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完整版前世她慘死下堂,重生後大殺四方 第10章_塔靜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到了和連媒婆約定的日子,兩台小轎子從側門把孫家兩姐妹抬進了永忠郡公府。

納妾的排場本就比不上娶正房,加上沈懷書這是新婚沒幾天就納妾,並不光彩,李氏也不捨得掏錢,這動靜就更小了。

沈懷書心中饞的狠,但為了維持自己正人君子的人設,納妾當日並未去看過這孫家姐妹,只說是公務繁忙,就獨自一人在書房裡窩了一夜。

當然沒人會知道,他晚上耐不住寂寞,偷偷溜出府去找木嫣然的事情。

次日清晨,孫連秋孫若春倆姐妹按照規矩來給主母敬茶,二人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給林熹奉茶。

看着她倆誠惶誠恐帶又感激涕零的眼神,林熹嘆了口氣說道:「兩位姨娘起來吧,桃喜,給兩位姨娘看座。」

孫連秋執拗的不願起身,跪地立誓道:「多謝夫人救命之恩,此恩我們倆姐妹沒齒難忘,一定誓死效忠夫人,絕不與夫人您爭寵,絕不對郡公府生二心!」

林熹無奈的嗤笑一聲,揮手說道:「你們倒也不必謝我,我買你們倆可不是為了演救風塵的好戲,而是另有打算。你說願意效忠於我,我怎知你的誠意?」

孫連秋低着頭,咬唇說道:

「夫人,我與若春是一母同胞的親姐妹,我們的娘死的早,爹是個好賭的,與我倆沒什麼感情,但我們還有一個同胞弟弟。弟弟算是我倆拉扯大的,與我二人感情深厚。小弟今年八歲,現在就在京郊的鶴林學堂念書。夫人,小弟是我二人唯一的軟肋……」

林熹把玩着手上的鐲子,笑着說道:

「很好。你們的小弟我會好好替你們照看的,只要你們對我忠心,我不僅保你們倆榮華富貴,也能保你們的小弟前程似錦,若不能,只怕…」

「若不能,任憑夫人處置。」連秋若春二人依然跪着未起身,又鄭重的給林熹磕了個頭。

林熹上前,挨個扶起二人,輕聲低語道:「連秋,你長相溫婉,性子純良,正是我夫君最愛的樣子。我要你盡量爭寵,最好能讓沈懷書愛上你,你可能做到?」

聽到林熹這樣說,連秋,若春都嚇得夠嗆,連秋還以為林熹是在試探自己,連忙驚恐的搖頭:「夫人,我是萬萬不敢有二心啊!」

林熹輕笑,拍拍連秋的手輕聲說道:「我沒跟你開玩笑,我是認真的。沈懷書外面養了個青樓女子,我要你幫我分寵,你可懂我的意思?」

連秋震驚的看向林熹,只覺林熹眼眸幽深,深不見底,令人十分難以捉摸。連秋膽怯的點點頭,小心翼翼的問道:「夫人,若少爺日後真的偏寵我,那您……」

林熹嗤笑一聲,十分不屑的說道:

「相信不用我說你也看出來了,我與我那夫君感情不和,不然我也不會成婚沒幾天就給他納妾。傻丫頭,你按照我說的做就是了,我絕不會怪你半分,只是切記,絕不能對沈懷書動真情。」

連秋似懂非懂的點點頭,若春小心翼翼的看着林熹,小聲問道:「夫人,那我需要做些什麼?」

林熹眯眼打量了一番連春,連春不過十五歲的年紀,臉頰飽滿,還有些未褪去的嬰兒肥,十分嬌俏可愛。林熹說道:

「你吃好睡好便是。你年紀小,又不合我那夫君的口味,我料他短時間內也不會動你。」

林熹又隨手拿出兩張一百兩的銀票,一人發了一張,說道:「銀子不多,是個心意,拿去花着玩吧,切勿推辭。」

連秋一臉感激的收下銀票,若春更是兩眼放光,看向林熹的眼神多了些崇拜,在她眼裡,林熹貌美驚人,氣質高貴,出手闊綽,簡直是無所不能。

果然如林熹所料,不出幾日沈懷書便迫不及待的相看了兩個妾室。若春年紀小,性子懵懂,沈懷書自然提不起什麼興趣。

但連秋正值十八妙齡,不僅有一張出水芙蓉的面容,身姿更是婀娜動人,加上溫柔似水的性子,只一夜就讓沈懷書念念不忘。沈懷書連着幾日都宿在連秋房中,竟是連京郊別院中嬌養着的木嫣然都拋之腦後了。

書房中,連秋正仔細的給沈懷書研墨,沈懷書在案上輕輕鋪開一張宣紙,提筆入墨,一個美人的輪廓很快映在紙上。

「連秋,你猜猜這畫中人是誰?」沈懷書一把攬過連秋的細腰,將連秋抱在腿上。

連秋垂眸,心中自然猜到沈懷書畫的是自己,男人啊男人,變心變得真快。連秋低聲說道:「少爺自然畫的是心愛的女子。」

沈懷書輕撫着連秋的秀髮,湊近連秋的耳朵,低聲說道:「連秋真聰明,讓你猜中了。連秋可知我心愛的女子是誰,再仔細猜猜?」

連秋咬唇,心中泛起陣陣噁心。夫人明明說少爺痴戀一個青樓女子,怎的沒幾日,又對自己表現出一副情深相許的樣子來。

她的父親就是這樣,今個兒為了從母親那騙錢對母親說愛,拿到錢後就去青樓中對風塵女子說愛了,因此連秋從心眼裡的討厭朝三暮四的男人。

想到夫人的囑託,連秋強壓下心中的噁心,嬌羞着低頭輕語:「夫郎,連秋猜不到…」

沈懷書看着連秋桃花般嬌嫩面容,一時有些痴醉,他捏了捏連秋的細腰,壓低聲音說道:「我心愛的女子,自然是你啊,猜不到就別怪為夫狠狠懲罰你了……」

一時間書房成了婚房,汗光珠點點,發亂綠鬆鬆。

另一邊,木嫣然連着一周都沒等來沈懷書,不由得開始心慌了。

沈懷書該不會是真被家裡的小妾給勾了魂去吧?木嫣然咬着牙,不禁紅了眼眶,她與沈懷書互訴衷腸耳鬢廝磨的場面還歷歷在目,她不敢相信短短几日這男人就變了心。

再說,變心是小,沒錢是大。木嫣然被沈懷書贖走後,全部的開銷都靠沈懷書,沈懷書每次來會給她帶些珠寶首飾和體己銀子,因此木嫣然的日子過得還算滋潤。

過慣了大手大腳的富貴生活,木嫣然自然不肯將就,沈懷書連着一周沒來,木嫣然的日子已經有些捉襟見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