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沈清如趙和平小說 第6章_塔靜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院門外,來的是村長。

他帶着閨女陶慧麗,還有同族老老少少不少人,一起過來了。

「三嬸子,趙和平從洞房跑了,全村每一家每一戶都搜遍了,就你家沒搜了。」

「希望你能給個方便讓我們搜一下,不然讓他跑出去,也是給咱們村惹麻煩。」

惹麻煩倒是不至於,畢竟趙和平的家庭情況,他都了解過。

就算是跑回城裡,也不能把他這個陶家村的村長怎麼著。

就是他閨女陶慧麗的肚子可等不了。

寡婦啐了一口,說:「呸!你說搜就搜?!」

「我一直在家,今天晚上還是我兒子洞房,我能讓一個大男人跑進我家?!」

「你們也知道我兒子的病,過來一趟兩趟的,搗什麼亂?!」

「趕緊都滾,別來煩我,不然我拿出掃帚,挨個敲你們的腦袋!」

她守寡這麼多年,獨自拉扯兒子,本就彪悍。

輩分又是村子裏最高的那一撮之一,她要打罵,誰也不敢還嘴還手。

眾人往後退了兩步。

村長也皺眉。

寡婦卻不管他,直接關門進屋。

「村長,怎麼辦?」陶宏剛連忙問了一句,說這話的時候,他還看了一眼陶慧麗。

他喜歡陶慧麗,這在陶家村不是秘密。

但是,陶慧麗卻看不上村裡的人,總想着飛上枝頭當鳳凰。

嫁進城,從此當一個城裡人,是陶慧麗天天掛在嘴上的。

村長沉吟了一下,寡婦家,他是不敢強搜,但是就這麼讓趙和平跑了,他又不甘心。

陶宏剛問他怎麼辦,他倒一時有些為難。

想了一會兒,這才說:「能怎麼辦?只能辛苦大傢伙兒了。」

「守在村外的,倆個人一組,每個人睡上一會兒,困了就換另外一個人,盯緊了,但凡看到有人出現,馬上就敲破臉盆。」

「三嬸子家這邊,也給我看好了。」

「守上兩天,趙和平要是還在村裡,肯定就能抓到他。」

兩天時間,只要趙和平還在陶家村,就一定無所遁形。

要是還不出現,就能斷定是已經逃了。

陶宏剛馬上答應一聲,說:「好,我來分配。」

「到時候每個守着的點,我也都轉悠着看看,確保一隻蒼蠅都飛不出咱們村子。」

他已經打定主意,要在找到趙和平的第一時間,就想辦法弄死對方。

事情安排好,全村開始行動。

外面的嘈雜聲,屋裡的沈清如當然也聽到了。

事到如今,她被逼上絕路,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

要麼死,要麼屈辱的活着。

陶山該說的都說了,也不再說話。

沈清如心裏鬥爭了很長時間,她猶豫。

要是就這麼死了,爸媽肯定會傷心欲絕。

可是她不能被人侮辱,死也不。

剩下的,就只有按照陶山的辦法試一下了。

想到趙和平年輕英俊,不但也是城裡人,還是高中畢業,她心裏其實也沒那麼排斥。

就是特別難為情。

想了半天,才扭捏着小聲對着床下輕聲問:「趙和平,你是怎麼想的?」

她畢竟是女孩子,想讓趙和平表態。

趙和平這時候暈暈乎乎,加上聲音太小,他根本就沒聽到上面兩人的對話。

這個時候,一直在掐自己的大腿保持清醒。

猛然聽到自己的名字,驚嚇了一下,小聲問:「什麼?」

沈清如還以為趙和平裝傻,沒好氣的小聲說:「什麼什麼?我問你你是怎麼想的?」

趙和平腦袋被打,又喝了酒,迷迷糊糊想了一會兒,然後才說:「現在只能先這麼藏着了。」

「我頭上有血,可以抹到床上。」

「明天你就說已經洞房了,降低所有人的警惕。」

「到時候他們會把你當成自己村裡人,不會為難你了。」

「等過兩天,我先走,如果成功了,我就帶人來救你。」

他能想到的,也唯有這一個辦法了。

最主要的是,陶山願意配合,這才是事情的關鍵。

沈清如一聽,嚇了一跳,連忙問:「你頭怎麼了?」

說著準備仔細看,但是屋裡黑漆漆的,根本看不到什麼。

「從陶慧麗準備的洞房逃出來的時候,被村裡人打的。」趙和平自己用手摸了一下,還好,沒有繼續流血了。

沈清如一聽沉默了。

山高皇帝遠,這偏僻的陶家村,就像遠古野蠻的部落。

愚昧,兇殘,排外。

不過還好,陶山還算善良。

想到這裡,沈清如連忙低聲問陶山:「剛才趙和平說的辦法,你覺得行嗎?」

陶山想也不想,小聲說:「不行。」

「抹了血,我媽還是會檢查你的身子,到時候她發現是假的,肯定會鬧起來。」

「到時候趙和平藏不住,肯定是難逃一死,你是想死也死不成。」

到時候,她會生不如死。

沈清如知道,陶山說的是真的。

她終於下定了決心。

低下頭問床下的趙和平:「趙知青,如果我們真能回城裡話,你會娶我嗎?」

這聲音很小,不過因為是湊在跟前說的,趙和平也聽清了。

他愣了一下,不知道沈清如想要幹什麼。

不過,想想現在生死關頭,同病相憐。

趙和平就答應了:「行,只要你願意嫁,我就娶你。」

「好,那你就按照陶山說的辦吧。」沈清如認命了。

人在絕望的時候,有個不那麼絕望的選項,很大概率就妥協了。

不過,趙和平暈暈乎乎,根本沒聽清陶山說的話,所以疑惑的小聲問了一句:「什麼?陶山說什麼了?辦什麼?」

沈清如本來就覺得屈辱,這時候聽到趙和平還說這樣的話,分明是揣着明白裝糊塗,頓時有些惱怒:「問什麼?你不願意那就一起死!」

她好不容易才勉強了自己,結果沒被陶家村的人羞辱,就先讓趙和平羞辱了。

陶山虛弱的小聲說了一句:「沈知青,我們說話的聲音這麼小,趙知青在下面,肯定沒聽見。」

沈清如一愣,這才想起,為了怕外面偷聽的寡婦察覺異常。

他們說話的時候,都是像竊竊私語一樣。

這麼小的聲音,都是靠近了才能聽到,趙和平在床下,能聽到就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