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的爸爸國士無雙 第3章 天下誰人都不行!_塔靜小說
◈ 第2章 讓你一次撞個夠

第3章 天下誰人都不行!

  「文東,這小兔崽子不是被你撞死了吧?」看着小陸雲那氣弱無力的樣子,女人蹙了蹙眉,擔憂問:「這可如何是好?」
  蔣文東大大咧咧道:「慌什麼!這種不識抬舉的小兔崽子死了也就死了,就當我殺了條狗而已,翻不起多大的浪花來!臨豐縣周邊那麼多窮苦孩子,重新再找一個聽話的就是。通知刀仔進來,將這小兔崽子先拖出去找個地方埋了。」
  蔣文東是蔣家大少爺,蔣家在臨豐縣就是一土霸王,財力雄厚,產業極廣,黑白通吃。
  最近蔣氏集團董事長,也就是蔣文東的父親蔣天盛病危入院,蔣家兄弟都在為老頭子病逝後財產分割問題做文章。
  蔣文東呢沒有子嗣,按照老頭子留下來的遺囑,蔣文東夫妻只能享受百分之三十的財產分割。但是弟弟蔣文發就不同了,有子嗣的他能享受百分之六十。剩下百分之十老太太獲利。
  這讓蔣文東夫妻特別不滿,挖空心思想要獲得更多的財產分割,就想出了「借子」這一昏招。
  小陸雲就是在這樣一種情況下被蔣文東的妻子葉麗從鄉下騙來的。
  這小子的母親陸秋彤是十里八鄉聞名的可憐人,又丑又瘸,家境特別貧寒。這樣的條件,就算殺了她的兒子她又能怎麼樣?還不是任他夫婦拿捏。
  葉麗有恃無恐,點了點頭拿出手機撥通了狗腿刀仔的電話:「喂,刀仔。你進來一趟,把這個小兔崽子拖出去找個地埋了。」
  刀仔很快進了來,長得賊眉鼠眼,頂着光頭,臉上疤痕交縱,看上去就特別寒顫人。
  他掃了一眼瑟瑟發抖的小陸雲,笑着說:「東哥,這小兔崽子還沒死透呢。活埋遭罪啊,不如我補他一刀?」
  「要補拖出去補,別弄髒我家地板。」蔣文東不耐煩的擺擺手。
  「明白。」刀仔邪邪一笑,提了小陸雲就欲走……
  「哐當!」忽然,這時別墅大門那邊傳來一聲滔天巨響!
  「出了什麼事情!」
  幾人臉色皆都一驚,火急火燎的就朝外面趕。
  等到了外面,就見一輛咆哮着的福特猛禽悍然沖了進來,別墅大門被這輛車撞得四分五裂,面目全非!
  好大的狗膽!竟然連他蔣家府邸都敢撞!
  「刺啦!」
  不等蔣文東率先發火,猛禽車陡然急停,林凡從車上猛的跳了下來,戾氣衝天,滿目皆怒!
  他剛準備質問兒子下落,忽然掃到刀仔手上提着的小孩,陡然間他的心臟猛的一緊!
  眼睛就那麼愣愣的看着小陸雲……
  這個小男孩長得真的很像他,鼻子、眼睛、眉毛、五官……
  仿若一個模子里刻出來那般。
  他敢斷定,這孩子就是他的兒子——小陸雲!
  而也就在這時,半昏迷中的小陸雲聽到巨響忽然睜開了眼睛,下意識的抬頭看向林凡,四目相對,顫入心靈……
  哐!
  一種血濃於水、溫暖如沐,熟悉又親切的感覺悠然心生……
  他就是爸爸嗎?
  小陸雲下意識的用盡身上所有力氣,笑了笑,甜甜叫了聲:「爸爸……」
  轟!
  聽到這聲稱呼,林凡身體猛的一顫。
  撕心裂肺的喊:「云云!」
  「我可憐的孩子……」看著兒子那被血模糊的小臉,還有不斷抽搐的身體,林凡心如刀絞,肝腸寸斷,一行血淚奪眶而出。
  「爸爸,你來救云云的嗎?云云好開心,我終於見到爸爸了。只是云云現在好痛好痛,好想睡覺。爸爸你說我會死嗎?云云不想死,云云還要回去照顧媽媽和妹妹,爸爸……」小陸雲語氣越來越弱,眼皮越來越沉……
  「啊!」林凡痛苦的抱着腦袋仰天一聲怒吼,渾身殺氣瀰漫,直衝雲霄!
  「老子殺了你!」憤怒中的林凡,以火箭一般的速度奔殺向刀仔。
  他怒!非常怒!弒殺此人不可!
  刀仔被林凡吼聲嚇了一跳,見林凡猛衝過來,臉色劇變,正欲作出反應……
  「砰!」下一秒,林凡一拳就轟在了他的腦袋上,直接將刀仔腦袋打爆了,而後他一把將小陸雲搶過緊緊抱在懷裡。
  熱淚盈眶,聲淚俱下:「云云別怕,爸爸來了,爸爸來了,你一定會沒事的,沒事的……」
  小陸雲面龐帶着甜蜜的笑,慢慢閉上眼睛昏迷了過去,但即便如此,他嘴裏還低低的、聲聲的反覆呢喃着「爸爸……爸爸……」
  這個該死的年輕人是這小兔崽子的爸爸?
  蔣文東夫婦明顯一愣,但隨之看向林凡的目光恨不得吃人!
  「小子!我特么不管你是他爹還是他爺爺,敢闖我家,殺我兄弟!你就得死!」蔣文東忽然從腰間摸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槍指着林凡的腦袋。
  「現在給老子跪在地上!否則老子就一槍打爆你的腦袋!」
  林凡深吸口氣,抱着孩子調轉過頭,絲毫不懼蔣文東手裡的槍,只冷冷問:「我兒子身上的傷你們弄的?」
  「是又咋的?你能咬老子!別以為你有點身手了不起,老子手裡有槍你就得做孫子!給你三秒鐘,給老子跪……」
  「那你們可以去死了!」
  不等蔣文東把話說完,林凡閃電般出手,右手成爪抓向蔣文東持槍手腕,蔣文東臉色大變正欲扣下扳機,但為時已晚。林凡的手像鉗子一般搶先抓住了他的手……
  「咔嚓。」用力一擰,骨頭斷裂。蔣文東手裡的槍也應聲掉在地上。
  「啊……」伴隨還有蔣文東殺豬般慘叫。
  「我兒子身上多處撞傷,你喜歡撞是嗎?那我讓你撞個夠!」林凡單手掐住蔣文東的脖子,將他拎將半空然後猛的朝車頭撞去……
  「砰砰……」一下又一下。
  直到蔣文東被撞得血肉模糊,死的不能再死,林凡才像丟垃圾一般將他隨手丟至地上。
  目光冷冷看向葉麗……
  此刻的葉麗別提多膽顫心驚了,瞳孔放大不止一倍,三魂七魄愣是被林凡強硬而殘忍的手段嚇出竅了。
  觸及林凡冷冰冰的目光,更是當場尿崩。
  「啊!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可以給你錢,給你身體,只要你放我一條活路,我什麼都可以給你!」一邊說著,葉麗慌不擇地的將身上的浴袍扯將下來,將自己最為誘人的一面展現到林凡眼前。
  意圖靠自己引以為傲的身材和容貌換取林凡寬恕。
  可惜林凡正眼都未瞧她一眼。
  「敢傷我兒,任何人都沒有活路可言!你也一樣!」
  「砰!」林凡撿起地上的槍,一槍打穿了葉麗的腦袋。
  親手殺這種女人,他嫌手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