧遠全程都在盯着蒸鍋,眼看着時間差不多,喊住還在和傻柱較勁的王成;「先別吵了。去把楊廠長叫來嘗嘗。」

等楊廠長和劉工被王成拉來時顧遠的梅乾菜出鍋了;小食堂里瀰漫著一股從沒有有過的清香問道,能讓人頭腦為之一振。

「對啊,對啊。」劉工程師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聞到了。一時間忘了身邊還有領導。

「劉工,劉工。」現在楊廠長真是擔心這個小夥子在軋鋼廠圈傻了。

劉工回過神來;「楊廠長,你之前不是說沒人會做嗎?那這個味道哪來的,和我媽做的一個味。」

顧遠看着走進來的劉工把自己和他媽拉成平級了,那可不行,自己才娶媳婦啊,可不想要這麼大的兒子。

劉工循着味道來到顧遠身旁蒸鍋停下;「這個菜是你做的。」

看着顧遠比自己稍大一點,廚藝不亞於幾十年老把式啊。

「家常菜有什麼難的,劉工嘗嘗。」顧遠笑着看着眼前的面孔好像透過對方來到幾十年以後。

顧遠一個十五年廚齡老饕餮能被一個南方菜系壓倒嗎?

師父的手札可是傳了好多代,自己是唯一的傳人,閉着眼睛都能做出來。

但是楊廠長雖然被味道征服,內心裏還是七上八下,擔心劉工嘗一口在昏過去,畢竟顧遠以前經常把白糖當成鹽巴來使。

劉工的腦袋可是寶貝,還是自己先嘗嘗吧,如果難吃自己就全吃了。

「劉工,顧遠廚藝一般,我先給你打個樣。」

楊廠長很怕劉工拒絕話還沒說完筷子就夾起肥肥的肉片一口就放進嘴裏。

劉工看着狼吞虎咽的楊廠長想說我先吃吧,就看到楊廠長定住了。

「怎麼樣,很難吃嗎?不能啊?」劉工被楊廠長一番操作都不敢下筷子了。

楊廠長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菜,口感軟糯,全是肥肉片子,但是一點都膩人,停下嘴裏的動作看着顧遠,人的變化也太大了吧。

「劉工,快來嘗嘗,我終於知道你每天因為吃的發脾氣為啥了,太香了。」楊廠長文化不高沒辦法形容出來味道。

劉工看到楊廠長沒有事,接過新筷子夾了一口梅乾菜放進嘴裏,內心好像回到了家鄉,濛濛細雨的感覺。

「小師傅,味道不錯,那我端走了。」劉工現在可是寶貝這盤菜,誰都不能搶。

看着楊廠長抬高的筷子,把手裡盤子轉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