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為了改命,在新婚夜撒腿就跑免費閱讀 第7章_塔靜小說
◈ 第6章

第7章

知道自己錯怪了趙和平,沈清如鬆了一口氣。

不過,趙和平沒聽到,就還需要跟他解釋。

陶山虛弱到上氣不接下氣一樣,只能她親自說。

實在是難堪。

沈清如強忍着羞惱,跟趙和平說了陶山的辦法。

驚的趙和平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牽扯到了被砸的腦袋,一陣疼痛和眩暈。

「這——」

趙和平剛想說這怎麼行。

但是,腦袋裡卻快速的過了一遍這個辦法。

確實可行。

起碼在目前必死的處境中,這辦法還能博取一線生機。

只是這辦法,對沈清如來說,同樣是一種帶有恥辱性的侵犯。

難怪她要問是不是能娶她了。

以犧牲一個女孩子的清白逃離險境,這讓趙和平也有些臉紅。

一陣沉默。

陶山卻忍不住咳嗽起來。

一旦咳嗽起來,就再也控制不住,就算是要把肺給咳出來一樣,氣管里,還發出嘶嘶的聲響。

寡婦就在門外,聽到兒子咳成這樣,頓時就忍不住推門沖了進來。

「小山,你怎麼樣了?」

說著去摸黑倒了水,吹涼了喂陶山喝了兩口。

又給陶山後背輕拍,忙活了好一會兒,這才讓陶山的咳嗽給止住。

這讓寡婦鬆了口氣,不過面對沈清如,她還是有些語氣不善:「沈知青,今天晚上,是你跟小山洞房,這是你的命。」

「九婆婆都說了,這是小山的坎兒,沖喜就能好。」

「小山身子虛,你就主動點兒。」

「只要小山好了,這輩子我都供着你,絕對不讓你受委屈。」

「可是要是過了今天晚上,你沒跟小山洞房,那就別怪我不講情面。」

這話說的陰森森的,讓沈清如有些害怕。

床底下的趙和平,也是大氣也不敢喘。

「娘——」

陶山悠悠的說話了:「我已經跟沈知青說好了,她會好好的跟我洞房。」

「你總進來打斷,她還敢主動嗎?」

這話裡帶着抱怨。

寡婦疼兒子心切,是含在嘴裏怕化了,捧在手裡怕摔了。

這時候聽到兒子抱怨,連忙陪着笑說:「好好好,娘不進來打斷了。」

「小山你別生氣,好好洞房。」

她可是盼着能沖喜成功,不光兒子身體恢復,還要在沈清如的肚子里,留下一個種。

說著話,她就要轉身離開。

「媽——」陶山又說話了。

「後窗戶外有人,我心裏害怕。」

他已經打定主意幫沈清如和趙和平,自然不能留後窗的人,在這裡聽到什麼端倪。

洞房的事兒,不能出一點兒差錯兒,否則沈清如和趙和平,誰也走不了。

因為在之前,還有過三個知青,也是為了光榮從城裡來的。

可最後呢?

村長報告給上級,說這三個人,因為自然災害吃不飽飯,半夜偷偷跑了。

可實際上呢?

那三個人,已經被村裡人給吃了。

自然災害的情況下,飢餓會讓人沒有底線。

如果今天晚上,洞房裡出現任何差錯,那趙和平絕對也會被吃掉。

至於沈清如的下場,更慘。

吃過人的陶家村人,比任何時候都兇殘。

寡婦聽到兒子說害怕後窗的人,頓時就怒了:「小山你別怕,你只管跟沈知青洞房。」

「剩下的事兒交給娘,娘保證不會讓任何人打擾你。」

說著像一陣風一樣,快步跑出去了。

沒一會兒,窗戶後就傳來掃帚打人,還有寡婦咒罵和對方求饒的聲音。

趁着這個時間,陶山對床下的趙和平說:「趙知青,你也聽到我娘的話了,趕緊出來洞房,不然就沒有時間也沒有機會了。」

「你跟沈知青已經談好回城就結婚,所以,就把這次洞房,當成你們自己的新婚就行了。」

他一邊說這話,一邊心裏為他自己感覺悲涼。

生長在這野蠻的陶家村,卻因為身體弱,從小就鬧着學會了識字。

農活沒幹過,卻看了不少書。

讀書可以啟智,讀書可以明理,讀書可以醫愚。

所以,他跟別的村裡人,早已經不一樣了。

再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陶山知道自己撐不了多久了,所以對於沈清如和趙和平,他真的想救。

趙和平和沈清如都有些沉默。

當著別人的面兒,兩個沒過多接觸的人,竟然要提前洞房?

這事兒怎麼想怎麼屈辱。

很快,院門的響動,讓趙和平和沈清如都精神為之緊繃起來。

是寡婦打完人回來了。

她關上院門,進屋先到兒子房門外,側着耳朵聽了一下,沒聽到什麼動靜,就挺擔心兒子,敲了敲門,小聲問:「小山,你身子怎麼樣了?」

「還能洞房嗎?」

陶山在屋裡,答應說:「娘,我沒事兒,正在教我媳婦兒,一會兒馬上就洞房。」

寡婦鬆了口氣,說:「那要抓緊啊,千萬不能過十二點。」

按照九婆婆的說法,只要今天洞房成功,就能給她兒子沖喜。

要麼陶山會挨過去,身體越來越好,要麼也會留下一個血脈,延續家裡的香火。

總之,這是今天必須要完成的事兒。

寡婦沒走,就一直在門口守着。

這邊屋裡的三個人,都知道。

陶山看趙和平和沈清如還沒動靜,嘆了口氣,帶着喘說:「開始吧,別等了。」

「今天的洞房,必須進行,沒時間了。」

這話,他並沒有刻意的小聲,所以無論是床上的沈清如,床下的趙和平,還是門口的寡婦,都聽得見。

這話,是陶山說給屋裡兩個人聽的。

不過,門外的寡婦也沒察覺異常,還以為,兒子是在勸那位沈知青。

沈清如就感覺,臉都快要燒起來了。

恥辱和羞憤,讓她渾身滾燙。

不過,想到已經跟趙和平約定回城結婚,她心裏好受了一些。

「好。」她聲若蚊蠅的答應了一聲。

然後探出胳膊,戳了戳趙和平。

她從來沒經歷過這些,再說還是女孩子,總不能她主動吧?

趙和平其實是有些不好意思,這時候聽到沈清如同意,就從床下鑽了出來。

然後脫下髒兮兮的衣服,上了床。

一張床,一下子成了三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