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的爸爸國士無雙 第4章 他叫林凡_塔靜小說
◈ 第3章 天下誰人都不行!

第4章 他叫林凡

  解決掉蔣文東夫婦,林凡片刻未停,忙將孩子抱上車,急忙趕往醫院。
  他本身就是杏林國手,醫學造詣天賦極高。剛才接觸下,他已經判斷齣兒子傷情。腦部受創,失血過多,當務之急必需輸血!
  「喂,銀狸。速度幫我聯繫臨豐縣第一人民醫院,我兒子失血過多,休克了。急需輸血,讓他們立馬做好準備!」一邊開着車飛速朝醫院趕,林凡撥通了下屬電話。
  「明白校長,我立即安排。另外扎克、陸洋、馬雲、王林……等校長您的學生們都特別關心老師您的事,紛紛發話隨時聽候老師您差遣,他們現在已經乘飛機趕往臨豐……」
  要是此刻有人在場,聽到銀狸所報出的這些人名字的話,估計會嚇得四肢發軟。
  這些人可都是軍政商三界的驕楚!隨便出來一個跺跺腳都能讓天朝顫上三顫!
  可是就這樣的大佬們,現在卻集體要乘機趕來見林凡!聽候林凡差遣!
  這是何等的大事!
  然林凡皺眉打斷銀狸:「通知他們都給我滾回去!事情我能處理。誰要是不滾,休怪我林凡不高興!還有我兒子的事情務必隱瞞,好了,我不跟你多說了,先這樣。」
  ……
  十分鐘後,車子穩穩抵達醫院。
  醫院院長得知林凡這種大人物要過來,早早的就做好了搶救準備。
  林凡剛抱着孩子下了車來,便有醫生接過小陸雲,第一時間將小陸雲送往急救室搶救。
  「林校長,您放心。我們醫院一定盡最大的力搶救患者!」醫院院長吳清源,拍胸脯保證。
  「我要的不是儘力,而是萬無一失!我兒子若是有什麼閃失,你應該知道後果的嚴重性!」林凡語氣不容置疑。
  「啊……是,是。一定萬無一失。」吳清源嚇得小腿直抖,冷汗簌簌。
  要知道他面對的可是大夏國最高學府——京華國府的校長兼帝都首席大國士!
  這樣的人物用天地鬼才來形容絲毫不為過,文武精通,身份顯赫,門生無數,受萬人敬仰!
  要是林凡的孩子在他們醫院有個什麼閃失,他這個院長干到頭都算是輕的,扒了他的皮都有可能!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
  半個小時後,一名白大褂醫生推開急救室門走了出來。
  「我兒子情況怎麼樣了?」林凡上前急問。
  「林校長,萬幸。小少爺並沒有傷到腦袋,只是暫時性的失血休克昏迷,經過搶救已經轉危為安,只要稍加修養就能康復。」
  「呼……」聞言,不止林凡鬆了口氣,吳清源同樣鬆了口氣。
  『謝天謝地!謝天謝地啊!』
  「帶我進去看看。」
  「林校長,您請。」
  醫生將林凡領進急救室,小陸雲躺在病床上,臉色雖然還顯蒼白,但內里隱隱可見紅潤之色,明顯已經有好轉的跡象,撞破的腦門做了消炎止血處理,纏上了白色的紗布……
  見到這一幕,林凡終於安心下來,道謝:「忙活了大晚上,辛苦各位了,你們早些下去休息去吧,不用再安排醫務人員看護,我留下來照顧就行。」
  「不辛苦,不辛苦。救死扶傷是我們分內之事,不敢言謝。好,那林校長您有什麼吩咐,隨時差遣,我們就不打擾林校長您了。」主治醫生誠惶誠恐,能得到林凡這樣的大人物一句感謝,那是何等的榮幸啊。
  醫生們陸續退出了病房,林凡拉過一把椅子坐到病床旁邊,就那麼靜靜的看着小陸雲,像是在看世界最為珍貴的寶貝,眼裡裝滿了疼愛。
  不知道過了多久,小陸雲的臉色大為好轉,眼皮突然動了動,隨後他緩緩睜開了眼睛,映入眼帘是一面潔白的牆壁,還有那張近在咫尺關切的臉龐。
  「爸……爸爸,是你嗎?我不是在做夢吧?」微弱的語氣,帶着幾分驚喜,又帶着幾分緊張,生怕眼前這張臉又如同夢幻一般出現在他的夢裡,夢醒了,然後就碎了。
  他想伸手去摸一摸爸爸的臉,但是手剛抬起到一半又無力的放了回去,他還是很虛弱。
  「云云,你醒了!是我,爸爸在,爸爸在……不是做夢!是真的!」林凡喜上眉梢,忙伸手緊緊抓住兒子的小手。
  悉心囑咐:「云云你剛醒,身子還很虛弱,不能亂動,好好躺着休息。身體感覺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我很好爸爸,不痛了,就是腦門有點兒疼。但這些比起找到爸爸不算什麼,云云能抗得住。爸爸,云云三歲的時候就跟着媽媽下地幹活了,云云身體很棒的,感冒什麼的都不需要打針,吃點葯就好了。我還會煮飯,掃地、洗衣服,妹妹的衣服都是云云洗的呢。」小傢伙開心的將自己拿手的本事都說了一遍。
  「云云你真棒,你是爸爸和媽媽的驕傲!」林凡緊緊抓著兒子的手誇讚道。但是心裏卻如同被針扎了一樣,心疼得要命。
  云云才三歲多就開始做家務活照顧妹妹了。他這個年紀的孩子,不都在享受童年無憂無慮的歡樂嗎?
