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萬族劫難,這男主咋崩壞了 第8章_塔靜小說
◈ 第7章

第8章

第一次與翼族作戰,陳鋒也感覺自己的腎上腺素在飆升,很是激動與興奮。

但他沒想到這些翼族居然這麼生猛,扛了自己一槍還能活。

而且對方在全力爆發速度之後,自己的鐳射槍就沒那麼好命中了,主要是戰車鎖定的速度沒有那麼快。

而這些翼族顯然有着充足地和人類對戰的經驗,都是有走位的,還用羽翼擋在了面朝自己這邊的方向,即便是命中,造成的傷害也少了很多。

看到它們一個個身受重創還要朝龍若冰殺去,陳鋒臉色有些難看。

「翼族的體質,果然要比人族強的多。」

「這樣下去,一眾龍家戰士都要被斬殺,龍若冰也要消耗潛力使出那招冰封。」

想到這裡,陳鋒一腳油門朝着龍若冰直直地衝過去。

百公里0.3S的加速度,最高1500公里的時速,陳鋒的車開起來威力絲毫不亞於一個巨大的炸彈。

隨後在龍若冰不解的眼神中,他打了個方向盤,才將角度修正,停到了龍若冰的身邊,還將一個翼族撞飛了出去。

戰車的尖刺直接將那翼族扎的渾身都是巨洞,倒在地上顯然是活不了了。

不得不說系統給的戰車就是牛逼。

不過隨之而來的又是數個翼族直接飛來,它們血紅的雙眼裡顯然是已經進入了狂暴狀態。

陳鋒的出現讓它們明白自己的處境已經到了絕境。

「上車。」

「他們的目標是你!」

陳鋒又是一槍擠傷十數米外的翼族,打開車門大聲喊道,也是他第一次近距離看到這個SS級別的天之驕女,一身黑紅色的戰衣將她的身體包裹得很是嚴實,不過從她臉上還是能看出她的肌膚很是白皙順滑。

如同精雕細琢的臉頰,很是完美無瑕,卻沒有那種嫵媚,有的只是高高在上的冷冽。

對方的眸子很是好看,現在發現陳鋒的打量,裏面卻顯露出來了一絲懷疑與不解。

甚至陳鋒還察覺到一股莫名的敵意。

這讓他眉頭微皺。

龍若冰此刻輕啟嘴唇,帶着懷疑的目光,甚至是擺出戰鬥的姿態,向陳鋒問道:「你是誰?你怎麼會在這?」

陳鋒本來還是用看老婆的眼神看着她,很是欣賞她的戰鬥表現和顏值,現在聽到她的話卻跟吃了蒼蠅一般。

顯然對方並不信任自己。

但他想起此行目的,還是試圖解釋道:「我路過這裡,看到翼族襲擊。」

「先走吧,之後再向你解釋。」

「我可以證明我的人族身份。」

說著陳鋒亮了亮自己的學生卡和身份卡片。

他記得龍若冰好像就是江海市第一中學的學姐。

此刻身旁的女戰士也面色煞白,急切地喊道:「小姐,我看他也不像壞人,我們先走吧,你的安全要緊!」

哪料龍若冰確認了他的身份後,此刻看着他的眼裡又多了一絲鄙夷。

「我不會拋棄我龍家的戰士的。」

「我看你的裝備不錯,為什麼不繼續戰鬥?」

「江海市中學的人,什麼時候這麼怕死了?」

女戰士聞言,眼裡露出一絲茫然,陳鋒亦是有些麻了。

龍若冰轉過身來,再度用冰柱刺穿一個翼族的頭顱,隨後她自己突然吐出一口鮮血,但她仍然在竭力支撐着沒有倒下。

但是陳鋒卻沒有對她有絲毫的憐憫之心。

看她不願意上車的樣子,陳鋒的心裏對這人的印象已經降到了冰點。

老子來救你,你還嘲諷老子?

你他么真不愧是葉天的表姐!

噁心。

真噁心!

這書里的角色,都是沒腦子的是吧?

你跟我上車直接溜,啥事沒有,那些翼族只會跟着他們的車跑,哪裡會管其他的普通戰士?

