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升遷之路宋立海林可然試讀全文版 第10章 升官發財_塔靜小說
◈ 第9章 查了一個底朝天

第10章 升官發財

宋立海接了電話後,「喂」了一聲,接下來卻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事情還沒完,我本來想讓我爸把你推薦給他當秘書的,可我爸說太過分了,再說了你也不一定有當秘書的潛質,只能幫你到這裡了……」

「嗯嗯,你爸說得對,我真的是沒有做秘書的潛質,那需要天生討好領導的本事,我做不來,我現在也很感謝你了……」

「我話還沒說完呢,你這麼著急幹嘛?」林可然打斷了宋立海的話,極不客氣地說道。

「嗯,你繼續說。」宋立海習慣了這女人的霸道,淡淡地應着。

「雖然你現在不是他的秘書,可你要通過自己的努力成為他的秘書,別忘了我說的事,他現在對自己的秘書並不滿意,你機會大得很。」

「不是,秦……夫人,我就在**辦工作挺好的,你那個想法,太危險了,都啥年代了,還玩卧底這一套。」宋立海想說服林可然放棄派人去卧底的計劃。

「哼,遲了。你別前腳進了市**大樓,後腳就想滑溜?」

「宋立海,我警告你,我有本事讓進市**大樓,就有本事把你拉出這幢大樓!」

「這樣吧,一句話兩句話也說不清楚,我們見個面吧,明早我去找你,順便在你家附近把菜買了。」林可然又開始罵人了。

「不是,我覺得這樣不好……」宋立海還想再說什麼時,電話掛斷了。

事到如今,宋立海覺得自己渾身發冷,他的一切全握在林可然手中,他想逃,都不知道往哪裡逃。

這一夜,宋立海睡得一點都不好。

一夜醒了好幾次,直到看了看手機時間快到了,穿着睡衣起來喝了口水,剛放下水杯,最後一口水還沒咽下去,傳來了敲門聲。

宋立海怔了一下,下意識里,覺得自己危機四伏。

宋立海還是一個箭步跑過去拉開了門,果然,林可然提着幾樣菜站在門口。

宋立海剛剛想說話,林可然邁步走了進來,像是在自己家裡一樣。

「我給你買了早餐,剛剛起來嗎?」林可然看着宋立海問道。

「嗯,那個,請坐,要喝點什麼嗎?」宋立海結巴地問着,這女人怎麼就知道自己住在這裡,這讓宋立海心裏發毛。

「不喝。」林可然淡淡應道。

一時間,宋立海再次呆立在客廳里,林可然將早餐和她自己買的菜放在了餐桌上,然後坐在椅子上看着他。

「在知道我是誰之前,你可沒這麼拘謹,我真的這麼可怕嗎?」林可然笑了笑,看着宋立海問道。

不得不說,林可然是個標準的大美女,可宋立海卻是真的怕她。

宋立海走過來看着林可然說道:「秦夫人,您大人有大量,別再消遣我了。」

「您要是覺得我是個隱患,我可以辭職離開銀海市,永遠不會再回來,這樣可以了吧,您這麼做,我心理壓力真的很大。」

「為什麼?」

「我記得我們在微信上胡侃時說好了的,互相不問對方的姓名家庭工作等等一切。」

「我們只是一次偶遇,對吧,你看現在鬧的,好像是網戀要奔現了似的……」

宋立海極無奈地說著,幾個男人敢和這麼麻煩的女人交往,何況還是市大領導的夫人。

「我跟着老秦來銀海後,患上了嚴重的抑鬱症,說實話,我真的是差點自殺。」

「遇到你多少給了我希望,後來才慢慢調整過來,到現在還在吃藥呢。」

「我家老秦在外面又有女人,我不知道那個女人是誰,想着和你見面後,我和他就能扯平。」

「可真到了那一步,我還是沒做好準備,而你卻因為我的哭泣,兩次放過了我。」

「因為這,宋立海,你讓我更加信任你。」

「沒幾個男人可以在那種情況之下,全身而退,包括老秦。」

「那時候真是覺得他儒雅幽默,成熟穩重,男人該有的魅力他都有。」

「可後來他前妻突然車禍去世,給了我很大的打擊,這件事我一直都在懷疑,想起來就心有餘悸……」

「你是說……」

宋立海驚訝地捂住了嘴,雖然沒說出來最後的那句話,可是林可然卻點點頭。

「不會吧,怎麼可能,秦市長看起來不像是那樣的人啊。」

宋立海還是不敢相信林可然的話。

「我得抑鬱症也是因為害怕,害怕哪天成為他的前妻。」

「我找不到合適的人,現在只有你能幫我,說不定我還沒查出來那個女人是誰,我就被害了,所以,你必須去秦明山身邊當這個卧底。」林可然把情況告訴了宋立海,到了這一步,也沒啥好收着藏着的。

宋立海聽完這些話後,腦子飛速運轉。

這可不是小事!

「我覺得不應該吧……」宋立海喃喃地說道,話說到一半,林可然就站了起來,走到了他的面前。

宋立海嚇了一跳,想要站起來,被林可然的雙手按住了肩膀,然後將其生生地又按回了座位。

「你以為我這幾天閑着了嗎?」

「我早把你里里外外都打聽清楚了,你前妻在市委宣傳部工作。」

「從結婚就看不起你弔兒郎當渾渾噩噩的樣子,為了往上爬,背叛你了,對吧?」林可然問道。

宋立海的眼神有些犀利,抬頭看向林可然,可林可然全然不顧,接着又說道:「那你知道你前妻的相好是誰嗎?」

「我們不說這些了,這都是過去的事了,你要是真想我好受點,就不要再揭我傷疤了吧?」宋立海生氣說道。

「據我所知,你老婆的相好,你這輩子都惹不起,你就死了報復的心吧。」

「外界都傳,說祁詩畫攀上了市委辦主任,其實,市委辦主任只是個替罪羊。」

「真正搶走你老婆的是市委書記虞國勝,是不是很刺激?」林可然問道。

宋立海雖然對這事早已麻木了,可聽到她這麼說,還是一愣,問道:「你這消息都是從哪來的?」

「網上買的。」林可然說完,捧住了宋立海的臉。

「我不信,網上怎麼會有這種消息,不可能的。」

「網上當然不會有了,但是有人會去查啊。」

「查出來之後就可以賣錢了,我這麼說你可能不信。」

「給,你看看這些關於你的材料,是不是真的?要是其他的材料都是真的,那你老婆的事八成也是真的」。

林可然說完,拿出手機,讓宋立海自己看一個文檔。

宋立海獃獃地接過手機一看,從自己的出生年月一直到現在的情況,信息更新很快,甚至就連自己剛剛被調到了市府辦都查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