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廢材廚師?頂級廚藝閃瞎你秦淮如顧遠 第2章_塔靜小說
◈ 第1章

第2章

1962年冬。

京城某四合院內。

顧遠聽着門外哐哐哐的敲門聲震驚不已,自己不是在慶祝私房菜開業嗎?

師父去世後自己成了孤家寡人,經過十年的潛心學習終於完成他老人家的期望。

可是自己怎麼來到舊時代的影像里。

牆上掛着的勞動人民最光榮宣傳畫,破舊的桌子,空氣中呼吸的哈氣彷彿都在告訴顧遠你回不去了。

腦海中一陣陣記憶洶湧而來,彷彿原主的一生自己真是走過。

顧遠,比自己年輕很多二十齣頭的年紀,單親家庭,父親在幾年前因為保護軋鋼廠財產而意外去世。

楊廠長為了補償英雄兒女讓顧遠頂替父親的名額安排在食堂當正式工學徒。

這幾年因為主廚的離開楊廠長一直想讓顧遠挑大樑,奈何原主實在沒有廚藝天分,混在食堂幾年了還是糖,鹽,不分。

「顧遠,是吧,我宣傳科的,來接收你的通知單。」

眼前穿着中山裝的男子看着顧遠不接收通知單,還獃獃的看着自己,把通知書丟在顧遠臉上轉身走了。

被紙突然打到臉上顧遠回過神來只看到一個背影。

看着手上的再次參選名額顧遠彷彿看到前世挑戰來臨;自己可不是原主那廢柴。

前世十年的潛心研究,拿個主廚名額還是小菜一碟。

顧遠意氣風發的氣勢哪有之前陰沉的樣子,讓趴着門看熱鬧的四合院鄰居都以為顧遠被打擊瘋了,也不知道軋鋼廠送來什麼通知單,笑的怪瘮人的。

傻柱看着宣傳科遠去的背影,知道一定是楊廠長出面調和了。

傻柱上前攬住顧遠的肩膀;「兄弟,別上火,哥幾年前也跟你一樣,要不哥教你一道菜,準保過關。」

傻住看着低頭的顧遠,要不是為了秦淮如自己巴不得顧遠滾蛋。

「顧遠,我聽說去年**給你一筆補償款,哥不多要二百塊錢,保證你評考過關。」

傻柱現在工資三十幾塊,還要補貼秦淮如一家捉襟見肘啊,只能變着法的撈錢。

傻柱說話沒有背着人,偷聽的鄰居才知道顧遠還是個有錢人,早知道多幫幫孩子好了。

顧遠抬頭看着傻住滿是算計的老臉;「不用了,我爹的賣命錢,我還打算娶媳婦呢。」

顧遠看着自己拒絕的話一出口,空氣中傳來鄰居們的鬆氣聲。

後院這些鄰居現在可是盯上了自己這六百塊錢。

還好原主之前低調,要不現在自己身無分文了。

此時,賈張氏趴在窗戶邊使勁掐着秦淮如;「你看看那個顧遠不比傻柱有錢,你呀吃肉都挑不到熱乎的,以後多和顧遠說說話。」

賈張氏想着補償款一定不少,可惜自己現在才知道。

顧遠突然理解了為什麼叫禽獸四合院,一群沒有良知且貪婪的人。

現在這具身體換成了自己,既然不能遠離那就融入吧,不攪個天翻地覆自己就不姓顧。

「叮—–廚師簽到系統,請問宿主是否綁定。」

眼前突然出現高科技頁面,大大的廚師帽系統,一跳一跳等待顧遠綁定自己。

穿越必備神器!

「綁定。」

顧遠在這個年代有了底氣,這是什麼錦鯉運啊。

「叮—-親愛的宿主,我是廚神簽到系統,我已經等待你好多年了,請查收獎勵。」

顧遠看到眼前的廚神頁面里突然出現一個禮包,點擊打開後。

好運卡一張。

單車一輛。

廚藝初級一本。

大團結十張。

靈泉土地未知。

顧遠看着廚神頁面里獎品依次排開。等待自己領取。

「好運卡。」

顧遠領取好運卡後就看到卡票變成星光一點一點消失在空氣中。

就在這時,宣傳科的劉成發現自己搞錯了對象,這次名單里沒有顧遠,馬上回頭往四合院跑。

「顧遠,在嗎?實在不好意思,剛才我搞錯了名單。」

劉成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力氣,自己明明已經離開了四合院路程應該有五分鐘,但是自己轉眼就來到後院。

「啊,」

全院鄰居都驚呆了。顧遠的上次評比過關了,那自己還怎麼從他手上騙錢。

顧遠沒想到好運卡實現這麼快,樂呵呵的說著沒事。

全院鄰居看着宣傳科幹事為了自己工作失誤主動給了顧遠五塊錢補償。

「顧遠,這個錢,你可不能拿啊,誰的工作能沒有問題,你要拿了我們四合院成什麼人了。」一大爺眼紅顧遠剛剛還可能丟掉工作劇情轉變太快。

一旁宣傳科劉成看着顧遠停下動作擔心楊廠長知道處罰自己。

「沒事,是我自願給的。」

劉成現在老後悔剛才往顧遠臉上丟紙了,這要是讓楊廠長知道自己說不定會被調到車間去。

顧遠看了一眼一大爺淡定的接過五塊錢。

「行了,我還要謝謝劉幹事呢,要不我今天還賺不到五塊錢呢。」顧遠說話間把錢揣進口袋。

劉成看着顧遠接過錢自己的心疼和剛才的失誤七上八下。只要廠長不知道就代表沒事。

再次和顧遠說了聲不好意思。宣傳科劉幹事放心的離開了。

傻柱看着劉幹事去而復返又離開的身影,不可置信昨天自己明明聽到顧遠沒有過關的消息,怎麼一天之中成績就過了呢,自己絞盡腦子的辛苦謀劃沒成功。

看着滿院子幸災樂禍的眼神傻柱拍着顧遠肩膀;「顧遠真是好運氣,哎呀,哥還想着幫幫你呢。」

「你爹的補償款那天娶媳婦哥一定討杯喜酒喝喝。」

全院子聽到補償款幾個字全部都豎起耳朵,期待着顧遠拒絕討媳婦。

現在自己的六百元錢成了全院子的重點,真是沒眼看。

顧遠扶下傻柱的手;「傻柱哥一定比我強,咱要取也是黃花大閨女啊?是不是。」

顧遠說完看見秦淮如停下的腳步,轉身回屋了。

「顧遠,你瞎說什麼。」

傻住聽到身後的腳步聲回頭看到梨花帶雨的秦淮如。

秦淮如也反映過來,顧遠暗指自己是個寡婦,一時間也不知道是可惜自己當初為什麼不選傻柱,還是可惜自己被孩子絆住手腳。

傻柱突然間明白了顧遠是暗指自己和秦淮如不清不楚。

「顧遠,我和秦姐什麼事情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