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的爸爸國士無雙 第5章 舊事_塔靜小說
◈ 第4章 他叫林凡

第5章 舊事

  「你求我沒用啊,孩子失蹤了你應該找警察。」李月茹抱着手冷眼看着。
  她才不會為了一個不清不楚的野孩子就幫陸秋彤,除非陸秋彤給她一筆辛苦費還差不多,當然,估計她也給不出來。
  「幹什麼!幹什麼!大清早的就跑我家門前哭哭啼啼的,這像什麼話嘛!趕緊給我滾起來!」這時,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走了出來,皺眉罵道。
  他叫陸大壯,是陸秋彤的哥哥。一併跟陸大壯出來的,還有陸秋彤的父母。
  老兩口臉色都不太好,出門來就冷冷剮着陸秋彤。
  「哥、爸媽,云云失蹤了。我求求你們幫幫我,想想辦法找到云云,他那麼小,在外面一個人可怎麼過啊,我求求你們了……」陸秋彤一邊哭一邊磕着頭。
  「行了,行了。不就是走丟了嘛,有什麼大驚小怪的,說不定過幾天他玩夠了自己就會回來了。讓我們一家子人幫着你去找,你可真敢說。我們不吃飯不活了啊,不知道這幾天地里很忙嗎?我們幫着你出去找孩子,地里那些煙苗誰照管啊!」
  「再說了,那個小兔崽子連是誰的種都不知道,本來就不討張癩子喜歡,丟了更好。回頭和張癩子成了親你倆再生一個不就完事了?」
  「自己的種到時候他張癩子還能不上心?」陸大壯沒好氣的說道。
  「就是。大壯說的對,丟了更好!你呀,就安安心心的回頭和張癩子再生一個就是了,趕緊帶着兩個拖油瓶滾的遠遠的,煩人!」李月茹揮手攆人。
  見哥哥嫂嫂這般作態,陸秋彤心已經涼了半截,父母重男輕女思想嚴重,在他們二老心裏,哥哥說的話就如同聖旨,哥哥都這麼說了,他們還會幫她嗎?
  「唉。」陸秋彤絕望的嘆了口氣,但還是抱着千分之一的希望央求父母:「爸媽……」
  「別說了,趕緊回去吧。你哥哥說的對,目光要放長遠些,就你現在的處境張癩子願意娶你已經是燒高香了,那個不清不楚的小兔崽子丟了也好,省得回頭跟着你嫁到老張家遭人白眼。」不等陸秋彤把話說完,父親陸志遠就打斷了她。
  「爸……」陸秋彤急哭了:「不管云云是誰的種,但都是我的骨肉,您的親孫子啊。您就忍心看着他走丟嗎?他是那麼懂事,那麼聽話……」
  「給我閉嘴!你還有臉說,未婚先生子,連種是誰的都不知道!如今落到這般田地,也是你自找的!我可從來沒有承認過你的孩子是我的孫子,我孫子只有一個就是小強!」陸志遠狠狠痛批,不斷揮手:「老老實實給我滾回去,等着嫁到張村。別給我整幺蛾子!」
  「爸……」
  「哼!」陸志遠冷哼一聲,不再搭理女兒,直接轉身進了屋子。
  母親王桂蘭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聽你爸的,回去吧。這親既然訂下了,以後你就是老張家的人了,少個孩子過去也少遭份罪。你年紀也還輕,回頭想要兒子再生一個就是了。」
  「媽……」陸秋彤聲音嘶啞,淚如雨下。
  她心有萬般苦,但此刻卻是半句話也說不出來。
  半個月前父母就逼着她和張村的張癩子訂下婚事,約定這個月月底成婚。她答應了,沒得選擇。
  一個人就算再堅強,終究還是一個人。她可以堅強,但三個未長大的孩子可以嗎?
  她要是某一天突然走了,那孩子們怎麼辦?靠他嗎?
  想到他,陸秋彤心裏又是一痛。四年了,整整四年。當年傷害她的那個男人音訊全無。
  她也曾試圖找過林凡,但可憐的她連林凡的名字都不知道,怎麼去找?她絕望了。
  『我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我找了你三年,也絕望了三年。其實你知道嗎?我不怪你,也不恨你,真的不恨。當初救你是我選擇的,對我那樣你也是身不由己,你也不知道我懷孕了,還給你生了三個孩子,若是知道話,我想就算你嫌棄我,看不上我,你肯定也會認孩子的對嗎?』
  「啪嗒……啪嗒……」眼淚滾滾,落地無聲。
  陸�葉辰蕭初然�彤的手很粗糙,常年幹活造成的。
  她伸着粗糙的手,將眼角的淚擦掉,艱難從地上爬了起來,看着藍藍的天,內心無助到了極點。
  「若是有一天我死了,我最大的願望就是你能知道這三個孩子是你的骨肉……」
  「云云,你放心。媽媽就算找遍天涯海角也要將你找回來!媽媽不求人了,沒用。媽媽現在就去找你!」陸秋彤拖着疲憊的身體,踉蹌着拉着孩子朝外走去……
  「叮鈴鈴……」忽然一陣急促的電話鈴音響起。王桂蘭手機響了。
  「喂,你誰呀?……你說什麼?你是云云的爸爸!云云跟你在一起!」
  突然,走到一半的陸秋彤猛的頓住了腳步,回過頭來不敢置信的盯着母親,準確的說是盯着母親手裡的電話。
  內心如海浪洶湧,呼吸都停滯了!
  她豎著耳朵努力而認真的想聽到對方的聲音,但是音量太小了,她什麼也聽不到。
  「拿着吧,云云要跟你通話。」直到母親把手機遞過來,陸秋彤才驚醒過來,一把抓過手機。
  急切的問:「云云,云云,是你嗎?你在哪?你好嗎?有沒有受欺負?」
  「媽媽,我和爸爸在一起呢,我很好。媽媽不要擔心,明天我和爸爸就一起回來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哦媽媽,爸爸說他要回來娶媽媽,要給媽媽舉辦婚禮,照顧媽媽一輩子呢。」
  爸爸!!!是他嗎?
  陸秋彤心臟猛的跳動,抓着手機的手因為過於緊張,顫抖的過分。
  四年,整整四年了,終於有他的消息了!
  「嗚嗚……」陸秋彤忽然哭了,喜極而泣。
  「媽媽……媽媽……你怎麼哭了哦?媽媽不哭好不好,媽媽……」
  「媽媽沒哭,媽媽很開心。云云,爸爸還在嗎?他,他對你好嗎?喜歡你嗎?」陸秋彤小心翼翼的問。
  她和林凡其實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感情基礎,有的只有那一夜荒唐,她不確定林凡會不會接納孩子。
  「爸爸對我很好,是爸爸把我從壞人手裡救出來的。爸爸,爸爸,你跟媽媽說說話。」小陸雲忽然把手機遞到林凡手上。
  「秋彤,對不起。我林凡回來晚了,愧對你和孩子。」良久,林凡聲音哽咽道。
  他心裏縱有萬言千語想要和陸秋彤說,但此時此刻卻發現突然就什麼都說不出來了。他靜靜的感受着電話那端陸秋彤的呼吸節奏……
  她的呼吸是那麼的重,那麼的急……
  好似一根針狠狠刺進林凡的心窩,令林凡痛苦又溫暖。
  好熟悉的呼吸……
  林凡?他叫林凡。
  陸秋彤記住了這個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