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為了改命,在新婚夜撒腿就跑免費閱讀 第10章_塔靜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寡婦說完,就快步出去拿雞蛋去了。

沈清如忍着疼,穿好褲子,默默的不做聲。

這陶家村,是她主動申請,來的光榮。

但是想要離開,卻搭上了她的尊嚴,還有身體。

甚至跟趙和平不熟悉,就許下了婚姻。

也不知道,回城之後,等待她的又是什麼樣的人生。

想到這裡,她嘆了口氣。

趙和平在床下躲着,不敢出聲。

他重生過來,就遇到了重大的選擇。

而他也做出了跟前世截然不同的選擇,這就導致,發生的事情,跟前世也完全不一樣了。

所以接下來究竟會發生什麼,他也不知道。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不過相比陶慧麗,他更相信沈清如的人品。

所以對於回城娶沈清如,他並不排斥。

很快,寡婦就拿着三個雞蛋,走了屋裡來。

「來,這是我煮的蛋,很有營養。」

「小如,你先剝一個,慢慢餵給小山吃。」

「注意他總是咳嗽,別嗆到氣管。」

「他吃完了,剩下的你吃。」

「要是吃不飽,你再跟娘要。」

說著把蛋塞給沈清如,自己則關上門出去了。

她怕留在這裡,看着吃雞蛋,她會忍不住流口水。

沈清如剝開雞蛋皮,然後餵給陶山。

從嚴格意義上講,她和趙和平到現在沒事兒,還是得益於陶山的保護。

陶山身為陶家村的人,能這麼幫他們,已經算是難能可貴了。

「想不到我陶山,也有被媳婦兒照顧的一天。」陶山自嘲的一笑,然後就是一陣劇烈的咳嗽。

沈清如連忙去倒了一點兒熱水,吹涼了給陶山餵了一點兒。

寡婦在門外聽着,強忍着沒進屋。

不過還好,咳嗽終於壓下去了。

沈清如忍不住再次提議:「陶山,等我聯繫家裡人,帶你去城裡給你治病吧?」

「京城大醫院,好大夫很多,他們一定能治好你的病。」

陶山想辦法救她和趙和平。

如果她回城嫁給趙和平,那就等於陶山救了他們夫妻兩個。

這份恩情,值得她找最好的醫生給陶山治病。

陶山平復了一下呼吸,好一會兒才說:「沒用的,我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燈油熬幹了,火滅是轉眼的事兒。」

「沈清如,我唯一放不下的,是我娘。」

「她不捨得吃,不捨得穿,一輩子為了我,吃苦受罪。」

「要是我真沒了,就麻煩你照顧我娘,替我盡點兒孝心,也算我沒白當她的兒子。」

這話讓守在外面的寡婦聽到了。

她哪聽得了這個?

捂着臉嗚嗚的開始哭起來。

聲音壓抑中帶着嗚咽的悲鳴,讓沈清如和趙和平聽了,心裏都酸澀不已。

旁邊的鄰居,還以為是陶山不行了,趕緊從牆頭問:「三奶奶,出什麼事兒了?」

寡婦聽到,擦着眼淚回答:「沒事兒,就是小山有媳婦兒了,我高興。」

她寧願相信九婆婆的話,沖喜成功,陶山會沒事兒,也不願意相信,陶山命不久矣。

她是大嗓門,這麼喊一聲,旁邊幾家聽到動靜,本來想要過來看看的,這時候又都打消了念頭。

沈清如看陶山一臉認真,就點點頭,說:「好,我答應你。」

「你娘我不會不管。」

這是一個承諾。

如果沒有陶山,她不敢想她會是什麼下場。

所以她答應了陶山的請求,同時心裏還是決定,回城之後,一定要聯繫好醫院,給陶山治療。

不管怎麼樣,總要試試,就算不能完全好,有所好轉也行。

趙和平也在床下想了一下,前世,他記得有個溥儀的御醫,後來跟着溥儀改造。

被關押了二三十年,釋放後就隱藏在民間,開着一個小診所。

直到2000年,他捐獻出了整理的中醫秘方,才被曝光。

也許,找到這個御醫,就可以給陶山治病。

不過,這要等他先回城,把人找到再說。

陶山的病確實很嚴重,看狀況,像是癆病。

一般的醫生,怕是治療不了。

「吃雞蛋吧,補充一下營養。」沈清如又把剝好的雞蛋,遞到了陶山嘴邊。

陶山也沒拒絕,強忍着咳嗽,吃了大半個。

剩下的兩個雞蛋,陶山示意沈清如,剝開給了床下的趙和平一個。

趙和平默默的接到手裡,三口兩口吃了,又喝了沈清如遞給他的水。

這時候,必須養好身體,做好準備,等待逃出去的時機。

沈清如也知道這一點,所以把另外一個雞蛋也吃了。

外面,牆頭兩邊冒頭的兩個鄰居,正在隔着院子聊天。

兩人怕對方聽不見,聲音都不小,說的是昨天晚上,全村人找趙和平的事情。

「也不知道那個趙知青跑哪兒去了,全村人鬧騰找了一晚上,竟然沒找到,村長臉都黑了。」

「不會是已經逃出村子去了吧?」

「誰知道呢?挺邪門的。按說他從陶慧麗的屋裡跑出去,村長就馬上安排人守在村外,應該跑不了才對,可是就偏偏找不到人,村長說,估計還在村裡藏着。」

寡婦聽到這裡,插話冷哼道:「村長就是不信有人能從他眼皮子底下跑了,所以才說還藏在村裡。」

「真要在村裡,什麼地方能藏得住?早就被抓到了。」

「昨天晚上,我家小山洞房沖喜,村長竟然還要帶人進去,讓我直接給打走了!」

「就算是村長,也不能害我們家小山!」

牆頭的兩個大媽,昨天晚上出去跟着出去搜人了,並不在家,這時候一聽,趕緊問:「是嗎?說說怎麼回事兒?」

寡婦於是就把昨天晚上的事兒,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然後說:「九婆婆說了,沖喜不能過夜裡十二點,不能被打斷。」

「村長倒好,竟然幾次想要進小山的洞房。」

「這不是存心的嗎?!」

「不能因為陶慧麗算計的男人跑了,就把氣撒到我們小山頭上吧?」

她氣不順。

農村女人,尤其還是個寡婦。

要想不被人欺負,那就必須潑辣。

但是出氣了還不行,這事兒必須還要宣揚上好幾個月,沒事兒的時候,也要拿出來說說。

久而久之,就沒人敢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