腦子裡的想法快過於嘴。

還沒等他多說,又是一道翼族趁機划過,陳鋒趕緊開槍抵擋,卻沒想到那翼族只是佯攻。

此刻另一位翼族朝着龍若冰身後襲來。

他根本來不及反應,而龍若冰亦是力有不逮。

只見正在一旁替她治療的女護衛,已經被從肩頭到腰部徹底斬開,留下眼裡的茫然與痛苦。

「小青!」

而龍若冰一聲怒吼,眼裡帶着血絲,手中的冰刀向那翼族斬去,留下了對方的一隻爪子。

可惜那翼族還是逃了出去。

顯然龍若冰的體力也所剩不多了。

陳鋒見到那位叫小青的女戰士軀體轟然倒下,內臟和鮮血完全灑落在自己面前凍成冰塊,陳鋒頭皮發麻,他單手扶額,眼睛皮狂跳,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

他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到如此殘忍的一幕。

一個上一秒還活生生的人類,就這麼慘死在了自己的面前,沒有一句遺言,就像一隻螻蟻被踩死了一般。

他剛才可是見到那女戰士見到自己時眼裡的驚喜之色,為了龍若冰,也為了她自己的性命。

自己的車救下她們兩人,直接全速開溜,絕對沒問題。

結果現在這個女戰士就因為她家小姐的愚蠢,就此喪命。

而翼族的目標,顯然是先殺奶媽,再除掉龍若冰。

「龍若冰!」

「你他媽真是個傻逼!」

陳鋒越想越氣,對着龍若冰怒罵一聲。

說著他就要開溜了,這傻逼自己不陪她玩了。

什麼玩意兒!

老子今晚就去會所好好消消氣!

