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的爸爸國士無雙 第9章 我要扇高興_塔靜小說
◈ 第8章 胡說八道

第9章 我要扇高興

  「他們是沖我來的,我走了你和孩子怎麼辦?我不能走!」林凡搖了搖頭,目光里透着堅定。
  他能聽得出來,外面那些人是沖他來的。他已經躲了四年,讓陸秋彤承受了太多不該她承受的委屈,如今該輪到他走到前面去替她承受這一切!
  哪怕她不接受他,他也義無反顧!
  「我有辦法,你快走!快走啊!」陸秋彤都快急哭了。
  以哥哥那暴脾氣,林凡落到他手上不得脫下幾層皮來?
  「哐當!」
  這時,房門忽然被人暴力踹開,陸大壯帶着幾個彪悍的村民闖了進來,手裡皆都提着傢伙,隨他一起來的還有妻子李月茹!
  進門以後,陸大壯夫婦就冷冷剮着林凡和陸秋彤。
  但見他們都衣着整齊,並沒有想像中的那回事,陸大壯鬆了口氣。要是逮個現行的話,真沒法對老張家交待,也沒臉見鄉民了!
  「你就是云云的父親?那個欺負了我妹妹,消失了四年多的混蛋!」陸大壯冷冷看向林凡。
  不得不說這小子生的好一副皮囊,跟個小白臉似的,難怪妹妹會遭他騙。
  「我是。當年是我對不起秋彤,我確實是個混蛋!你是秋彤的哥哥吧,你好陸大哥,我叫林凡。」林凡友好的伸出一隻手。
  但被陸大壯一把打開了:「把你臟手拿遠點兒,誰特么是你大哥,別亂攀親戚!我陸大壯可不認你這號妹夫!」
  「我就問你一句話,你這次回來有啥目的!老實說!要不然老子打斷你的狗腿!」陸大壯將手裡的鋤頭往地上猛的一擲「砰」氣勢洶洶。
  「哥,林凡這次回來沒什麼目的,他就是回來看孩子的,不是為了我來的,他……」陸秋彤連忙站了出來插話道,哥哥嫂嫂什麼性格她一清二楚,要是讓他們知道林凡剛才向她求過婚的話,林凡一定會吃大虧。
  「你給我閉嘴!這裡沒你說話的份兒!老實給我滾一邊去!」不等陸秋彤把話說完,陸大壯咆哮着打斷了她。
  「這個混蛋當年害得你休學,容貌被毀,拖兒帶女……狗日的回來你也不通知家裡一聲,要不是我讓強子盯着,發現了這小子溜了進來,你是不是還打算放他走啊!你可真是一個活菩薩啊,觀音都沒你心腸好。」
  「你可以算,但我老陸家可算不了!這小子敢讓我老陸家在這鐵溝村顏面丟盡,這筆賬今天我得好好跟他算一算!」
  「哥……」陸秋彤還想說什麼,但是被林凡制止住了。
  陸大壯對他有火,他理解。換做他站到陸大壯的角度,他也一樣得急眼。所以哪怕陸大壯態度很惡劣,但林凡並沒有與他生氣。
  平靜的說:「我這次回來沒什麼目的,也沒打算要走,當年欠下的債我會用後半輩子來償還秋彤,償還陸家!」
  「呵呵……好一句償還,你倒是說說怎麼個償還法?」李月茹冷笑道:「難不成你還能娶了她啊?」
  「我倒是很想娶秋彤,但是……」
  「還但是什麼啊!你可打住吧。明顯就是嫌棄秋彤又丑又瘸嘛,還說得冠冕堂皇的,你這種人就是賤!」李月茹打斷林凡,眼裡全是鄙夷。
  「這小子我一看就不老實啊,長得賊眉鼠眼的,說話就跟放屁一樣!大壯哥別跟他廢話,弄他一頓先出了氣再說!」陸大壯的好兄弟,強子躍躍欲試。
  「弄什麼弄,現在是法治社會,咱要先講道理,道理講完了才輪到拳腳棍棒嘛。」說到後面,陸大壯特意加重了語調。
  明耳人都聽得出來,這話雖是跟強子說的,但威脅的是他林凡。
  來的時候,妻子可是特別囑咐他別動不動就上手揍人,得先從林凡身上訛點好處下來再說。
  好處還沒開始訛呢,動個毛的手啊!
