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廢材廚師?頂級廚藝閃瞎你秦淮如顧遠 第6章_塔靜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還沒等顧遠停穩車子小媳婦打開門看到顧遠買輛車。

宋淑鳳沒想到男人出去一會買輛單車回來,自己村裡只有村長家有車。

「這個車好多錢吧?」

「咱倆領證也么說也要有個大件。」

「給,裏面是布料,打開看看,前院衚衕口有做衣服的。」

顧遠看着小媳婦稀罕的樣子有點心疼。

把車子推進屋就看到拿着布料滿臉高興的小媳婦。

自己在村裡就聽說縣城來了一批北方布料。

特別厚,風都刮不透。

宋淑鳳沒想到遠哥能給她買布料和擦臉膏。

自己求來的婚事,一定要好好保護,以後給遠哥生孩子。

看到男人進來,宋淑鳳趕緊放下手裡的東西給顧遠倒上了洗腳水,

顧遠喝着小媳婦倒的溫水,泡着腳自己以前沒想過能有一天被人伺候着上床睡覺。看着小媳婦忙裡忙外的樣子,家裡有個女人屋子都規整了不少。

夜裡見面就結婚的夫妻二人心裏都挺彆扭,黑暗中二人隔的很遠慢慢進入了夢想。

第二天一早顧遠睜開眼睛就聞到香味。宋淑鳳天沒亮就起來包臘肉包子。

顧遠起來洗漱好,吃着噴香肉包子,覺得昨天的決定是對的,那個男人不喜歡被人伺候跟大爺一樣,感情是可以培養的,自己早就過了二十歲喜歡的年紀。

可能是離開農村顧遠發現今天小媳婦漂亮了不少,臉上的笑容都沒落下。

「我去上班了,給這個錢你拿着,看上什麼就買。」

顧遠從口袋裡拿出兩張大團結,和以前原主攢下的票全都遞給了媳婦。

宋淑鳳從來沒見過這麼多錢;「我不用,家裡什麼也不缺。」

在農村都是男人當家,自己爹娘還在時家裡都是爹爹說的算。

「拿着吧,我上班了。」顧遠看着時間快到了,推着車出門了。

宋淑鳳看着桌子上的二十元錢,自己意外賴上的結婚對象現在越來越喜歡了。

「喲,顧遠,買輛新車真有錢。」許大茂昨天聽到到老實人顧遠結婚了,今天就買起了單車。

「是啊,這不是結婚了嗎?,再窮也要有一個大件」原主和許大茂關係一般。顧遠看着時間敷衍着推着車出了後院。

「哎,顧遠,你不辦酒席了,我們還等着吃喜酒呢。」許大茂追上前面顧遠問道。

顧遠現在都能想到自己要是在四合院辦酒席,隨的份子錢也就一塊,幾毛的,能不能收回成本都是問題,這些人就是想白吃一頓。

「許哥也知道我工資不高,是想贊助一點也行。」顧遠停下腳步看着許大茂。

「啥,你結婚辦酒席還要我出錢,你小子咋變了性子,我可沒錢。」許大茂還是第一次遇到顧遠這樣的人,本來想着吃頓好的,現在這孫子連錢都沒有那結什麼婚。

「不是,你要吃酒席嗎?我窮啊,錢不是買車了嗎?」顧遠看着許大茂被自己懟的直喘氣,夾着包走了。

紅星軋鋼廠食堂。、

顧遠掐着時間點進的食堂,看着做大鍋菜的老師傅忙的熱火朝天,自己的小食堂只有傻柱的徒弟在旁邊睡覺,傻柱還沒來。

現在食堂里誰看到顧遠都會道一聲恭喜。

誰叫幾年不過關的廢柴突然開竅了呢,雖然之前老是出錯,架不住人家勤快啊。

「顧遠,這回好了你和傻柱平級了,我們大食堂真是累啊。」

「你說你,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我們都以為你這次還是失敗,沒想到過關了。

這些年多虧你爹在軋鋼廠的舊情。」

大食堂的師傅王成一看到顧遠過來就是滿臉笑容的討好,這是之前沒有的。

「險過,險過,我你還不知道,不過我可等你來我們小食堂呢,你什麼時候能把傻柱替掉,我來和你說恭喜啊。」

顧遠對這些面上討好的一點都不在意。

說完看着小食堂的菜單到了,順手接過往開始去準備了。

「我,我那行啊。。。。。」

王成要說不羨慕,那是不可能。對顧遠一陣挑撥心裏更看不上傻柱了。

「人是要有夢想的。」

顧遠看着老臉興奮的王城點到為止了。

「顧遠,我知道你看不上傻柱,但是讓他滾蛋,我還差點火候。」

王城知道傻柱以前老是欺負顧遠,現在自己就是想衝鋒也還差點。

不過好歹自己在大食堂說話還好使點,就是太累了,誰讓自己沒有個好爹呢,不過傻柱那私奔的爹,傻柱早就應該下來了給好人讓位置。

小食堂里傻柱看着拿着菜單過來的顧遠;」顧遠,你上班遲到了,不要仗着成了主廚就飄了。

你說你,一個糖鹽不分的也能過,我看那有貓膩。」

傻柱今早聽說顧遠買單車了,一陣羨慕,這小子就是猥瑣發育,讓所有都以為是扶不起的阿斗,到最後來了一個大的,現在看着顧遠走進來內心的嫉妒壓不住火。

「哎,傻柱哥,你這話就說錯了,咋的,你質疑評考水平,我可是在你手下幹了二年了。

我就是個傻子看也看會了,只是以前我還小,在說我爹是英雄,和你爹可不一樣。」

顧遠當著傻柱徒弟的面一點都沒給留臉,直接就懟回去了。

躲過傻柱要拿過的菜單,來到另一個灶台開始準備領導的午飯。

「顧遠,我爹也是你能說的。」

傻柱一直不明白自己爹為什麼離開,這是在大院里不能提的話題,現在讓顧遠這麼嚷嚷開了感覺臉都丟盡了。

「我為什麼不能說,我前幾年學習廚藝的時候,你們少說了,我不也聽着了嗎?不如人就該歇會。」

「傻柱哥咱也不能只長身體,不長腦子啊。」

看着傻柱快要背過氣去了,顧遠發現來到這個時代的樂趣,原主的仇慢慢報,低頭切起了菜來。

「顧遠,這個小食堂早晚有我沒你。」

傻柱被顧遠氣的胸口都在燃燒,很不得現在把顧遠大卸八塊。

自己廚藝完全繼承河大清,顧遠一個三年自學廢柴不值一提,咱們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