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神話擂台開局召喚千古一帝 第6章_塔靜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儘管眾人認為有吹捧嫌疑,但蘇銘卻深知。

人皇的地位,可絲毫不比神明差。

甚至人皇在世時,受天道庇佑,就連創世神都不敢直接對人皇出手。

大地之母女媧和商王帝辛就是最好的例子。

這裡不稱帝辛為紂王。

只因紂王是周人對這位人皇的惡謚,是抹黑之舉。

回到擂台之上。

人神之戰在第一次碰撞後,才剛剛打響。

看到秦始皇的實力,哈迪斯也從原來的蔑視,變成了饒有興緻的姿態。

「這場遊戲似乎變得更加有趣了。」

哈迪斯手持血矛,緩緩走向這個男人。

整個過程毫無戒備,因為潛意識裡認為。

對一個人類之軀心懷戒備,是對他神王的侮辱。

同樣的,秦始皇自始自終都沒有半點下位者的弱勢,彷彿透着一股「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霸意。

就連神在人皇面前,也只有俯首稱臣的份。

「對朕不敬的人,下場只有一個,你也一樣。」

秦始皇冰冷的話音,伴隨手中王劍飛出。

御劍千里,旨在斬神。

「這是華夏的御劍術他就是用這種方法比肩神明的嗎?」

鷹醬人吃驚不已,他們親眼目睹了神明的強大,更渴求有朝一日也能化身神明。

但人類通過無數遍嘗試,都沒有成神的先例。

相傳華夏卻鑽研出了一種凡人修仙的法子,能夠將身體置身於外,進而達到近身的效果,莫非眼前這位……

「不,這不是御劍術,而是御氣,也叫鍊氣。」

沒想到秦始皇還是頂級的人族鍊氣士。

相傳華夏氣運最鼎盛時期,人人皆可修鍊。

而一些強大的修士,不僅能夠脫胎換骨,凝結金丹,更能渡劫羽化,舉霞飛仙。

可惜那個時代不可尋,被世人歸為傳說。

沒想到真的存在。

當然嬴政貴為人皇,不僅皇氣灌頂,更是功德加身,死後化作英靈,本身就超脫了人的範疇,從某種意義上看,他也是一位神明。

為數不多以凡人之軀證道成神的成功案例。

哈迪斯已然笑得合不攏嘴,對手越強大,他就越興奮,旋即問道。

「龍國的王,我從你身上感知不到神力,卻感知到了一股氣在流動,絲毫不比神力弱,能告訴我是什麼嗎?」

哈迪斯對自身實力絕對的自信,以至於在生死擂台上,還能這麼談笑風生。

秦始皇自然也不吝嗇,再次凝聚一道劍氣。

才回應道。

「我華夏先民順可應天道,逆可背天而行,誰說人定要屈於神之下?」

「而這,便是能逆天弒神的華夏鍊氣術。」

場外,一眾吃瓜群眾瞬間狂熱起來。

尤其是華夏的子民,激動得淚流滿面。

「原來失傳數千年的鍊氣術是真的!」

「秦始皇爺,大爹,您一定要贏啊,就算如有不測,也要將鍊氣術傳給我,讓我來肩負起守護華夏的重任。」

可這個彈幕剛發出,就被人噴成了私密賬號。

包括敵國網友也都慕了,無數年來人類都在探尋成神途經,只有華夏做到了。

如今鍊氣術重現人間,是不是可以……

到時候全民鍊氣,每個人都能御劍而行。

然而鍊氣術又豈是誰都能夠駕馭的。

甚至有人打起了蘇銘的主意,因為他是龍國召喚師,只有他能夠跟秦始皇心心相通,只要稍微開個口。

說不定秦始皇就將鍊氣術傳給他了。

相比於本土神明降臨統治世界,人們更願意自身變得強大。

小櫻花高層當即下令:「也許秦始皇已將鍊氣術的秘密傳給龍國召喚師了。」

「等本場擂台結束,想盡一切辦法奪過來。」

此刻的蘇銘渾然不知,因為這所謂的人族鍊氣術,他已上了各國最高級別黑名單。

目光再次聚焦到擂台。

哈迪斯想要試一下這所謂鍊氣術的威力,乾脆也不防備,任由劍氣劈在身上。

神的肉身媲美金石,何況哈迪斯貴為神王。

哪怕是人類的導彈都不能傷他分毫。

卻被這小小劍氣劈出了一道十厘米的血口,而溢出來黑氣正是冥王的血。

「鍊氣術果然強悍,竟能傷到冥王大人。」

就在眾人對戰局有了新的看法時,哈迪斯嘴角微微上揚,隨手在傷口處一摸,那觸目驚心的血口竟瞬間癒合。

「鍊氣術很不錯,只可惜本神王擁有不死之軀,你的表演也就到此為止了。」

哈迪斯瞬間爆發,他的人類形態之外,浮現了一個龐大的鬼剎身影,足足有數十丈高,天地也變得漆黑一片。

「這才是冥王本體,冥王大人要下殺手了。」

「小時候聽過一個傳說,只要夢見手持雙股叉,面生獠牙,體型跟山嶽那麼大的怪物,那就活不過第二天清晨了。」

希拉人心神懼顫,擔心這個傳說變成現實。

因為此時此刻,他們都看見了冥王的本體。

為此,秦始皇毫不畏懼。

鍊氣術混合著帝皇之氣,將威勢開到最大,瞬間匯成了一道劍氣長河。

場面何其壯觀!

而秦始皇本人也化入劍氣之中,隨着陣陣爆裂聲,在冥王身上沖刷了數千下。

沒人知道黑雲下發生着什麼,大概持續了十分鐘。

直到能夠看清時……

一隻恐怖黑手從天而降,將秦始皇貫通古今的一劍生生捏爆,將秦始皇甩飛了數百米遠。

觸目驚心的一幕,讓所有人都頭皮發麻。

冥王居高臨下,依舊凶威赫赫。

反觀嬴政,雙目充血,胸膛留下無數道爪印。

「始皇帝,終究是敗了么?」

失敗的涼意侵襲了所有龍國人的心頭。

正當所有人以為敗局已定,秦始皇的笑聲從破敗中響起,逐漸變得高亢。

只見他拭擦了嘴角的血跡,撐着身體站了起來。

「咳咳,真是個怪物,腦袋搬家了都死不了。」

「看來得換種打法了。」

嬴政的劍,避無可避,所以剛才的劍氣縱橫間,冥王早已被大卸千百塊。

細看哈迪斯的脖頸處還有明顯的癒合痕迹。

與此同時,哈迪斯也將本體虛影收回。

剛才狂風驟雨般的劍氣劈得他差點窒息。

我雖然不死,但每一劍劈下來都是有痛覺的。

只見秦始皇身軀一震,手指微微向前一指。

喝道:「朕之所指,即為王道!」

瞬間身前開出一條金光之路,將哈迪斯吞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