  見老公把氣勢擺足,李月茹得意一笑,派頭很足道:「漂亮話咱就不說了,你就說怎麼賠償就完事了!」
  「嫂子你說要我怎麼賠償?」林凡微微皺眉。
  「好,既然你叫我一聲嫂子。那嫂子就把話放明面上說,秋彤呢是我妹妹,這些年她拖兒帶女的,我這做嫂嫂的可沒少為她和孩子忙前忙後,辛苦費就算了,嫂子我大度也不至於管你要,但是其他費用你得出吧?」
  「嫂嫂你……」陸秋彤忽的雙眼瞪大,不置信的看着嫂嫂。
  明擺着李月茹這不是要訛林凡嗎?
  這四年她哪有幫助過她和孩子一分一毫!相反,倒是被她欺負使喚得不少!
  這些她都可以忍,但忍受不了李月茹堂而皇之的拿着這份欺騙去訛林凡!
  「閉嘴!」陸大壯冷喝,生怕妹妹說出實情。
  「不,我就要說。哥,嫂嫂,這麼些年了,我知道你們對我有意見,是我給家裡蒙羞、丟臉。這些我都認,我也一直再努力接受你們的認可。每天我早出晚歸,不僅要忙自己地里的活兒,還要幫着你們幹活,我還拖着三個孩子,四年了,我從來沒有一句怨言,哪怕我累得回到家裡連水都喝不下。」
  「第二天我一樣要帶着孩子早早的出去幹活,我不敢歇下來,怕沒有飯吃。我可以餓着,但我不能讓孩子們餓着。云云問我,他說『媽媽,您已經這麼累了,為什麼還要無償幫舅舅和舅媽他們幹活?』我說為了尊嚴!」
  「我已經沒有什麼尊嚴了,但我不能讓我的孩子和我一樣沒有尊嚴的活着,我只想通過這種勞累的方式,換取你們哪怕僅有的那麼一點點尊嚴。但是你們是怎麼對我和孩子的,過年了,別人家的孩子哥哥嫂嫂,你們捨得給他們十塊八塊的壓歲錢,但我的孩子呢?一分都捨不得!」
  「他們可都是你們的至親吶,難道還不如外人的孩子嗎?我不是要去爭這麼幾塊錢,我只是心疼我的孩子不被他們的舅舅和舅媽所喜歡!」
  「云云丟了,我跪着求你們幫我想辦法找找云云,我真的實在找不到能夠幫助我的人了。可你們呢,無情的拒絕了我,哥,你眼裡有過我這個妹妹嗎?在乎過云云這個侄子嗎?」
  「這麼多年了,我什麼都忍過來了,也不想和哥哥嫂嫂你們去吵什麼,沒意義。但是今天我忍不下去了!我什麼都可以忍,但容忍不了你們拿着對我的這份欺騙當著我的面、當著孩子的面,騙他們的父親!」
  陸秋彤忽然哭了,淚如雨下,泣不成聲。多年的苦、多年的累、多年的委屈……這一刻像是找到了宣洩口,爆發出來。
  一旁的林凡死死捏住了拳頭,肝腸寸斷,心絞如針扎。他強忍着淚水不流出來,但雙眼卻早已朦朧。
  這個女人所吃的苦和受的累,遠比他能想像到的多的多!
  「你個賤人胡說八道些什麼啊!我打爛你的嘴!」李月茹臉色猛一變,猙獰着忽然衝上來狠狠一巴掌扇在了陸秋彤的臉上。
  「啪!」
  清脆而響亮!
  「媽媽……」小陸雲當場被嚇哭了,跑上來緊緊抱着母親的腿,一邊哭一邊不斷哀求着李月茹:「舅媽你不要打媽媽,要打你可以打我,媽媽很可憐的,不要打媽媽,不要打媽媽……」
  「嗚嗚……」二女兒陸歡歡被哭聲驚醒,坐在床上哇哇直哭。
  三女兒陸玲玲嚇得緊緊躲在媽媽的懷裡,一邊哭,一邊含糊不清的喊着。
  「麻麻……疼……疼……」
  見到如此一幕,林凡心都碎了,同時也怒到了極點!雙目猩紅!滿身殺氣!
  「啊!……老子宰了你!」林凡痛苦的咆哮宛如漫天驚雷,將李月茹嚇得渾身一哆嗦,她剛揚起手作勢欲再打……
  下一秒,林凡如下山猛虎一般「蹭」的一下衝到了她的近前,抬手就是一記勢大力沉的巴掌呼上!
  「砰!」李月茹當場被林凡一嘴巴子抽飛,迎空飈出一股血箭,身體重重砸在牆上!
  落地時那巨大的響聲將所有人都驚了一跳!
  「從今天開始,我不允許他們母子再受欺負,誰敢欺負他們我就要誰的命!」林凡擲地有聲,霸道的語氣如九霄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