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盛唐酒館小說在線閱讀 第8章_塔靜小說
◈ 第7章

第8章

飯吃到這裡也就差不多了,畢竟總不能讓當今的聖上和皇后整個下午都不見人吧。

李世民對於今天的談話還是挺滿意的,從張諾口中他算是知道了,原來底層百姓根本不在意你怎麼得位,而是看你怎麼勤政愛民。

雖然這種說法目前只是張諾一人之言,但李世民覺得非常有道理,那麼這就是底層百姓的看法了,恩,肯定的,沒毛病。

李世民有個非常好的習慣,那就是看見啥好東西就想往自己家搬。

這裡的好東西不僅僅指物件,還指那些文臣武將。

當年的杜如晦、房玄齡、程咬金、秦瓊,哪個不是他慢慢搜刮過來的。

這會兒,他看着比自己年輕了十歲的張諾,心底的收集癖又發作了。

仔細一想,張諾本身就家世清白,還是根正苗紅的秦王府出身,簡直天生的就是自己人。

更何況,從目前的談話來看,對政務的看法堪稱一絕,真正是高屋建瓴、世事洞明的存在。

這樣年紀、出身、能力都合適的人,不僅僅能輔佐自己,待到將來自己老去承乾繼位,這就是妥妥的宰相人選啊。

於是,李世民笑眯眯的看着張諾問道,

「老弟,想當官不?要不老哥我找人給你推薦推薦?」

張諾滿臉懷疑的看着李世民,這老李怕是喝酒喝傻了吧。

你要是有那門路,不會先安排下自家子弟什麼的?

而且,最關鍵的是,他這會兒外掛還沒到賬呢,一筆字寫得跟雞爪子抽風一樣,這會兒就算推薦上去了,估計也是跑腿打雜的小官,那乾的不就是天天寫寫算算的活?

那絕對不行,上班第一天就得露餡。

還是得練練字,外掛到賬了,然後想辦法搞個大功勞什麼的,起步就穿緋袍多好。

看看五品以下那一身綠哦,越看越寒磣。

想明白的張諾沒好氣的答道,

「老李你就別瞎操心了,你認識的那幾個官員,估計也就是衙門裡的小吏,我過去恐怕也只能跑腿,到時候鬍子都白了還出不了頭呢。」

「我的事兒你就不用操心了,我都打算好了,先讀讀書寫寫字,等我尋訪個大功勞了,再想辦法混身緋袍穿穿去。」

這下李世民就哭笑不得了,敢情自己還被人看不起了?

旁邊的長孫皇后這會兒更是笑的不行了,自己的丈夫,大唐皇帝陛下,居然被人嫌棄關係不夠硬,只能安排個跑腿的活兒。

這下長孫皇后足夠拿這事兒笑話李世民好幾年,最關鍵的是,她這會兒笑得肚子疼。

李世民一邊攙扶着笑得全身發軟直往地上出溜的長孫皇后,一邊哭笑不得的看着張諾道,

「老弟,我是真認識幾個大官,你怎麼就不相信呢?」

張諾都無語了,這算啥,哥們天賦異稟,所以有人哭着喊着要給自己走走關係推薦當官去?

開玩笑呢,哪那麼容易,開個小店,隨便來個有點小錢的客人,正好就認識一大堆高官,然後還能讓那些高官給自己推薦?

寫小說都不這麼寫好吧!

推薦信這東西,不是簡簡單單的寫個介紹信就行了的,這可是要承擔連帶責任的。

也就是說你推薦的人如果將來出問題了,你自己也吃不了兜着走,由此可見推薦信有多重要。

尤其是那些已經在朝堂上混上了緋袍甚至紫袍的大佬們,連他們自己家族的子侄類都不會輕易給出推薦信。

那老李這才跟自己認識幾天啊,就能讓那些大佬給自己寫推薦信?

算了算了,體諒下,畢竟老李今天帶夫人出來了,在夫人面前肯定得吹吹牛撐撐面子,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所以張諾跟哄小孩一樣的對着李世民說道,

「好好好,是我錯怪你了,知道你面子大。不過那推薦信的事情就暫時不麻煩你了,我還得歷練歷練呢,以後我要入朝為官的時候,一定求你幫忙好吧,別生氣啦!」

長孫皇后徹底不行了,因為她發現張諾這會兒跟她丈夫說話的語氣,似乎跟她哄承乾的時候一模一樣,這不就是把她丈夫當小孩哄嘛!

哈哈哈哈,不行了,她丈夫,九五之尊,天下共主,大唐皇帝陛下,被人當小孩哄了!這笑話她能笑一年!

李世民這會兒臉色很不好看,跟個鍋底似的,可他又沒辦法,總不能拍着桌子跟人攤牌說我是皇帝吧!

倒不是說皇帝身份見不得人什麼的,而是他還不想失去目前這種輕鬆的談話氛圍。

已經不知有多少年,沒人敢在他面前這麼放肆的說話了,哪怕是長孫皇后,也只有偶爾的時候,才露出一絲小女兒神態跟他逗逗趣什麼的。

而除了他的觀音婢,再也沒有了。

哪怕是程咬金那個憨貨,看似大大咧咧,不拘小節,可實際上李世民知道,那廝心眼比誰都多。

這麼多年下來,不管程咬金怎麼鬧騰,可曾逾制?可曾失禮?

而且,別看程咬金說話不用腦子似的,可這麼些年下來,在他李世民面前,程咬金分寸把握得極好。

哪怕始終一副疲懶憨貨樣子,可實際上半句逾越的話都沒說過。

所以,一旦張諾知道了他的身份,給他個膽子也不能像現在這樣坐在一張桌子上跟皇帝、皇后一起吃飯聊天了。

哪怕張諾真有那潑天膽量,旁邊的內侍、禁衛估計也能弄死他。

因此哪怕是為了自己以後還能有個輕輕鬆鬆吃飯的地方,這會兒也不能說出自己的身份。

至於張諾當官的問題,慢慢來吧,到時候總有辦法把這等人才收入囊中。

於是李世民也不多說了,扶着一直捂着肚子偷笑的長孫皇后,隨手扔下三吊錢,走的那叫一個乾淨利落,甚至連告別的話都省了。

張諾無奈的聳聳肩,沒辦法,自己神功尚未大成,暫時還是在這小店裡憋一會兒吧。

等着外掛到賬了,一手漂亮的顏體到位,到時候非得弄個好點的推薦人,然後到老李這個只會在媳婦兒跟前吹牛的傢伙面前非得顯擺顯擺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