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神話擂台開局召喚千古一帝免費閱讀 第7章_塔靜小說
◈ 第6章

第7章

「金光大道!金色傳說!」

「這就是只有帝皇才能開闢的黃金路!」

第一次感受到來之人類的威脅,哈迪斯終於決定,要認真對待這場人神之戰。

「死亡之域!」

剎那間,哈迪斯釋放的領域從黃金路上鋪開,對其形成了絕對壓制。

這一個照面,這就是秦始皇敗了。

冥王哈迪斯,與死亡做伴,卻是最不能讀懂死亡的人,因為他死不了。

但神話擂台是殘酷的,不分生死就永遠無法離開。

所以哈迪斯和秦始皇中,只有一人能活下來。

而這個過程中,無數人被秦始皇圈粉。

「仔細看,秦始皇的肉身並沒有想像中的強,胸口上的傷不可逆,他現在的狀態很不好。」

有小櫻花看出了端倪,臉上卻沒有幸災樂禍。

在大部分小櫻花人眼裡,這位農耕之神是偉大的。

甚至有資深玄學家指出:「秦始皇之所以能硬剛冥王,憑藉的是帝王不屈的意志,可凡體終究是凡體,再強大的意志也得有肉身承載。」

哈迪斯可以失誤無數次,而秦始皇只有一次機會。

蘇銘站在神台上,他也察覺到了秦始皇的狀態。

生命力在極速流逝。

此刻的他懊悔了,如果不是他的召喚,這位千古一帝也不至於落得如此。

似乎是感應到了子民們的關切,嬴政吐了口膿血,笑道:「別擔心。」

「朕這一生,還從未有過不可戰勝之敵。」

「如果有,朕之體魄,就永遠不會倒下。」

這一刻的秦始皇,有種難以言喻的魅力。

跨越了國度的界限,感染了所有人。

鷹醬人:「雖然他是敵方,但我要是有這樣的老祖宗,我直接哭死。」

天竺人:「此刻,我彷彿明白了大愛的真諦,任何的感化都是建立在守護之上的,這位始皇帝在用生命守護華夏。」

哪怕身負重傷,也不願將頹敗展現給大家。

伴隨天地嗡鳴,秦始皇身上的氣逐漸現形。

由無色轉變金色,象徵九五至尊的帝皇色。

哈迪斯見狀,湛藍雙目變成漆黑,「來戰!」

又一輪狂轟濫炸一觸即發,光與影的交錯,除了各國召喚師和女武神能看清外,其他人看到的是一片混亂。

萬里長空,一道道閃光從天上打到地下。

無數次碰撞,都會有一股氣勢的潰敗。

「血!鮮紅色的血!老祖宗他……」

冥王的血是黑色的,所以這些血屬於秦始皇。

這一戰,沒有人能夠平靜以待。

前面十幾場是西方諸神對華夏神明單方面的虐殺。

龍國人只有悲痛,懊惱,但因為戰鬥結束太快,所以感觸不是很強烈。

而此時此刻,華夏的始皇帝,為守護他的臣民,灑血於西方神的攻擊下。

「不打了,不要再打了,這一場我們認輸!」

觀眾席上,傳來竭斯底里的吶喝聲。

通過殘影可以到看那一抹微弱的金光近乎被吞噬。

甚至有一幕被撕碎的畫面,讓人不敢往下想……

對待敵人,並非完全的仇恨,四國觀眾早已沒了譏諷聲,對嬴政肅然起敬。

「他如果不死,繼續統領華夏,將會締造華夏屹立世界之巔的盛世。」

「但是沒有如果,冥王的神器下不可能有活口。」

神話擂台的空間,那混亂之域持續了半個小時。

所有人都急切的想要看到戰果,直到天邊出現一口恐怖血池時,一股不祥的預感瞬間籠罩龍國人的心頭。

「那是老祖宗的血?!」

「不!老祖宗不會死,我不相信這是真的。」

可怕的寂靜在血池中上演,冥王不見了。

秦始皇也不見了。

血池寂靜得甚至沒有一點波瀾。

就連希拉國召喚師也感知不到冥王的存在。

「冥王大人他……」希拉國召喚師剛要悲痛。

突然,就嗅到了一股幽冥之意在瘋狂攀升,緊皺的眉頭隨之舒展開來。

「冥王大人還在,是秦始皇輸了。」

「是秦始皇輸了!」

聽着那歡呼般的喊聲,希拉國人舉國歡慶。

一切塵埃落定。

秦始皇輸了。

可結局真是如此嗎?

知悉真相的蘇銘,眼圈早已泛紅。

「老祖宗大義!」

綳不住的情緒,從蘇銘口中脫出。

「連召喚師都開始恭送老祖宗了,看來我們還是輸了。」

「這一戰,我們輸得並不憋屈。」

「也許老祖宗真的儘力了。」

「全體起立,恭送我們的老祖宗!!」

卻在這時,

血池中突然冒出一個頭顱,竟是哈迪斯的頭顱。

讓人震驚得頭皮發麻的是,冥王哈迪斯的頭顱,被一隻手高高舉起。

是的。

那個威武一生的男人,秦王嬴政,拖着半截軀體,傲立在擂台之上。

儘管左肩被轟得血肉模糊,但冥王的頭顱清晰可見。

恍惚之間,眾人才反應過來。

這個男人,竟完成了弒神的壯舉,他成功了?!

只見他發麻的左臂,連一顆頭顱都握不住,倉促之間就掉落在地。

秦始皇無力的看向那灘血水,難得浮現一絲欣慰。

「朕所能做到的,只有這些了。」

而他堅不可摧的意志,再也撐不住身體。

緩緩癱坐下來。

觀眾席,噤若寒蟬。

這一幕反轉的太突兀,以至於還沒回過神。

「贏…贏了?」

「不可能,強大的冥王大人,怎麼可能會敗。」

「一定不是這樣。」

希拉國人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什麼都沒看見,莫名其妙的就敗了,任誰也接受不了。

就連他們的召喚師也感到怪異:「冥王大人的氣息沒有消失,反而愈發強大了。」

「這不是結局,傳送之門沒打開,就還沒分出勝負。」

「小種花們高興的太早了,一定還有反轉!」

第一次感受到勝利的喜悅,龍國人怎麼會放過這次回擊的機會。

精裝鍵盤已準備就緒,剛要開腔……

希拉人期盼中的反轉,終歸還是來了。

屬於冥王哈迪斯的聲音,突然響徹擂台。

「你叫嬴政?本神王第一次記住人類的名字。」

「而你,也是讓我第一次接近死亡的人。」

「也將是最後一次。」

光怪陸離之間,血池裡的血瘋狂噴涌,在擂台的中心化開,變作一片血海。

那顆被斬落的頭顱被再次拼接,重塑冥王本體。

此時此刻,無論是觀眾席還是屏幕前,已經分不清是歡呼還是失落。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擂台牽引,心中只有震撼。

冥王哈迪斯滿血復活。

我們的始皇帝只剩半截軀體,奄奄一息。

他還能戰?

其實龍國人心中早已有了答案,甚至不忍再看下去。

因為哈迪斯的嗜血長矛已然指向秦始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