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你這個狠毒的女人!」

趙和平眼睜睜看着,妻子陶慧麗神色淡然的拔掉了他的氧氣管。

並且還挑釁一樣的看着他,終於忍不住罵了一句。

陶慧麗卻笑了。

「趙和平,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說什麼都沒有用了。」

「因為你馬上就要死了。」

「也不怕告訴你。」

「你死了,我馬上就和華向陽在一起。」

「而且,你所創建的龍耀集團,以後也會改成華耀集團。」

「你名下所有資產,也全都是我的。」

「哦,對了,還有小秋,趙丹秋,以後也會改名叫華丹秋。」

陶慧麗肆無忌憚的羞辱瀕死的趙和平,臉上帶着猙獰的笑容。

趙和平聽到女兒的名字,目眥欲裂。

女兒永遠是他的軟肋,也是他最放不下的。

陶慧麗這女人,一輩子用女兒威脅他。

如今竟然要在他死後,讓趙丹秋認賊作父,簡直是奇恥大辱!

看着趙和平像一條瀕死的魚,拚命的喘氣,還用眼睛瞪着自己。

陶慧麗哈哈大笑!

她湊到趙和平的耳邊,小聲說:「我也不怕告訴你,小秋其實本來就不是你的孩子,她的親生父親,就是華向陽!」

「當年,讓我懷上孩子的,是華向陽。」

「不過向陽的爸爸是領導,他的兒子不能犯任何錯。」

「所以才灌醉了你,那次洞房,其實你跟我什麼也沒幹。」

「一切都是為了讓你娶我,然後成為我孩子名義上的爸爸。」

「這些年,向陽一步一步,也從小領導當上了大領導。」

「錢和權,我們都要,所以讓你開了公司。」

「你以為,公司為什麼發展這麼快?一切都是向陽的功勞。」

「現在,我們要拿回屬於我們的一切了。」

「你自始至終,都是我和華向陽利用的一個蠢蛋!」

「現在你沒有了利用價值,也該死了!」

說完,臉上帶着那種陰謀得逞一樣的快感。

趙和平只感覺腦海中「轟」的一聲。

那句孩子的親生父親,是華向陽,就像是一枚炸彈,在他的腦海中爆炸開來。

他明白了,他所努力的一切,都是給別人做了嫁衣。

想到這裡「噗」的一聲,一口鮮血噴了眼前的女人一臉。

旁邊,是儀器急促的滴滴聲。

趙和平意識,瞬間就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汪汪汪!汪汪汪!」

狗叫聲傳來,讓趙和平的意識蘇醒過來。

睜開眼,四周黑漆漆的,天上滿天繁星。

從遠處,傳來狗叫還有許多人說話的嘈雜聲。

這一幕,太熟悉了。

當年,他被父親遙控安排,主動響應國家號召,自願來到農村參加建設。

成了一批最早的知青。

在農村呆了一年後,也就是1963年,在農村的他,收到了城裡的來信,說他父親死在了戰場上,母親受打擊病倒,所以需要他回城,處理相關事宜。

他收到信,馬上去找村長辦理回城。

結果,村長表面上同意,並且給他辦理了所有手續。

實際上,卻在臨行前的這天,請他去,說是給他辦一個送行宴。

宴會上,受到村長安排的不少人,都上來灌酒。

最後,趁着他酒醉,把他送進了村長閨女陶慧麗的屋裡,想要生米煮成熟飯。

幸好,在陶慧麗動手動腳的時候,他吐了。

吐了陶慧麗一身,氣的陶慧麗打了他一巴掌。

這一巴掌,讓趙和平清醒過來,趕緊推開陶慧麗,逃了出來。

結果,被藏在暗處的一個黑棍,給打暈了過去。

等他再醒來,也是像現在這樣,睜開眼,一樣的黑漆漆一片,一樣的狗叫聲喧嘩聲。

那喧嘩聲,就是陶家出來追他的人。

接下來,他就會被陶家所有人拖回去,然後強行塞進了那所謂的洞房裡。

第二天,說他強姦了陶慧麗,讓他必須答應娶陶慧麗,並把陶慧麗帶到城裡。

從那時候起,他趙和平的命運,就被這個叫陶慧麗的女人綁架。

直到最後,被這女人害死,然後聽到了最為屈辱的真相。

趙和平嘆了口氣,想着眼前的一切,難道是死前的記憶回放?

結果他一動,腦袋上傳來的疼痛,讓他**出聲。

這種疼痛太真實了,讓他恍惚了一下。

「怎麼回事兒?!」

趙和平掐了自己一下,結果,清晰的疼痛出來,讓他有些發懵。

遠處的嘈雜聲越來越近。

趙和平來不及想是怎麼回事兒,趕緊趔趄着起身,繼續跑。

就算是瀕死的記憶,他也不願意再跟着陷入陶慧麗父女以及華向陽的設計。

這陶家村,全村百分之八十,都是陶姓本家。

他要是被追上,絕對還是會跟以前一樣的下場。

嘈雜的聲音,就像催命一樣,從後面傳來。

趙和平一路跑,一路在腦海中想着眼前所發生的事情。

一切都太真實了,根本不像瀕死的記憶。

難道?是他重生了?

重生這兩個詞在腦海中閃現出來的時候,關於他的所有記憶,都被點亮。

就像走馬燈一樣,在他腦海中過了一遍。

如果是真的,那就是上天再給他一次機會,讓他能重新來過。

他絕對不能,再讓陶慧麗和華向陽這兩個姦夫**,毀了他趙和平的人生。

想到這裡,趙和平在腦海中,想了一下眼下脫困的辦法。

首先,陶家村百分之八十都是陶姓,他想逃走,就不能讓任何一個人發現他。

所以他只能躲,而且,還是陶家人發現不了的地方。

其次,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因為根據記憶,當初,他逃了不超過十分鐘,就被拖了回去。

所以,他要爭分奪秒,想好去哪兒。

趙和平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根據記憶,搜尋陶家村可靠的人。

陶家村的人,都不可信。

一個偏遠的山村,村裡所有人,都是相互勾連的關係。

這是他改變命運的關鍵時刻,所以,他一定要慎重。

去掉陶家村的人,那剩下來的,就是跟他一樣,主動響應國家號召,自願來到農村參加建設的幾個知青。

這是1963年,知青都是自願來的,很光榮。

來陶家村的,一共三個。

其中,就有為了鍍金的華向陽。

而華向陽,也是害他的人之一。

這個時候的華向陽,估計早就跟陶慧麗好上了。

為了不影響前途,就設計陷害了他。

所以,這個華向陽,堅決也不能找。

而剩下的,也只有另外一個女知青了。

只是她會幫自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