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沈清如端着熱水,鼓足了勇氣,然後一隻手猛的從裏面推開窗戶,然後大叫一聲:「屋後有流氓啊!」

說完把手裡的熱水,朝着蹲下的黑影全倒了下去。

熱水澆頭,燙的黑影「嗷」的一嗓子,一下子跳起來,腦袋碰到窗戶上,發出不小的聲音。

寡婦本來就還沒睡,這時候聽到喊屋後有流氓,又聽到有男人在屋後慘叫,頓時大怒。

出去扛起掃把,就沖了出去。

屋後,一開始是安排了一個人看守,被寡婦打跑了。

人跑回去以後,情況一說,陶宏剛就自告奮勇來了。

這一來,就聽到屋裡有叫聲,他就湊上來準備偷看,結果被發現了。

也算他倒霉,暖水瓶里,是寡婦今天才燒的開水,一個大海碗,從頭澆下,根本就沒有浪費任何一滴。

這下燙的他慘叫不已。

沒等他緩一口氣,寡婦到了。

拿掃帚,劈頭蓋臉就是一頓打。

「我說了,今天是小山洞房沖喜,誰敢來搞破壞,我就能弄死他!」

「是不是我說話你們都當耳旁風了?」

「趕緊滾,回去告訴村長,再敢派人來,我連他一起打!」

寡婦戰力驚人,打的陶宏剛屁滾尿流。

這事兒鬧大了,陶宏剛被開水燙傷,自然不肯罷休。

回去找了村長過來,想要讓沈清如出去,他要報仇。

不過,寡婦根本不怕,直接把人給罵跑了。

在她心裏,沈清如已經跟兒子洞房成功,那就是自己家的人。

她一向護短,不用說這事兒沈清如沒錯,就是有錯,她也不會把人給出去。

「小山,沈丫頭,別怕,人我都打跑了,今天我什麼都不幹,就在外面守着,誰敢來,我就打!」

「你們放心洞房。」

最要緊的,是給陶家留下一條根。

陶山小聲的答應了一聲:「好,娘啊,剛才屋後偷看的是誰啊?可不能就這麼算了!」

他出不去,但是要加把火,讓他娘的怒火,再發泄發泄,對方才會怕了不敢來。

寡婦立刻說:「小山你放心,我已經教訓他了,是陶宏剛那小子,天天跟在陶慧麗屁股後面,想當下一任村長。」

「我呸,就憑他今天幾次破壞給你沖喜,我就不能讓他如願。」

「小山你別管了,娘不能讓你受委屈。」

她這輩子,就是為兒子活的。

誰惹她兒子不痛快,就算是天王老子,她都能拚命。

陶山放心了。

三個人在一間屋,鬧到現在,荒唐也荒唐,熱鬧也熱鬧。

只是,為了救沈清如和趙和平,再荒唐也只能硬着頭皮繼續下去。

不過,經過沈清如潑熱水,寡婦打人。

當天晚上,再沒有人來監視。

第二天一早,寡婦就進屋,查看情況。

沈清如坐在凳子上坐了半夜。

趙和平則早就躲在了床下,小心的不發出任何一點兒聲音。

「小山,你感覺怎麼樣了?」寡婦先查看自己的兒子。

九婆婆說昨天晚上要衝喜成功,兒子說不定會慢慢好轉,所以寡婦心裏,充滿了期待。

陶山自然也知道這一點,強打精神,說:「我感覺好多了。」

「娘,只要別讓不相干的人再來,我就沒事兒。」

寡婦一聽,連忙保證說:「放心吧,娘保證,你這屋,任何不相干的人都進不來。」

「你可千萬要沒事兒,你媳婦兒說不定已經懷了你的孩子。」

「娘給你成家,再看着小孫子出生,這輩子就算是死了,也能閉上眼了。」

她很相信九婆婆說的那一套,對兒子的身體是不是有洞房的能力,竟然沒有絲毫懷疑。

說到這裡,她想起還要檢查洞房是否成功,於是先仔細看了一下床上,果然在床單上,發現了一塊血跡。

這血跡,讓她稍微放鬆了一下。

對沈清如說話,態度也柔和了。

「小如啊,娘接下來還要檢查一下你的身子。」

「你別怕,只要你真心跟了小山,就是我陶家的人了。」

「娘不會虧待你。」

「更不會讓任何陶家村的人欺負你,你放心。」

她說著安慰的話,示意沈清如坐到床上。

沈清如知道接下來要經歷什麼,臉上頓時漲紅。

又是屈辱,還是當著陶山的面,還有藏着的趙和平的面。

寡婦看沈清如不願意,也沒有發火,而是安慰說:「小如啊,你已經跟小山洞房了。」

「從姑娘變成了小媳婦兒,我是你婆婆,小山是你男人,都沒有外人,就別害臊了。」

這可是要給她生小孫子的女人,所以她就愛屋及烏,對沈清如多了不少包容。

陶山躺着,咳了兩聲,也說:「是啊,早點兒檢查完,讓娘給做點兒吃的補補。」

「養好了身子才是最重要的。」

這話沈清如聽了,知道是勸她的,不論是她,還是趙和平,想要逃走,就先要養好身子。

至於檢查,肯定是逃不過去的。

而寡婦聽了兒子的話,還以為兒子是說讓沈清如養好身子,準備生養孩子。

於是笑着說:「我兒說的對,小如,聽小山的吧。檢查完,娘給你拿好吃的。」

這話也很溫柔,還帶着一些討好,與昨天晚上兇惡的樣子,形成了天壤之別。

沈清如知道也躲不過去,就只要坐到床上,然後半躺着。

任由寡婦脫下她的褲子,進行檢查。

寡婦一看吃了一驚,她竟然看到沈清如受傷了。

而且那腫脹的形狀,不用再深入檢查,也知道是發生了什麼。

兒子病的扶起來都難,想不到,這方面竟然還這麼厲害。

難道,是老天爺不想亡陶家,要給陶山留下一絲血脈?

想到這裡,寡婦是心滿意足。

「好好好,小如啊,以後你就跟小山好好過日子,有什麼事兒,就跟娘說。」

「娘雖然不能保證,你還能過上城裡的生活,但是村裡別人家媳婦兒有的,娘也盡量給你。」

「你等着,娘這就是給你拿煮的雞蛋給你吃。」

她常年都不見葷腥。

雞蛋更是好多年都沒吃過了。

但是今天,為了給兒子和媳婦兒補身子,她早早就準備好了雞蛋。

在她心目中,雞蛋就等於老母雞的營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