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完整版前世她慘死下堂,重生後大殺四方 第9章_塔靜小說
◈ 第8章

第9章

京郊一處別院中,室內春光旖旎。纏綿後的男女緊緊相擁,互相訴說著思念與愛意,這對狗男女正是沈懷書與木嫣然。

「懷書,你已成婚,經常跑過來找我恐怕不好吧,要是被你妻子發現不會會遷怒於你。」木嫣然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擔憂的問道。

沈懷書握緊木嫣然的手,深情的看着她,寬慰道:「嫣然,被發現又如何,被發現我就光明正大的迎你進門。」

木嫣然一臉感動,嬌滴滴的俯在沈懷書耳邊:「懷書,你對我可真好。我自知身份低微,不配入你家門,我不求名分地位,也不求錢財,我只想能常常見到你。」

沈懷書感到很受用,男人的虛榮心得到極大的滿足,他輕拍木嫣然的後背,說道:

「嫣然,你真是溫柔賢惠,比起林熹那個冷冰冰的蠢女人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你這樣的女子才值得被愛。嫣然,委屈你無名無份的陪着我了,你放心,待時機成熟我一定納你進門,我沈懷書此生絕不負你。」

木嫣然小鳥依人的依偎在沈懷書懷中,眼裡滿是憧憬。

沈懷書輕輕摩挲着木嫣然嬌嫩的臉蛋,繼續說道:「對了嫣然,林熹自作主張的替我納了兩房妾室,你知道的,為了你我一直沒碰她,若再拒絕,她恐怕會生疑。」

木嫣然的笑臉微微一僵,納妾?自己還沒做成妾沈懷書就納妾進門,這不是打自己的臉嘛。但她很快便調整過來,善解人意的說道:

「嫣然怎會不知夫郎的無奈?懷書,你這樣英俊,優秀,我從未奢求過做你唯一的女人,只要懷書你心底有我,我就死而無憾了。」

這馬屁拍的沈懷書心花怒放,他握緊木嫣然的手,承諾道:「那是自然。嫣然你放心,不管我有多少女人,你永遠是我心中最特別的那個。」

「懷書…」木嫣然感動的淚眼朦朧,她籠罩着水霧的媚眼勾人的看着沈懷書,撩撥的沈懷書心猿意馬,心慌意亂。

「好娘子,咱們再來一次。」

小院又陷入無盡的春光之中。

另一邊,連媒婆拿着納妾文書屁顛屁顛的來到永忠郡公府,管家聽聞她的來意,連忙引她去見李氏。

連媒婆見到李氏,連忙諂笑着朝她拜了拜,雙手獻上納妾文書,說道:

「您就是郡公府的老夫人吧,真是高貴優雅,氣態雍容。您府上沈二公子納妾的事情我已經安排妥當,這是辦下來的納妾文書,老夫人請看。」

納妾,納什麼妾,我怎麼不知道?李氏一臉狐疑的翻看了幾眼納妾文書,斜眼打量着媒婆,問道:

「是我兒找你辦的此事嗎?」

媒婆眼睛軲轆一轉,賠笑着說:「是您家少夫人在沈二公子的授意下,替沈二公子操辦的,您家少夫人真是難得的賢淑大度,要我說啊,這滿京城裡打着燈籠找,都找不到第二個。」

原來是懷書的意思,罷了,納便納吧。李氏冷哼一聲,說道:

「還不是她應該做的?誰家男人沒幾個妾室,都是那麼過來的。這事我已經知道了,你走吧。」

啥,讓我走?可你還沒付錢呢…連媒婆臉色有些為難,只好小心翼翼的再對李氏說道:「兩位良妾的聘財一千兩,老夫人您是今個兒付全,還是過幾日再找人給我送去?」

林熹那個小蹄子居然沒付錢。李氏臉色頗為難看的瞪了連媒婆一眼,居高臨下的問道:「這聘財我兒媳沒付給你嗎?」

啥玩意?這家人怎麼納妾還要媳婦掏錢,真是活見鬼了。連媒婆的笑意僵硬在臉上,她神色不自然的瞄了李氏一眼,說道:

「老夫人說笑了,這納妾自古以來都是誰家納,誰家掏錢,我自然也不好意思找少夫人要,您說是不是這個理兒?」

李氏臉色更加難看,一千兩啊,就買兩個沒用的妾室進門,她實在肉疼!這要換成買丫鬟,少說也能買十五個。李氏咬牙對管家說道:

「帶這個媒婆去庫房取一千兩,拿了錢就趕緊把人送走,沒看到我正忙着呢!」

連媒婆默默的跟在管家後頭,領到了銀錢便趕緊走了。走遠些時,她回頭朝永忠郡公府吐了口唾沫,嘀咕道:「天殺的,沒見過這麼摳的人家。」

今日,沈懷書與林熹差不多是一起回來,兩人相看生厭,互不理睬。只是凳子還沒坐熱乎,兩人就被李氏給召過去了。

李氏看到林熹,十分厭棄的瞪了她一眼,不悅的問道:

「林熹,你自作主張給懷書納妾就罷了,怎麼納妾的聘財還要我來付?一千兩銀子就買兩個沒用的婆娘回來,這管家權怕是不能交給你了,敗家東西!」

聞言,沈懷書也不悅的看向林熹。林熹冷笑一聲,說道:

「婆母的意思,不會是指望納妾的聘財由我來出吧?此事也不是不可,但我的嫁妝畢竟是娘家給的,待我徵求一下娘家人的意見,娘家人若是同意我出嫁妝給夫君納妾,這錢我就出了。」

「你!」李氏怒不可遏的指着林熹,氣的差點沒喘上氣兒。

「林熹,你怎麼跟娘說話呢!娘不過就是問一下你,你至於嗎?」沈懷書連忙上前扶住李氏,氣憤的對林熹說道。

林熹對沈懷書微微一笑,意味深長的說:「夫君不是說不稀罕我家的嫁妝嗎,怎麼,夫君也覺得我該掏嫁妝給你納妾嗎?」

沈懷書像是被拆穿了心思,雖然心中十分激憤,但不敢直視林熹的眼睛。他冷冷的說道:「你胡說些什麼,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家納妾錢財自然由我家來出。」

李氏暗暗瞪了一眼兒子,真該死,兒子總這樣拖後腿,她以後可怎麼有臉再讓林熹伸手掏錢。

李氏不悅的說道:「林熹,我歲數大了,本欲把管家權傳與你,可你偏偏是個不爭氣的,只會花錢不會管錢。罷了罷了,我這一把老骨頭只好繼續撐着這個家了。」

林熹心中冷笑,你家府庫年年虧空,這賬你求我接我也不接,這老妖婆不會以為自己為了接管管家權,會心甘情願掏嫁妝吧,那她這如意算盤可真是打錯了。

李氏厭棄的擺擺手,說道:「你也別在這礙我眼了,我要懷書單獨陪我一會兒。」

出門時,林熹隱隱聽到這老妖婆跟兒子不知在盤算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