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細看冥王之矛的矛頭,氤氳了一層冷光。

冥王哈迪斯早已在其中注入神源。

一旦被神源洞穿,縱使是神王也要一擊斃命。

唯一的方式就是躲。

但近乎油盡燈枯的秦始皇,哪還有力氣躲啊。

秦始皇生咽了一口濁氣,看着冥王步步緊逼。

遍體的痛楚,終是沒磨滅他始皇帝的威嚴。

半截身軀,摸着氣旋,硬是撐着最後一口氣,單腳站了起來。

「戰意!天吶,我從他眼裡看到了戰意。」

「都這個樣子了,他居然一點恐懼都沒有。」

「還要為民而戰!」

全場觀眾,瞬間無言。

在他們的認知中,皇帝都是貪圖享樂,極盡奢靡的形象,動不動就抄家滅門,奴役百姓,視人命如草芥。

但在這位始皇帝身上,只看到了守護二字。

無數雙眼睛的凝視下,嬴政吐出了一句話。

「朕,尚可一戰。」

凝聚了一道皇氣,威力顯然十不存一。

而此刻的冥王只有殺心,抬手覆滅,一矛將嬴政的半截身子挑起。

「華夏子民看好了,你們的王即將慘死。」

「你們這群懦弱的凡人,又能為他做什麼呢?」

痛心,憤恨,無力,各種情緒在龍國人心中蔓延。

是啊,老祖宗為民戰死,我們又能為他做什麼?

只是無力干吼,隔着擂台訴求悲憤嗎?

「我忍不了了,去他媽的神明之約,即日起,我龍國退出神話擂台,直接向全世界宣戰!」大元帥龍戰終於綳不住了,對三軍下達指令。

這就是他們為老祖宗做的,炮轟那群龜孫。

但這道指令很快就被其他高層緊急叫停。

「龍戰你瘋了嗎?以我們目前的國力,怎麼是聯軍的對手,就算最後打贏了,也阻止不了神明復蘇的進程。」

「難道你還想用大炮去打西方諸神不成?」

看清了局勢後,龍戰這才稍微冷靜下來。

但嘴上還是逞強:「怎麼就不能打了?神也是人,就算大炮打不了,就上核武!」

口嗨歸口嗨。

擂台之上的老祖宗隨時可能飲恨西北。

身為子民,就真的只能眼睜睜看着老祖宗慘死嗎?

「老祖宗還有救!」神台上,蘇銘猛然喝道。

老祖宗之所以不敵,除了冥王哈迪斯擁有不死之身外,主要是接住了冥界亡靈的力量,可以源源不斷的補充。

試問一個自帶無限充電寶的不是人,怎麼打?

緊接着蘇銘就要說出了一個方法,只是他不確定……

「快說啊,只要能救老祖宗,還等什麼啊!」

「就是,再晚幾秒,老祖宗可就真的……」

「嗚嗚嗚。」

然而龍騫卻替蘇銘開口了:「萬民獻祭。」

「老祖宗乃華夏第一位皇帝,統御億萬子民,如今為護國而戰,自然也能用汲取華夏子民的血脈進行續命。」

沒想到哈迪斯隨便一句譏諷,竟暗藏玄機。

冥王能汲取冥界之力,人皇又何嘗不能汲取人間之力,但秦始皇卻是不屑。

「那要怎麼做,不管付出什麼我都願意。」

一些慷慨激昂的網絡豪俠瘋狂刷屏道。

當聽到需要獻祭十年壽命時,那些人都沉默了。

用十年壽命去救一個只存在於神話中的人。

大部分人都覺得不值。

但這種事情,總會有牽頭的。

龍國前任召喚師,龍騫站了出來,「放空心神,只需默想老祖宗的身影,就可以獻出自己的十年壽命。」

「我來做第一個。」

有了龍騫的牽頭,現場觀眾感念而動。

也紛紛加入了獻祭大軍。

一些人只是試試。

沒想到真這麼玄乎,頭頂真的冒出一個光環。

隨時等待調取,那些反悔的想收回來,卻已經晚了。

「也罷也罷,十年壽命而已,像我這種老好人,怎麼都得活個百八十年,少十年無傷大雅。」

「別說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我都願意。」

「華夏神明一旦戰敗,西方神明降臨,我們估計都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還有一些五六十歲的老者,也進行了獻祭。

不料光環聚頂的剎那,一下就暈死過去。

老人的孫子哭訴道:「爺啊,您都七老八十了,還瞎湊什麼熱鬧啊~」

要是這道光環真被秦始皇調走,那老人就真的掛了。

至此,全場震驚。

小櫻花怎麼也沒想到,在這方面龍國人竟空前團結,不得不讓人意外。

反倒是神台之上的蘇銘,頭頂遲遲不見光環。

「這小子在搞什麼啊!」

「據說召喚師的壽元最為精純,能以一敵萬,你才二十歲出頭,給老祖宗獻祭十年壽命怎麼了?」

「貪生怕死之徒!」

面對全網謾罵,蘇銘不為所動。

擂台中,秦始皇嗅到了萬民一心的念力。

來自華夏各地,星星點點的光環,散發無窮無盡的生命力,在人們頭頂顫動,急切的等待秦始皇的調取。

「老祖宗快吸啊!再不吸就來不及了。」

秦始皇抬起左臂,以為要吸收這無邊念力。

可袖手一甩,就將那億萬光環頃刻驅散。

「朕乃君王,當立於萬民之前,又怎能吸食你們的血氣。」

「朕,心領了。」

一時間,全網猛男落淚。

「我眼裡住了沙子,這個老祖宗讓我哭死。」

「真的好能哭啊。」

「我老婆沒哭,讓我把她打哭了。」

君王,當立於萬民之前,而不是勞民傷財,壓榨黎明百姓。

這才是真正的君王。

就在這猝不及防之際,蘇銘出手了。

一股前所未有恐怖神力從天而降,灌注到秦始皇體內,瞬間就掙脫了哈迪斯的死亡血矛。

面對死亡,秦始皇能永固皇威,但此刻他急了。

「不肖子孫,快住手!」

「這樣下去你會死的!」

秦始皇目眥欲裂,死死地盯着蘇銘。

龍騫:「他在獻祭神性,並且是百分百獻祭!」

「就算最後不死,也會成為一個活死人。」

希拉國的召喚師很清楚這樣做的結果。

只有神性百分百的召喚師,才可能插手擂台。

像他這種神性百分之二十五的,想獻祭也沒資格。

恍惚間,他看到了龍國人的決心。

哪怕這一場輸了。

從某種意義上看,龍國這場贏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