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的爸爸國士無雙 第7章 我不信_塔靜小說
◈ 第6章 算了吧

第7章 我不信

  就在林凡趕往鐵溝村的同時,蔣家巨變!
  蔣文東夫婦忽然死亡,這對弟弟蔣文發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驚喜,終於沒有人和他爭奪家產了,所有財產都是他一個人的了。
  但外界的質疑聲也不斷,所有人都認為是蔣文發害死了哥哥嫂嫂。
  就連病危的父親也是這麼認為的。
  這讓蔣文發很生氣,他可以不計較哥哥嫂嫂怎麼死的,但不代表他能容忍別人嫁禍於他!
  「查,給我查!這件事必須有個水落石出,我需要有人站出來為這件事買單!」蔣文發吩咐手下狗腿。
  「是老大!」
  ……
  大巴車行駛到距離鐵溝村還有五公里左右的山道上停住了,村子裏還未通公路,只有一條不足一米寬曲折蜿蜒的泥巴路,這樣的路只夠一輛摩托車經過的。
  林凡抱著兒子下了車來,步行進村。
  越往裡走,林凡越能感受到鐵溝村的貧瘠。四周全是大山,大山底下是一塊接一塊的烤煙地。大風一吹,黃沙飛揚,路兩旁的綠樹都披上了厚厚一層黃土灰。
  據小陸雲口中了解到,鐵溝村主產煙葉,十戶村民有九戶都是煙農。陸秋彤也是一名煙農。
  煙農林凡是知道的,他們通過和國家相關煙企單位簽訂栽種合同,按畝數承包種植。種植出來的煙葉,需要經過烘烤,然後按照上中下三級來交給煙葉收購站,站里按照等級煙葉價格付錢給煙農。
  私人收購價格倒是比煙站要高不少,但是這種收購是不被ZF允許的,逮到了罰款不說情節嚴重還要坐牢。
  做煙農比種植任何一種農作物都要苦人、累人。過程繁瑣,頭頂烈陽……
  可想而知,陸秋彤這四年來受了多少苦,吃了多少累。
  花了半個小時,林凡父子終於到達了鐵溝村,但是小陸雲並沒有領着爸爸進村,而是領着林凡去了村子外不遠處的一處魚塘。
  魚塘邊矗立着一座簡易的土坯房,房子四周有幾小塊菜地,裏面種着綠油油的蔬菜。還有幾隻雞鴨在旁邊啄食,房子的屋頂是用稻草捆紮排豎,牆體多處裂縫,可以說特別寒酸。
  小陸雲伸手指着它,開心的說:「爸爸,你快看。那就是我們的家!我們終於到家了!」
  家?
  林凡看着眼前這棟簡易的土坯房,內心五味雜陳,好不難受。
  這樣的房子要是放在大城市裡,估計連要飯的乞丐都不會住,但它卻是他的孩子和「妻子」的家!
  林凡內心痛苦極了、難受極了,每靠近「家」一步,腳下步伐都是那麼的沉重。
  「媽媽,媽媽。你在家嗎?爸爸來了!爸爸來了!」小陸雲開心的喊着。
  他來了!
