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看着厚厚的一本書,足足有上百頁。

所有人都懵了。

「我滴媽呀,誰家神譜是用書來記的?」

反觀小櫻花這邊,頭頂懸着一張方形毯子,大和神話幾乎所有的神明都記錄在冊,也不過廖廖兩三百餘人。

而神明最多的希拉神話,也就記了幾頁紙。

天竺子民:「假的,絕對是假的,如果華夏真有這麼多神明,就算每場都輸,一個一個上都能耗死我們。」

「我覺得人海戰術對龍國來說是個不錯的選擇。」

鷹醬人陰陽道,顯然這是不切實際的。

因為就算神明再多,那也得輸得起才行啊。

而前幾場的連敗戰績,已然讓華夏國運岌岌可危。

「我想問,神界的小兵也算神明嗎?如果算的話,那我大日國的神就多咯。」

「濫竽充數的神,根本不配出現在神譜之上。」

神明以神力分級,各國有不同的分法。

譬如華夏,成仙者可被奉為神明,共計五等。

一等為聖人,又曰混元大羅金仙,諸如鴻鈞三清等。

往後即是准聖,太乙金仙,真仙,以及玄仙。

而西方神的分級就簡單粗暴了,從低到高,依次為三二一級神祇,主神,神王。

龍騫擔心蘇銘的神譜是自己臆想出來的。

因為上面的名字除了雷公電母牛頭馬面這些外,其它的壓根就沒聽過。

「你的神譜哪來的?」

蘇銘卻並未解釋,總不能告訴他,我重生了,莫名其妙就帶在身上了吧?

擂台上,女武神揮舞着裁決法杖,開始宣讀規則。

「神譜就位之後,將會隨機出現五位神明,由召喚師進行選擇,眾所周知,神明是強大而尊貴的,越是高級的神明就越難召喚,明白了嗎?」

顯然女武神是說給蘇銘聽的,緊接着……

一道玄光划過,神譜上的名字被刷新。

龍國子民全都屏息凝神,死死的盯着神譜。

只有真實存在的神明,神譜上才會顯示神光。

「霧草!神光出現了,天吶,蘇銘手裡的神譜居然是真的!」眾人猛然驚呼。

雖然不能說明所有名字都為真,但起碼亮着的五個名字對應的神明是真的。

很快眾人就納悶了,絞盡腦汁都想不起來。

「武聖關羽?我們華夏有這位尊神嗎?」

「我歷史次次滿分,都沒聽說過啊。」

「還有秦王嬴政,千古一帝?華夏何曾有過這樣一位皇帝?是我記憶混亂了?」

但很快眾人就露出欣然之色:「城隍爺!!」

「這個我知道,執掌人間生老病死的冥神,雖然和土地公齊名,但戰力卻要高得多,不用想了,就選他吧。」

希拉國那邊已經確定,由冥王哈迪斯出戰。

沒人認為城隍爺能是冥王的對手,但起碼是個神啊,再看秦王嬴政和武聖關羽,角標上都寫着一個「人」字。

人是不可能出現在神譜上的,很可能是生前功德圓滿,死後化作英靈,然後被封神。

但這種由人轉神的神明,註定比不了原始神。

此外神譜上還有兩個名字,一個牡丹仙子,一個玉兔仙子,兩個沒啥戰鬥力的花瓶直接被排除。

一些不明所以的敵國人,也都紛紛表示。

「龍國的神越來越看不懂了,連人都搬了出來。」

「但不得不說,龍國雖然一個能打的神都沒有,但好看的神卻不少啊,比如那兩位仙子就很不錯。」

面對小櫻花的褻瀆,那兩個名字泛起了紅光。

「哎喲,仙子還有脾氣了?不慌不慌。」

「我有天照大神庇佑,華夏諸神又奈我何?」

不料下一秒,一道靈魂衝擊瞬發而至,就將那兩個小櫻花給擊暈過去。

這就是百分百神性的能力,靈魂攻擊。

做完這些,蘇銘波瀾不驚,然後做出了選擇。

「後世子孫蘇銘,攜赤誠之心,叩請華夏始祖皇帝顯聖,為華夏子民出戰!」

厚重的聲音落下,預示着選擇無可更改。

龍國百姓瞬間怨聲載道,指責蘇銘:「造孽啊,好好的城隍爺不選,你選個凡人之軀,這下徹底完了。」

「雖然已經知道結局,但我不希望每場都輸的那麼慘烈,可是人跟神,怎麼打?何況對面可是神王啊!」

蘇銘的一個錯誤選擇,讓所有人心灰意冷。

決定剝奪他的召喚師資格,讓龍騫替回來。

可就在滿天的質疑聲中,天門外,響起一道蒼老的聲音:「誰,在呼喚朕?」

聽到這個聲音,蘇銘當場鬆了口氣。

朕這個自稱,從秦始皇稱帝後才開創,並沿用至今。

尤其是那撲面而來的帝皇威嚴,壓得整個天地都喘不過氣,除了那位始皇帝,

還能有誰?

蘇銘本是平行世界的人,史書上從不缺乏秦王嬴政的身影,第一次直面本尊,難免會有些緊張。

許久了才開口:「不肖子孫蘇銘,拜見老祖宗。」

始皇帝聽後笑了:「朕的大秦只傳了二世就斷絕了,何來的不肖子孫?」

「您說錯了,大秦雖只傳了二世,但您的豐功偉績卻影響了千秋萬代。」

聞言,秦始皇似乎來了些興緻,但還是自嘲道。

「影響?是焚書坑儒嗎?還是修築長城?」

「難得世人還記得朕這麼一位千古暴君啊。」

兩人的對話進行到這,台下龍國百姓卻坐不住了。

「長城我倒是知道,那焚書坑儒是什麼鬼?」

這時蘇銘挺直了腰桿,認真的道:「您不是暴君,而是千古名帝,華夏第一位皇帝,是您首次統一了華夏,讓龍國屹立於東方之巔。」

「您為了統一思想,焚燒了對治國無關的書籍,坑殺的都是愚弄百姓的方士。」

「至於修築長城,為的是守衛萬里河山。」

「您還統一了文字,度量衡,如此種種……」

「誰敢說您是暴君。」

蘇銘之言,說到了秦始皇心坎去了。

恍惚之間……

連他都不知道自己原來這麼偉大啊。

可是世人的反應卻是……

「歷史上真有這些事嗎?為什麼一點痕迹都沒有。」

「編的!一定是瞎編的,這小子編得還不錯。」

總而言之,華夏陣營無一人認得這位始皇帝。

反倒是小櫻花那邊,個別史學家驀然沉默了。

「也許他說的對,我們的農耕文化就是他帶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