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為了改命,在新婚夜撒腿就跑免費閱讀 第4章_塔靜小說
◈ 第3章

第4章

這是**裸的威脅。

但是,沈清如知道寡婦說的是真的。

村長圖窮匕見,為了留下趙和平,也為了不走漏消息,就用了這樣的辦法。

她想逃出去,勢比登天還難。

寡婦看陶山不咳嗽了,就去倒了半碗熱水,吹涼了喂陶山喝了幾口。

正在這時候,外面吵吵嚷嚷的聲音傳來。

「奇怪,這麼晚了,都在幹什麼?」寡婦放下碗,皺了皺眉。

床底下的趙和平知道,這是追他的人來了。

他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出。

「你們趕緊洞房,外面無論出任何事兒,跟你們都沒關係。」寡婦吹滅了屋裡的煤油燈。

然後關上門去外屋了,接着,就是院門被砸的「咣咣」響。

「開門,開門,三大奶奶,我們來找人了!」

外面的人,氣勢洶洶。

聽到這聲音,床下的趙和平心頭怒火升起。

這就是他從那個洞房跑出來以後,下黑手的那個人。

那是陶慧麗的追求者,叫陶宏剛。

那小子看上了陶慧麗,看到陶慧麗灌醉趙和平想要洞房,恨的咬牙切齒,在房外伺機而動。

結果當趙和平逃出洞房的時候,這小子並沒有把趙和平抓回去。

而是一路尾隨,到偏僻處,直接下了死手。

他是真想要了趙和平的命。

而就是因為他的舉動,讓趙和平重生回來,又活了過來。

寡婦也聽出了院門外的聲音,不高興的說:「陶宏剛?你這大晚上的不在家睡覺,撒什麼羊角風?!」

她在村裡的輩分高,所以對這些小輩,絲毫不會客氣。

說著打開門。

門外烏泱泱一群人。

「三大奶奶,跟慧麗洞房的那個知青趙和平跑了。我們正在找他呢。」陶宏剛趕緊解釋了一下。

他身後,帶着七八個人。

全村的人,分工明確,有在村外守着的。

剩下的,兵分好幾路,到處搜查趙和平的下落。

寡婦一聽這話,沒好氣的說:「人跑了到我家來幹什麼?」

「難不成我還能把一個外人藏在我家不成?」

陶宏剛連忙說:「不是,三大奶奶,村長說了,讓我們挨家挨戶的搜,挖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到。」

是他下黑手打的趙和平,知道趙和平被灌了那麼多酒,又受了重傷,絕對跑不遠。

所以帶着人,到處搜找。

任何一家都不放過,就是想找到人,再補一刀。

寡婦一聽怒了:「什麼意思?!」

「你明知道我家小山今天晚上洞房,想搗亂是不是?!」

這可是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女娃,要給她兒子沖喜,誰敢破壞,她就跟誰拚命。

陶宏剛可不敢惹寡婦,連忙說:「不是,三大奶奶,我可不敢搗亂。」

「就是怕那個趙和平偷偷溜進您家裡,您還蒙在鼓裡不知道。」

「村長說了,讓我們挨家挨戶的搜,誰家也不能例外。」

「您就讓我們搜一下吧,這樣好確定一下,小山哥洞房也安全對吧?」

寡婦不為所動:「放你娘的狗臭屁!」

「小山身子弱,受你們驚嚇,還還得了?再說,小山的洞房,誰也別想進去,誰也別想破壞給小山沖喜。」

「不用說你們,就是村長來了,那也不行。」

「趕緊滾蛋,別惹我上火!」

說完咣當一聲,把木頭門關上。

然後轉身回屋去了。

院門外,幾個村民問陶宏剛:「三大奶奶不讓搜怎麼辦?」

「是啊,村長可說了,不能放過任何一家。」

「這要是真藏在三奶家,讓這小子給溜了,那我們這些人,還不被村長給罵死?」

陶宏剛也覺得,不能放過任何一家。

不過,他從心裏對寡婦發怵。

想了一下,就吩咐說:「宏坤,你去屋後守着。」

「宏飛,你留在門口這邊,這條路有什麼動靜,你都瞅着點兒。」

「宏路,你去找村長,跟他說讓他來三奶家搜,我們進不去。」

「剩下的人,跟我去搜下一家。」

說完帶人走了。

被他吩咐的人,也各自執行命令。

屋裡的人,並沒有聽到陶宏剛的布置。

等聽到寡婦回屋關上門。

陶山才用虛弱的聲音,小聲的說:「聽這個動靜,全村都出動了,你們兩個,怎麼都走不了了。」

這不是他危言聳聽。

陶家村幾乎都是姓陶的人,尤其是村長一聲令下,那肯定是全村出動。

這種情況下,就連一隻鳥兒都插翅難逃,更何況還是沈清如和趙和平這兩個大活人?

沈清如在黑暗中,咬着下唇,顫抖着聲音小聲問:「那怎麼辦?請你幫幫我們。我知道你是個好人。」

「好人?」陶山自嘲的一笑,躺着悶聲在胸腔里咳嗽了一聲,為了不讓他媽聽到,他還用手給捂住了。

「我可不是什麼好人。」

「要不是病的要死了,我肯定不會放過你。」

他陳述的是事實。

這些年,他的病越來越嚴重,身體早就不行了。

不然但凡有能力,他一定跟這位沈知青洞房,說不定還能留下個「種」什麼的。

可是現在,他感覺他隨時都會死,還談什麼洞房?

沈清如沒想到陶山會說這樣的話,頓時就默不作聲了。

趙和平在床底下,因為挨了一棍,又喝多了酒,這時候腦袋一片暈暈乎乎,根本就聽不清沈清如和陶山在說什麼。

陶山平息了一下他的喘息,接着小聲說:「沈知青,明天一早,我娘會檢查你的身子。」

「要是發現你沒跟我洞房,她就不會留你了。」

「她找人看了,沖喜就要今天。」

「只要今天能洞房,我就算活不成,也會留下一個後代。」

「但是你要是沒跟我洞房,我娘不會放過你。」

「她肯定會把你交給村長,讓村長找我們家不出五服的兄弟,跟你洞房生孩子,然後過繼到我名下,延續我家的香火。」

「到時候,你會跟很多個人洞房。」

「直到你懷上為止。」

這番話,陶山斷斷續續喘息着說了好一會兒。

話雖輕,但是聽在沈清如的耳中,卻猶如晴天霹靂。

「陶山,你說這話,是想讓我對你屈服嗎?」

「你是想讓我跟你今晚洞房?」

沈清如有些絕望了,因為她知道,陶山說的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