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升遷之路宋立海林可然試讀全文版 第9章 查了一個底朝天_塔靜小說
◈ 第8章 終於踏出了第一步

第9章 查了一個底朝天

林炳海聽了宋立海的話後,若有所思地點了一下頭,不過很快看着他說道:「嗯,這工作不是為局長乾的,那就是為國家乾的。」

「往大了說,國家財政給你發工資,拿人錢財,當然要替人消災了。」

「但是國家太大了,你幹了什麼事,國家看不到,幹得再好,評價你的是局長,國家給你發錢,可局長可以讓你陞官,你說你是為誰幹的?」

宋立海聞言有些愣,這道理都懂,可如林炳海這麼不要臉地說出來,還真是讓他開了眼界。

「我是研究行政管理的,行政管理能管理啥,還不是管理人,管理好了人,這些人才能去做事。」

「吏者,能也,制之非易焉。」

「意思就是能在體制內混到一官半職的人,都是有點能力的。」

「管理這些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才有管理學,你明白我的意思嗎?」林炳海直視着宋立海問道。

宋立海點點頭,說道:「林老師,我不是想當面恭維您,真的是聽您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感覺過去這些年學的東西都白學了。」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任何人都想聽好話,林炳海當然也不會例外。

「你小子現在不用恭維我,這些恭維的話我早就聽膩了。」

「可然的事,謝謝你,她說你在信訪局乾的並不如意,局長被免職之後,你好像連個靠山都沒了,我的想法是先調到市**辦去,現在的問題是你敢去嗎?」

林炳海又問了一句,而且這一句顯示是激將法。

「林老師,這,這個太突然了,我從來沒想過這事,怎麼突然提起這事了?」宋立海佯裝驚訝的問道。

林炳海皺眉問道:「可然沒和你說起過這事嗎?」

宋立海本想搖頭,想想不對,趕緊回應說道:「秦夫人說過讓我去秦市長身邊做秘書,幫她盯着秦市長,您和師母都聽見了。」

「嗯,這事你說得對,不能操之過急,一旦讓明山知道了,你和她會非常被動,所以,我昨晚和明山說了一下,你先去市**辦,這個問題不大,你自己多加小心。」

「不過有件事我很納悶,我希望你和我說實話。」林炳海嚴肅地說道。

「林老師,我真的和秦夫人什麼關係都沒有,要不是她提出來見個面,我都不會在現實里和她有任何的交往。」

「再說了,我也不知道她是誰,我們所有的交往都是在網絡上。你們這次來,秦夫人才約我見面的,見她之前,我確實不知道她是市長夫人,我可以發誓。」宋立海坦蕩地說著。

林炳海看了看宋立海,然後轉身看向大殿里的菩薩,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告誡宋立海道:「小宋啊,抬頭三尺有神靈,我雖然不信,可這不代表沒有,你現在說的這些話,菩薩可都聽見了。」

宋立海苦笑一下說道:「林老師,我說的都是真的,你們不相信我,我也沒辦法。」

「其實秦夫人約我時,什麼也沒說,一切都是當著您和師母面說的,無論是秦市長的秘書,還是您的研究生,我都不是非做不可。」

「我感覺現在生活得挺好的,我沒什麼野心,在政治上我也是一個沒野心的人。」

「對了,林老師,說起來您可能不信,我前妻是市委宣傳部的,我們離婚是因為她勾搭上了她的上級,為了往上爬。」

「我把話說到這個地步了,您該信我的話了吧,這事你們可以去打聽,市裡很多人都知道。」

林炳海聽宋立海這麼說,一下子很尷尬,過了一會才訕訕的說道:「小宋,我收回我剛剛說的話。」

「作為可然的父母,我們要為她的幸福負責,你理解一下好嗎?

「嗯,可以理解。」宋立海點點頭說道。

心裏卻想,明明是林可然要他去當卧底,現在倒成了這一家人在幫他,可他自己這個處境,能進市**當然是最好的前途,他再有怨言,也不敢流露半分。

而林炳海夫妻說是想讓宋立海帶着他們轉轉,其實不過是對他的單獨拷問而已。

好在,宋立海偽裝得很好,以至於林炳海得出了兩個結論:

第一,如果宋立海說的是真的,和林可然真的什麼關係也沒有,那麼這個人還是一個實誠人。

第二,如果宋立海說的是假話,這些都是偽裝出來的,那麼這個人的狡猾可見一斑。

就憑狡詐的勁頭,宋立海如果認真地在官場混,混得不會差,他只是缺少一個平台而已。

無論是哪種,林炳海都決定幫助宋立海。

林炳海離開銀海市後,把宋立海的調動工作交給了秦明山。

他雖然在銀海市很不如意,但畢竟是一個市長,市裡名義上的二把手,想調動個人,尤其是像宋立海這樣無關緊要的人,還是沒多大難度的。

當調令到了信訪局的時,所有的人都驚呆了。

在信訪局,誰都知道宋立海是局長何遠恆的跟屁蟲,馬屁精。

何遠恆是局長的時候,同事們都賣他幾分面子。

何遠恆被免職聽候處理之後,宋立海就像是局裡的瘟疫,誰都不願意再搭理他,可沒想到人家不聲不響地運作到了市**辦。

雖然市**辦和市委辦還差點,可畢竟比信訪局強多了,那裡至少可以見到市裡的大領導,只要是和市裡的大領導挨得近,遲早會被領導恩澤到。

這樣的事當然瞞不住宋立海的前妻祁詩畫,就在宋立海剛剛辦完了手續時,祁詩畫的電話就打進來了。

「宋立海,你是不是腦子哪根線搭錯了,居然開竅了……」祁詩畫話沒說完,宋立海就把電話掛了。

對於祁詩畫的背叛,宋立海一輩子都不會原諒她。

雖然祁詩畫是靠出賣色相獲得了升遷,但想想自己,也算出賣色相吧,男色也是色。

祁詩畫的電話又打進來了,宋立海這次說道:「有話就說,有屁就放,別陰陽怪氣的,我不欠你什麼了,沒心思陪你嘮嗑。」

「好好,工作換了,脾氣也漲了是吧,好,我不說了,我就是想知道,你走的是誰的關係?」祁詩畫問道。

「我自己的關係,還能有誰的關係?」宋立海沒好氣地回應了一句。

「我知道是你的關係,我是想問你,你找的誰調動的工作,我問了,你是正式調動,不是去幫忙,告訴我,誰幫的你?」祁詩畫再次好奇的問道。

「作為一個公務員,做好領導交代的工作,是我一直追求的目標。」

「領導覺得我還行,靠得住,就把我要來了。」

「我真沒找任何的關係,你也知道,我也沒什麼關係,要是有關係,我不早就爬上去了,何至於等到現在?」宋立海說道。

「嗯,說的也是,前半句是屁話,後半句倒是實話。」

「看來是哪個領導瞎了眼吧,算了,我信你這一次,怎麼著,找個地方給你祝賀一下?」祁詩畫問道。

宋立海說道:「算了吧,我們離婚了,老是見面不好,對你不好。」

聽着宋立海特意地強調對她不好,祁詩畫酸溜溜的。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這麼急着和我劃清界限,你是不是找別的女人了?」祁詩畫問道。

宋立海剛剛想要否認,沒想到電話進來了,是林可然打來的,宋立海內心一顫,急忙找借口掛斷了祁詩畫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