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冥王大人擁有不死之身,他是不會死的。」

希拉國的召喚師佐伊虔誠的怒吼着。

直覺告訴他,哈迪斯沒有死,但隨着女武神布倫希爾德宣布了結果。

幻想最終破滅。

「神話擂台第十八場,恭喜秦始皇,為龍國贏得首場勝利,獲得一枚鑰匙碎片。」

不管戰局再怎麼迷惑,女武神都不會誤判。

戰局公布,那就坐實了秦始皇的勝利。

人真的戰勝了神!

隨着一枚紫黑色碎片落入蘇銘手裡,全網種花人第一次體會到勝利的果實。

「我們龍國終於有了第一枚鑰匙碎片!」

「太激動了,我那迷人的老祖宗,您是我的神!」

這鑰匙碎片就像奧運金牌一樣,象徵無上榮譽的同時,也代表着東西方人民的生命線。

因為這是打開天門的鑰匙,只有湊齊二十塊碎片,才能融合完整鑰匙,進而打開東方神明的大門。

而這種鑰匙一共有兩把,西方各國共用一把。

截止目前,西方已湊齊了十七塊鑰匙碎片。

所以華夏這邊的形勢依舊非常險峻。

「但不管怎樣,總算是實現了零的突破。」

「這一切的功勞,都歸功於我們的老祖宗。」

「秦始皇不僅是華夏第一位皇帝,如今再添一項偉大的功績,那就是實現人類歷史上首個戰勝神王的先例。」

網上開始掀起了給秦始皇寫編年史的浪潮。

這樣迷人的老祖宗,在歷史上必須有一席之地。

「本人承諾,出資一百億,蓋一萬座廟,供奉咱們的老祖宗,讓始皇廟在華夏大地遍地開花。」

一位匿名神豪發言道。

某位大導演:「從今天開始籌拍秦朝紀實,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秦時明月,但是我覺得叫我那迷人的老祖宗更親切一些,你們怎麼看?」

此刻,秦始皇還傲立在擂台上,尚未退場。

天門已開,他也該就此回到神話世界才對。

但此刻的他,不再像之前的威武霸氣,而是展現了一代帝王難得的柔情。

滄桑之感,瞬間爬滿秦始皇全身。

「朕,多想再守護華夏,守護朕的子民……」

如果可以的話,他願意永守擂台,為華夏而戰。

但始皇帝停留的時間只有三分鐘了。

蘇銘筆直站立,與之前的敬畏不同,如今的他是發自內心的敬重。

秦始皇贏得並不輕鬆,雖斬殺了哈迪斯,卻是用一條腿和一隻胳膊換來的。

而這樣的傷勢也將會帶回神話世界,無法痊癒。

「老祖宗,您的大義,後世子孫永不相忘。您還有什麼吩咐,儘管交待,蘇銘定會用命去完成。」

嬴**瞰而下,舒心一笑,「蘇銘聽旨。」

蘇銘先是一愣。

旋即嚴正以待:「臣在。」

「很好,華夏已無君王制,無人承繼華夏龍氣,朕以始皇之名,即傳位於你,賜你皇道龍氣!」

什麼?

蘇銘當即大驚:「老祖宗使不得啊!」

也不等蘇銘反應,一條金龍就瞬間沒入他體內,然後就消散得無影無蹤。

種花人哭笑不得:「老祖宗傳位給蘇銘,那他豈不是成了皇帝?」

「握草!見到皇上還不下跪,吾皇萬歲萬萬歲~」

而鷹醬人更是驚呼道:「神話居然能夠影響現實,這是在造神啊!」

「不公平,種花國開掛了,快將什麼龍氣收回去。」

各國高層急得跳腳,因為他們所召喚的神明都是打完就走,可沒給子民留下任何饋贈啊。

萬一龍國在現實世界中造出一位神來。

那乾脆就不用等神話具現,神明降臨了,直接就被這位現世神亂殺。

秦始皇似乎看出了各國的忌憚,於是道。

「只是個形式罷了,朕的衣缽,總要有人傳承。」

「對了,朕走後,請替朕完成一個心愿……」

蘇銘瞬時意會:「是尋找徐福嗎?」

「還是你小子懂我。」

「徐福那個王八蛋,騙老子去找長生不老葯,帶走朕的abc子民,朕如何能放得下。」

「他若尋到了還好,至少還活着,朕想見他。」

說著說著,一代始皇帝竟因徐福失了儀態。

但眼下還有更棘手的事,就是手上這顆頭顱。

「他還沒死透,朕這次怕是要上天庭一趟了,尋求封印此物之法。」

秦始皇一語驚人。

「冥王大人還沒死!」

「我就說嘛,不死之身,是永遠也殺不死的。」

「所以我們還沒輸。」

希拉人激動萬分,希望冥王再次奮起殺敵。

然而這是不可能的,秦始皇以華夏龍氣將頭顱封印,就算殺不死冥王,他也別想重塑肉身。

對於種花國來說,重點不是冥王沒死。

而是「天庭」二字。

「天庭是不是有很多神仙,類似於古代的朝廷?」

「連人皇都這麼厲害了,那神明的皇帝豈不是要屌到起飛???」

種花人都相信老祖宗的話,他說的天庭一定不是空穴來風。

想到這,所有人莫名變得熱血起來。

「我華夏神明不顯,不代表沒有!」

本以為秦始皇是巔峰,沒想到只是開始。

但秦始皇不能說太多,而且他的時間到了。

「孩子們,朕要走了,接下來就靠你們了。」

下一秒,天門降下一道光柱,接引秦始皇離去。

億萬種花人齊聲高呼:「恭送老祖宗!」

「恭送老祖宗!」

「恭送老祖宗!」

秦始皇頭戴玄關,身披玄鳥,於天門前留下千古一帝最後的風姿後,消失了。

千古一帝,秦王嬴政。

不只是為華夏贏得了首場勝利,更為所有種花人留下彌足可貴的精神財富。

「嗚嗚嗚,我捨不得老祖宗,希望你還能來。」

「還來?你是想讓老祖宗來赴死嗎?」

神話擂台的規矩,每位神明只能出戰一次。

至於時間……

奧林匹克競技場內,沒有時間秩序。

觀眾可以隨時離開,一旦踏進場內,就不會有黑夜,也感覺不到疲倦。

而召喚師每場結束後,也就只有短暫的修整,然後就迎接下一場戰鬥。

一路戰下去,直到一方最先勝出二十場。

融合完整天門鑰匙,就可以打通神話與現實世界,讓本土神明降臨。

所以各國召喚師剛一結束上一場的戰鬥。

就開始研究起下一場能夠出戰的神明。

「你們急什麼,小種花就贏了一場,看清楚比分,現在是17:1,完虐好吧。」

「龍國最強的秦始皇已經用完了,而我們這邊比冥王哈迪斯強的至少有十幾個以上,他們拿什麼來打。」

在比分上,西方神佔據絕對優勢。

所以小鷹醬,小櫻花們一副氣焰囂張的模樣。

「這場由我大天竺出戰,就算史詩神不出,隨便一尊天王都能吊打華夏神。」

半個小時後,天竺神譜上刷新了五個名字。

「神女帕爾瓦蒂」

「濕婆坐騎神牛南迪」

「財神俱毗羅」

「生主達剎……」

看到生主達剎時,天竺人已經勝券在握。

「這把運氣不錯,我大天竺竟覺醒了至高梵之子達剎,那可是僅次於史詩神的二代諸神,眾生之主啊!」

然而下一瞬,整個世界安靜了。

因為覺醒的最後一個名字,乃是天竺神話中,象徵著至高無上的神。

創世神,梵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