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完整版前世她慘死下堂,重生後大殺四方 第7章_塔靜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沈懷書高昂這頭顱,語氣傲慢的繼續說道:

「林熹,我承認你是個美人,我最初也有好好跟你做夫妻的想法,可看到你板着的臉,聽着你冰冷的話,我就倒胃口。林熹,要是哪天你想開了,能放下你的身段好好侍候我,多點女子的溫柔體貼,我興許會考慮和你圓房。」

嘔,林熹感覺自己差點就要yue出來。虧自己一直以來都覺得沈懷書與木嫣然是真愛,沈懷書是為木嫣然守節才不碰自己,原來是自己高看她了。

林熹冷哼一聲,毫不留情的回懟道:

「我一個名門貴女,為什麼要學那些勾欄式樣?即使是勾欄女子,千嬌百媚,迎來送往,也不過是為了謀生罷了,哪有人真心愿意把尊嚴扔在地上任人踐踏?沈懷書,只要婆母不繼續拿着圓房一事為難我,我自然也不會為難你。」

沈懷書額間的青筋微微隆起,他氣急敗壞的說道:

「好你個林熹,你就死守着你的清高過日吧,有你跪着求我寵幸你的那一天!」

林熹心中大笑,蠢貨,真把自己當根蔥了,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配不配。林熹直勾勾的盯着沈懷書,也不惱怒,反而微微一笑,說道:

「夫君,我守着倒是沒什麼,可你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恐怕守不住吧,要是因此在外面惹上些臟病回來可就不好了。」

沈懷書像是心事被人揭穿,怒不可遏的指着林熹,說道:

「林熹,你敢咒我!」

林熹掩嘴一笑,輕輕搖頭,繼續說道:

「看來在外面亂來是被我說中了,不過夫君別誤會,我不是詛咒夫君,反而是為了夫君身體着想。夫君不若提拔兩個貌美丫鬟做通房,或是納幾房良妾,家裡的總比外面的『乾淨』。」

沈懷書一愣,怒氣也消了大半。自己與嫣然是真愛不假,可二人不能時時見面,總有遺憾,林熹這話倒是說的他心中痒痒的。

見沈懷書有所動容,林熹心中對他愈發鄙夷,繼續趁熱打鐵道:

「夫君若是有心儀的人選,可直接同我說,若是沒有,納妾一事交給我來辦也是可以的,我看夫君喜歡貌美溫柔的女子,該怎樣挑心中也大底有數。」

沈懷書板著臉,心中卻心猿意馬的很。他冷哼一聲,故作毫不在意的說:

「我對女人毫不感興趣。不過你說得對,家裡總要有幾個小意溫柔的女子侍候才是,這事就交給你來辦吧,不要讓我失望。」

「那是自然。」林熹勾唇,有些玩味的看着冷着臉的沈懷書,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意料之中的期待。

「夫人,咱們當真要去王媒婆那兒嗎?」桃喜跟在林熹後頭走着,有些擔憂的問道。

「那可不,連媒婆算是京城中最好的媒婆,京中有些家財的人家娶妻納妾,都是找連媒婆相看,我不找她找誰啊。」

林熹走在前面,漫不經心的回道。

「可夫人,您與少爺才剛成婚,少爺就要納妾,這也太不把您放在眼裡了。」桃喜不忍的看向林熹,卻發現小姐面色如常,腳步輕快,絲毫看不出傷心。

「我又何嘗把他放在眼裡了。」林熹嗤笑一聲,加快了腳步,桃喜也緊跟過去。

裴景恆坐在一品居最大的包廂里,托腮瞪着小二上菜,無聊之餘隨意向窗外望去,竟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

裴景恆驚訝的站起身,合扇敲下一旁昏昏欲睡的小廝來福,說道:

「來福你過來看看,樓下那女子是不是嘉業的妹子!」

來福被敲了一個機靈,委屈的揉着腦袋,他順着裴景恆指着的方向望去,只看到一個矇著面紗的小姐帶着個丫鬟,壓根認不出誰是誰來。來福嘟嘴抱怨道:

「世子爺什麼時候練成了千里眼,離的這樣遠,這小姐還矇著面紗,小的哪分的清誰是誰來。」

裴景恆斜瞪了來福一眼,整理了下衣冠,起身便要走。

「來福,你去把賬結了,跟小二說這菜不用上了。結完賬抓緊跟上我,我去會會那林家小姐,看看她鬼鬼祟祟的是要做些什麼。」

來福看着裴景恆匆匆下樓的背影,邊嘆氣邊搖頭,嘴裏嘟囔着:「真不知道鬼鬼祟祟的是誰。」

林熹前腳剛進到連媒婆開的姻緣閣,後腳裴景恆就跟了進來,不多會兒來福也氣喘吁吁的跟了進來。

連媒婆見林熹、顧景恆皆穿着考究,氣度不凡,便知道大生意來了,連忙上前笑臉相迎:

「貴客臨門,貴客臨門啊,不知道兩位是托我說親,還是準備採買幾個貌美丫鬟,俊秀小廝,我這什麼樣的貨色都有。」

連媒婆,除了做媒婆外,也兼職做牙婆,替大戶人家挑選奴隸。

裴景恆有些不知所措的偏過頭去,他真是一時頭昏腦熱,竟跟着林熹進了這種地方。林熹並未在意裴恆,淡定的對連媒婆說道:

「連媒婆,我來給夫君納妾。」

什麼?納妾!裴景恆不可置信的看着林熹,心中不禁燃起一股無名邪火。他早就說那沈書懷不是什麼好東西,果不其然,這才成婚幾天就納妾,還一次納兩個,而他可是連一個媳婦兒都沒有!

連媒婆也有頗為疑惑的看了看林熹,又看了眼裴景恆。這個歲數,主動拉着丈夫來納妾的女子可不多。連媒婆輕咳兩聲,對裴景恆說道:

「這位少爺,您夫人當真是賢惠大度啊!您是想納什麼樣的女子,儘管與我說來,就沒有我連媒婆說不成的親。」

裴景恆瞬間漲紅了臉,這蠢媒婆是把他當做林熹那個人渣夫君了,真可惡。裴景恆咬牙切齒,正欲解釋,林熹就先開了口:

「連媒婆,你誤會了。這位公子不是我夫君,這位公子與我非親非故,我也不清楚他是來做什麼的。」

裴景恆皺眉,心中嘀咕道:什麼非親非故,沒禮貌。我怎麼說也是你二哥的至交好友,於情於理你也該喚我聲哥哥,哼。

連媒婆這邊認錯了人,也覺得十分尷尬,連忙賠禮道:

「不好意思,是老身眼拙。這位公子,不知您今個兒來我這有何貴幹?是準備娶妻還是納妾,還是想買幾個貌美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