  「我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沒有盡到半點父親的責任吶。」林凡內心一陣自責。
  「云云你們受苦了,你放心爸爸回來了,以後爸爸會照顧好你們的。不會再讓你們母子受半點苦!」林凡發誓。
  「真的嗎?我好開心哦爸爸!」小傢伙開心極了。
  但是很快他的眼神又暗淡了下去,用弱弱的、緊張的語氣問:「爸爸,他們都說媽媽又丑又瘸,只有鄰村的張癩子肯娶,沒有人會要的。爸爸,你……你會娶媽媽的對嗎?」
  「會!一定會!就算媽媽再丑再瘸爸爸也娶!我給媽媽辦一場盛大的婚禮,堂堂正正的娶她!」林凡擲地有聲。
  「嗯!太好了,太好了!爸爸你肯娶媽媽,那個張癩子他就不能再欺負媽媽了。爸爸你不知道,那個張癩子老是說我是小野種,還說妹妹是大傻子,他老欺負媽媽,我一點都不喜歡他!我不要他和媽媽結婚!」
  「云云放心,有爸爸在這個張癩子再敢欺負媽媽,我擰掉他的腦袋!」
  「嗯。爸爸我們快點回家好不好?爸爸你回去了答應娶媽媽,爺爺奶奶就不會逼媽媽嫁給張癩子了。」
  「逼?」林凡眼神陡然添了一抹冷意。沒有人能夠逼迫他的妻子嫁給別人!
  天下人誰都不行!
  「等云云你再休息一天,身體好差不多了,爸爸就帶你回家。」林凡想了想說道。兒子身體目前剛恢復,需要休養,不能太急。一天的休養時間已經是林凡能承受最短的了。
  「嗯,好。我聽爸爸的。」
  「對了云云,你知道媽媽的電話號碼是多少嗎?你失蹤這麼久了,媽媽一定很擔心。先給媽媽報個平安,讓她放心。」
  「媽媽沒錢買手機,媽媽種地掙來的錢都給妹妹治病了。但是我知道奶奶的電話。」
  聞言,林凡心臟猛的揪在一起,心痛極了!連個手機都捨不得買,可想而知陸秋彤生活過的多拮据。
  「那,那就給奶奶打電話。號,號碼多少?」林凡強忍着不讓眼淚掉落下來,顫抖着拿出手機,聲音哽咽。
  「135XXXXXX……」小陸雲報出一串號碼。
  林凡撥打了過去……
  彼時,鐵溝村。
  大清早,陸秋彤就拖着疲憊的身體,帶着兩個女兒急急忙忙來到了陸家。
  穿着洗的發白、樸素的粗布衣服,臉上蒙上着一塊薄薄的面紗,似乎早上走得很急,頭髮來不及梳理,顯得很亂。眼眶裡有血絲,神色憔悴。
  行走間一瘸一拐,步履蹣跚。
  兒子失蹤了近一個星期,她急壞了,沒日沒夜的找,但是一個人的力量太過有限,她找遍了鐵溝村方圓十里,都沒能找到兒子。
  她實在沒辦法了,只能回來求爸媽、哥哥嫂嫂幫忙一起想辦法找孩子。
  陸秋彤並沒有和父母住在一起,早在三年前,她就被父母、哥哥嫂嫂轟出了家門。
  原因?
  還不是陸秋彤好好的學不念,半途而廢不說。不僅容貌毀了,瘸了一條腿,還帶着是三個不明不白的野孩子回來!
  農村人都是要臉的,陸秋彤的父母更甚!陸秋彤讓陸家人丟盡臉面!哥哥嫂嫂又斤斤計較,這個家哪裡還有陸秋彤的容身之地。
  三年前,她就帶着孩子住進了魚塘邊的簡易看魚房裡,靠着向村裡人租來的幾畝煙地維持生計到如今。
  是的,她是一名煙農。靠栽種烤煙吃飯。
  「你怎麼又來了?」陸秋彤的嫂子,李月茹一見到陸秋彤帶着兩個拖油瓶進了家來,臉就拉了下來。
  「不是讓你沒事別過來的嗎!我家可沒有多餘的飯菜給你們吃!」
  「大傻子,我不許你來我家!趕緊出去,小心我揍你!」李月茹的兒子陸小強提着一根玩具金箍棒,氣勢洶洶的指着陸玲玲。
  存在智力缺陷的陸玲玲並不知道這意味着什麼,還以為是堂哥要和她玩,嘴角流着口水,傻乎乎的笑,含糊不清的喊着「哥哥……哥哥……糖糖,吃糖糖……」
  「就你還想吃糖?吃屎去吧,你個大傻瓜!」
  「吃、吃……玲玲喜歡吃……」
  「哈哈哈……」李月茹母子登時哈哈大笑。
  聽着這種極其諷刺的嘲笑,身為母親的陸秋彤心在滴血,眼淚不爭氣的就掉了下來,她死死咬着嘴,努力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忍着萬般屈辱,低三下四的說:「嫂嫂,我過來不是蹭飯吃的,云云失蹤了!我想求求你們幫幫我,想想辦法替我找到云云,丟了這麼多天他一個四歲多的孩子該有多着急,多慌啊。我實在找不到人幫我,只能上門求你們了。」
  「我給嫂嫂你跪下了,求求嫂嫂……」
  「噗通。」無助的陸秋彤跪倒在了地上,眼淚已經打**面紗,嬌弱的身軀在晨陽的映射下連影子都是顫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