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龍國歷史缺失,但小櫻花卻始終流傳一段史記。

幾千年前的小櫻花,過着捕魚狩獵的生活,直到一位異鄉人的到來,才改變了櫻花國人原始部族的生活。

在這期間,他們學會了農耕,文字,以及醫藥。

為此櫻花國人將他奉為農神、葯神。

然而直到那位異鄉人仙逝,都不知道他的真正來歷。

「雖然名字對不上,但直覺告訴我。」

「此人跟我們的祖先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寧可信其真,不可信其假。

面對這位華夏始皇帝,小櫻花們不由得恭敬起來。

「這一戰我希望他贏。」

儘管小櫻花加入了西方陣營,並且仇恨龍國人,但那位老祖宗對他們影響深遠,所以不想與之為敵。

而且讓龍國贏一場也改變不了什麼。

就當是還願了。

天門之外,隨着思緒涌動,夢回數千年前。

「是啊,多少年了,朕所做的一切,何嘗不是為了吾之華夏能永世流傳。」

「可再怎麼宏圖霸業又如何,朕沒尋到那長生不老葯,終歸還是歸去了。」

「難得有人與朕交心,朕不妨告訴你。」

「朕死後並未化作陰間鬼魂,而是憑藉舉世無雙的功德,由英靈轉入神明,此後的這些年,朕只做一件事,便是東去尋那徐福去了,只可惜依舊沒找到他的任何消息。」

徐福,就像是人間蒸發一樣,毫無蹤跡。

而嬴政在追尋徐福的路上,在一個落後部族生活過一段時間,並傳授他們後秦文化。

聽到這時,小櫻花陣營的觀眾頓覺心潮澎湃。

「是他!絕對是他,那位史前文明傳播者,我心目中偉大的農耕之神,居然是華夏的始皇帝!」

不可思議,卻又有跡可循,無數小櫻花認為。

這才是歷史未解之謎的真正謎底。

「沒想到再次見到老祖宗,竟要兵戎相見。」

隨後小櫻花慶幸道:「還好出戰的不是我們的神明,所以不算冒犯老祖宗。」

而台上的蘇銘目光炯然,卻是瞬間明悟。

這麼看來,是秦始皇帶領小櫻花進入文明時代。

如今卻被反咬一口。

妥妥的離經叛道,欺師滅祖白眼狼行為啊。

「怎麼,小小子孫,你召喚朕,不會就是為了跟朕嘮嗑吧?」秦始皇突然笑道。

蘇銘當即就將神話擂台的事詳述一遍。

當聽到華夏無神可召,西方眾神企圖覆滅華夏時。

秦始皇終於怒了,恐怖的氣勢連天象也被驟然扭轉,翻起陣陣紫焰雷霆。

「混賬!西方毛神,竟敢褻瀆我華夏神庭!」

「朕雖不位列仙班,但也不容得爾等造次。」

剎那間,漫天雷霆匯聚成劫雲,也不能蘇銘正式召請,一輛紫金龍輦駛入天門,以睥睨之姿撞向神話擂台。

千古一帝,秦王嬴政。

來了!

那屹立於擂台上的身影,魁梧挺拔,皇袍古樸沉重,龍氣滾滾,雖歷經滄桑,臉上卻看不出痕迹,竟是一副年輕俊朗的模樣。

承天地之志即為皇,安天下之民即為帝。

這位華夏第一位皇帝,只一個眼神,就讓各國子民有種俯首稱臣的衝動。

「雖是帝皇之相,卻帥得離譜,真乃神人也。」

就連蘇銘也忍不住錯愕,跟他想像中的差別太大。

原來老祖宗年輕時候顏值竟能與讀者老爺相媲美。

「突然好亢奮啊,龍國終於有個能看的對手了。」

希拉國陣營,無數子民摩拳擦掌,認為這是一場轟天裂地的大戰。

可當他們看到秦始皇角標上的人類標識後。

瞬間就失望了。

「龍國是自信過頭了嗎?想以凡人之軀撼動神王,這跟白給有什麼區別?」

「可能這個始皇帝還不知道,神話擂台既分高下,也決生死,一旦戰死擂台,現實中也會跟着死亡。」

甚至他們希望有人告訴秦始皇這些。

然後看他嚇尿的反應。

華夏方,對這段憑空出來的歷史半信半疑。

但可以肯定的是,秦始皇沒有擺脫凡人之軀,而他要面對的可是冥王哈迪斯啊。

頹敗的情緒提前蔓延到龍國所有人身上。

神話擂台上的戰鬥,全世界實時直播,幾乎全世界一半的人口都在觀看。

「人與神的戰鬥,這一場沒啥看點,趕緊結束吧。」

「雖然我有點同情龍國,但誰讓他們的國力發展太快,嚴重威脅到了世界和平,否則也不會遭到西方聯盟打壓,將矛盾上升到神明層次。」

可以說是龍國子民的傲慢害了他們的神。

在鷹醬人眼中,秦始皇也只有這幾秒鐘的霸氣了。

隨着尖叫聲四起,希拉國神台之上,召喚師將神環扔向那道恐怖光柱。

「冥王大人,您的子民恭候已久,請您現身吧!」

光柱中的虛影聽到召喚,彷彿被點醒了一般。

整個奧林匹克競技場都被陰邪詭譎的氣息籠罩,每個人臉上都烙上了一道骷髏印記,靈魂也隨之抽搐。

冥王降臨,人間化作監獄,而觀眾就是亡靈。

「怎麼回事?我被獻祭了?不!不要!」

好在異象沒持續太久,眾人就恢復了清明。

等他們看向神話擂台,與秦始皇對峙的另一方,已然多出了一道龐大身影。

冥王哈迪斯,一個在希拉神話中不可忽視的神明。

也可以說希拉神話是眾神之王宙斯的家事。

而冥王哈迪斯,就是宙斯的哥哥,可想而知這個男人的實力有多恐怖。

希拉國子民看到他們神話中第一梯隊的神明,激動的雙目失神,老淚縱橫。

「尊貴的冥王大人,感謝您為了榮譽而戰。」

「我主冥王戰無不勝,一人便可敵華夏萬神。」

「我不希望這場戰鬥太快結束,我想要瞻仰冥王大人的風采,哪怕只是片刻。」

觀眾席群情高漲,已然快到失控的邊緣。

要知道連續十幾場下來,就只有哈迪斯一位神王。

「可惜殺雞用牛刀,有損我冥王威嚴啊。」

相比龍國陣營,蔫頭呆的腦,蘇銘看了都想罵人。

TMD!沒聽過戰鬥可以輸,氣勢不能輸嗎?

「都給老子振作起來!」

蘇銘怒聲大喝,成功轉移了兩大神明的視線。

就連一旁的女武神的小嘴都被嚇出了「o」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