【提示:龍若冰存在降智光環與仇視光環,用行動可以打破。】

剛踩上油門,聽到系統這時候冒提示,陳鋒也是有些煩躁。

自己剛才還在做着美夢的,結果現實就被狠狠打擊到了,讓他升起一種深深的無奈感,顯然原著的光環依舊存在,還在針對自己。

「這一看仇視光環就很嚴重啊,真能行?」

「系統,你不會是想坑老子吧?」

陳鋒質問系統道。

【不會,本系統絕對忠誠於宿主。】

【龍若冰屬於本系統檢測出的適合宿主的老婆人選。】

【發佈臨時任務:救下龍若冰,打破對方光環,獎勵好感暴擊功能。】

【通過好感暴擊系統,你可以加倍獲得別人好感,更加容易攻略目標。】

聽到系統為了鼓勵自己,還出了新功能。

陳鋒也是猶豫起來。

雖然很不爽。

但看到龍若冰那冰冷的樣子,仇視自己的眼神,他突然也來了火氣。

憤怒的火,還有報復的火都在熊熊燃燒。

自己遲早要讓她跪下唱征服,給自己道歉,再讓她肚子天天大,一直給自己爆獎勵。

他倒要看看這個冰系女天驕,體內有沒有火熱的地方。

想到這裡,陳鋒看到翼族還在攻擊其他的龍家人,開始衡量起雙方實力。

這些鳥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S級別的核聚變手雷,太容易誤傷,現在不好使用。

陳鋒下車掏出了自己的S級戰刀,即便他沒有經過域外戰場的作戰,但是S級的基因強度,令得他的戰鬥力不遜色於一般的高級戰士。

有戰刀加持,他有把握對翼族戰將造成傷害。

沒有再理身旁眼神獃滯,臉色慘白的龍若冰,陳鋒已經進入了戰鬥狀態。

此刻他身穿黑色S級戰衣,手裡拿着S級戰刀,看着再度襲來的翼族,陳鋒的視網膜飛速捕捉着對方的運動軌跡。

「局部強化。」

陳鋒一聲怒喝,在翼族距離他數米遠的時候,手臂肌肉瞬間強化了一個檔次,他一刀斬出,即便是比起翼族的速度還是很慢,可是他的刀後發先至,就像是對方撞了上來一般。

而那翼族也是發現了陳鋒的動作,看到他手中那古樸無華的黑刀,它心中升起了一股強烈的危機感。

兩隻巨爪向著戰刀抓來。

隨後窸窣的聲音響起,陳鋒的刀宛若切豆腐一般,沒有受到任何阻攔,就將對方的巨爪斬開,隨後對方的軀體也通過高速的運動,被自己劃成了兩半。

不過在陳鋒還沒來得及為自己第一次手刃翼族感到高興,身後又傳來了龍若冰那噁心的聲音。

「你剛才,說什麼?」

見到翼族的軀體被全部凍成冰塊掉下來,身邊的龍若冰突然問向陳鋒,感受到那股刺骨的寒意,陳鋒臉色鐵青,也是看向對方。

此刻他的S級絕對防禦已經拉滿。

「我說,你是傻逼!」

「你跟我走,啥事沒有。」

「而周圍所有的戰士,都因為你的愚蠢而死!」

「照我說,你不止是傻逼,還是個沒腦子的腦癱!」

陳鋒的語氣沒有絲毫客氣,更沒有絲毫的留情。

他現在真是一肚子火。

特別是涉及到主角葉天,女主,還有這龍若冰。

這一家人,腦子沒有一個正常的。

又是降智光環,又是仇視光環的。

他作為書中被打臉的配角,註定就是敵人一等,註定就是得不到對方的認可。

有的只是懷疑,鄙夷與歧視。

不知道該怎麼打破光環,陳鋒也不會慣着她。

聽到陳鋒再度辱罵自己,龍若冰眼裡藍色的冰系異能再度啟動。

「你找死!」

「還有,你為什麼知道我的身份?」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作為天之驕女,龍若冰從未受過這樣的侮辱,即便是面前這個看似來救她的男人也不行。

何況對方能叫出她的名字,顯然是認識她的,這不得不令她起疑心。

周圍的寒氣瀰漫,極致的寒冷襲來,陳鋒的絕對防禦卻能夠死死地抵禦住。

感受到對方的冰系異能再度爆發。

陳鋒也是眼裡帶着殺意。

這勾吧仇視光環

實在不行就掀桌子吧,他累了,毀滅吧!

兩人之間,就要爆發一場大戰。

不過,下一刻。

兩聲慘叫傳來。

另外兩個殺來的翼族已經被冰柱洞穿,陳鋒這邊卻是沒有遭受到攻擊,這讓他有些詫異,同時眼中的殺意稍減。

只見龍若冰發動完異能之後,單膝跪地,眼裡帶着血絲。

她聲音裡帶着痛苦。

「你走吧。」

龍若冰終究還是沒有對陳鋒出手,她的眼神黯淡,不止是因為異能耗盡的原因。

更是因為她居然對自己的同胞,對救自己的人起了殺心。

「是域外戰場的廝殺導致的嗎,我感覺我越來越不像個正常人了。」

「是什麼原因,我感覺我似乎身處一個牢籠之中。」

龍若冰心裏突然充滿了自我懷疑。

而陳鋒聽到她的情緒變化,也是有些無語,這位精神不正常是吧?

還是說,自己進入這個世界,給這些模版角色帶來了思考的能力?

不過戰場上根本沒有時間給他多做思考。

見到翼族襲來。

往前衝過去,手中戰刀再度划過,不過這一次,在斬殺了一個翼族的時候,另一個翼族已經從他身後殺來。

「小……心。」

龍若冰看到那堅硬的翼族巨爪抓向陳鋒的背後,她想爆發異能,卻是失敗,同時吐出一口鮮血。

隨後,一個不可思議的表情出現在她的臉上。

只見陳鋒的身軀被抓得暴退數十步,卻沒有任何鮮血出現。

「怎麼可能?」

「他的戰甲能夠完全抵抗這一擊?」

不僅是她,就連那翼族也是有些傻眼,看了眼陳鋒完好無缺的樣子,再看了眼自己的巨爪,似乎有些懷疑人生。

他這一爪,就算是普通機甲也能抓爆。

怎麼,怎麼破不開這個人的防禦?

不過它的疑惑是徹底無法解開了。

陳鋒已經臉部猙獰,帶着殺意,猛然反手一刀砍來。

「就你他媽偷襲我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