  坐在屋子裡的陸秋彤身體忽然一震,看着鏡子中那張疤痕交錯的臉,苦澀的搖了搖頭,這一次她沒有戴面紗,穿着沾滿泥土的粗布衣衫,抱着智力低下的三女兒,一步一步,艱難的出了門來。
  短短几步距離,卻讓她感覺到無比漫長。
  她心裏很緊張,甚至於都不敢抬起頭來看林凡,她怕這張醜陋的臉嚇到林凡。
  「秋,秋彤……是,是你嗎……」林凡聲音裡帶着顫抖,隔着陸秋彤三步左右的距離,就那麼直直的看着她。
  此時此刻,林凡內心說不出的複雜,說不出的難受……
  當年那個漂亮而善良的女孩,如今被歲月蹉跎,命運捉弄。麗顏不在,疤痕交錯,她看上去是那麼憔悴,是那麼的可憐……
  淚水早已湧上了林凡的眼眶,他死死捏着拳頭,努力控制着不讓該死的眼淚滴落下來,但是好無力,眼淚還是順着他的臉龐滑落下來……
  「是我,都是我,是我害了你啊。我林凡就是個混蛋!我對不起你……對不起你啊……噗通……」林凡跪了下去,撕心裂肺,一個大男人儼然哭成了個淚人。
  陸秋彤根本沒想到和林凡第二次見面會是這樣的一幕,甚至她的心裏已經做好了被林凡嫌棄的準備,接下來和他談判……
  但是現在,她忽然有些手足無措。
  「你快起來,我,我沒有怪你的意思。當初救你是我選擇的,和我發生那樣的事你也是身不由己的。只是命運造化弄人,我沒想到會懷孕,也沒想到後面會發生那麼多事。」陸秋彤忙抱着孩子上去攙林凡。
  忽然她看到不遠處有人盯着這邊,生怕林凡過來的消息傳到父母那邊,一時急壞了:「你趕緊起來,有什麼進屋裡說!」
  「嗯。」見陸秋彤着急,林凡從忙地上站了起來,跟着陸秋彤進了屋子。
  屋子不足五十平米,裏面除了日常用到生活必須品以外,連件像樣的傢具、電器都沒有,一張簡陋的木床上一個嬌俏可愛的小女孩正睡得香甜。
  林凡猜測那應該就是二女兒陸歡歡了。
  「歡歡剛才玩累了,睡著了。」察覺到林凡目光,陸秋彤解釋道。
  然後給林凡拉了一張凳子:「坐吧。」
  「謝謝你替我把云云找回來,你不知道他失蹤了這麼多天,我擔心壞了。」陸秋彤看著兒子安全回來,眼裡終於露出了喜色。
  但見兒子腦門上包着的紗布,她又緊張起來:「云云你腦袋怎麼了?疼嗎?快過來媽媽看看。」
  「媽媽,云云不疼的。只要媽媽和爸爸能在一起,云云就開心。」小陸雲嘴角掛着微笑。
  「嘚……嘚嘚……玲玲,好想,好想嘚嘚哦……」懷裡的小玲玲,流着口水,憨憨的叫着「哥哥。」
  看着小女兒可憐楚楚的樣子,林凡內心一陣難受。神經性損傷會造成孩童智力低、行動笨拙等綜合癥狀,想要讓孩子恢復正常智力說難也難,說不難也不難。
  對於林凡這樣的杏林國手來說,只要有足夠的時間精心呵護、引導孩子,再加以藥物輔助治療,他有信心讓女兒恢復正常。
  「玲玲患有先天性神經損傷,四年多了,我嘗試了很多種辦法,但是都沒能治好她的病。醫生說可以給玲玲進行神經吻合手術治療,但是昂貴的治療費用讓我望而卻步,我希望你能幫幫玲玲,可,可以嗎?」陸秋彤小心翼翼的問。
  「玲玲不僅是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秋彤你放心,我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治好她的!」林凡保證道。
  「真的嗎?謝謝,謝謝。」
  「謝?」林凡內心一陣難受:「該說謝謝的是我啊,當年要不是秋彤你救我,我早就死在大海里了。你給我生了三個孩子,含辛茹苦照顧他們這麼多年,受了這麼多苦,吃了那麼多累,我一句謝謝都報答不了你的恩情!」
  「我要照顧你和孩子一輩子!秋彤,答應我,嫁,嫁給我好嗎?」林凡忐忑而炙熱的盯着陸秋彤。
  「你真的願意娶我?」陸秋彤一愣,眼神複雜的看着林凡。
  不可否認林凡是她見過最為英俊的男子,面部稜角分明、眉毛濃厚,身上更是透着一股極致的魅力。
  恐怕沒有一個女人能夠拒絕林凡這種優秀男人的追求。
  「願意!我願意!」林凡誠摯的點着腦袋。
  陸秋彤卻是搖了搖頭,嘆了口氣:「我配不上你,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