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升遷之路宋立海林可然試讀全文版 第8章 終於踏出了第一步_塔靜小說
◈ 第7章 仕途的救星

第8章 終於踏出了第一步

這頓飯宋立海吃得是稀里糊塗,雖然不再害怕林可然懷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可這事,要是讓秦明山知道了,後果不堪設想。

一想到風險和機遇共存,宋立海決定搏上一搏,指不明單車真的就會變成摩托!

吃完了飯,宋立海主動離開了。

宋立海回到單位後,得知何遠恆被免職,再重新擔任局長的可能性為零。

而宋立海和何遠恆的關係很好,那些平時對他點頭哈腰的同僚們,此時把他當成了空氣一般,視而不見,那滋味要多難受就有多難受。

這一天就那樣渾渾噩噩地過去了,第二天上班前,宋立海接到了林炳海的電話。

「小宋啊,你今天單位工作忙嗎?」

「林老師,我單位今天沒什麼要緊事,您吩咐。」

「嗯,是這樣,我和你師母想在銀海市轉轉,你能開個車陪我們轉轉嗎?」

「沒問題,我馬上過去」。

宋立海非常熱情地接受了這個任務,不管怎麼樣,這老兩口對他不錯,他沒理由拒絕他們的要求。

而林炳海掛了電話後,看向餐桌另一端的秦明山說道:「我還是讓小宋帶我們轉轉吧,你安排的車是公車,現在查得嚴,還是小心點好。」

「你和可然忙你們的,我們自己轉轉就行。」

一旁的林可然沒吱聲,卻很佩服她爹的表演才華,覺得他退休了可以去片場當群演。

「那行,我單位最近事多,就不陪你們了,可然,你陪着爸媽他們轉轉。」秦明山順水推舟地說道,他也不想陪岳父、岳母。

「不用了,你也忙你的,我和你媽,還有小宋一起玩就行了。」

「小宋是本地人,他對這裡的風土人情都清楚。」

「再說了,小宋也是體制內的人,我通過他,也可以了解一下你們市裡的情況,回頭我告訴你,可然跟着,他倒是不好說什麼。」

林炳海為了女兒還真是拼了,不惜餘地反覆提到宋立海。

林炳海的用意再清楚不過了,即便是把宋立海推薦給秦明山,那也是自己的事,和林可然扯不上半毛錢的關係。

甚至,林炳海要讓秦明山知道,林可然根本就不認識宋立海,這也是對女兒的保護。

宋立海離異單身,太危險了。

「嗯,那也行,你們要注意安全。」秦明山應道,根本就沒多想任何。

「這沒問題,明山,依我看,你現在就是缺少對銀海市的了解,你身邊的人都可靠嗎?我說的是你辦公室那些人。」林炳海假意問道。

「這個,說不上可靠,也說不上不可靠。」

「我們這樣的人,身邊哪有可靠的人啊?想找個可靠的人,難啊。」秦明山說道。

「這樣不行,還是昨晚我和你說的,這個小宋,你把他調到市府辦,觀察一下,能用就用,不能用就算。」

「不要因為他是我的學生就網開一面,能力和忠心才是最重要的,忠心要擺在前面,才大無忠者,用之禍烈也。」林炳海這戲越發地做得逼真起來。

「是,您說得對,到時候我留意一下。」秦明山總算是鬆了口,回應着岳父的話。

就在秦明山去上班時,宋立海正好開車來接林炳海夫妻。

看到秦明山出來,宋立海站在車邊,恭恭敬敬地叫了一聲:「秦市長好。」

秦明山看了一眼宋立海,點點頭,上車揚長而去。

此時林炳海夫妻和林可然也出來了,宋立海並未因秦明山的冷臉而有半點不悅,轉身看向林炳海夫妻,依然是笑容滿面,微微躬身,並且忙着打開了車門。

「這是你的車?」林炳海看了看門口這輛奧迪A6L問道。

「不是,我那車太小了,您二老坐在後面不舒服,我借朋友的車,林老師,師母,上車吧。」宋立海說道。

林炳海點點頭,心裏想這小子還真是會來事。

宋立海親自服侍老頭老太太上車,然後輕輕關好車門,從容大度的朝着林可然揮揮手,開車就離開了。

「林老師,您想去哪?」宋立海一邊開車一邊問道。

「小宋啊,你們這裡有沒有比較靈的寺廟,我想去上香。」林炳海還沒說話,陳樂瑤先說道。

「我們這裡嘛,普照寺是最靈的了,要不我們去那裡看看?」宋立海問道。

「那好,就去普照寺吧」。林炳海點點頭應着。

銀海市的寺廟不少,但是都在山上,考慮到林炳海和陳樂瑤的年紀,爬山不太現實,而普照寺的位置雖然也在山上,但可以開車到門前,不用爬山就可以到達。

在信訪局,宋立海沒少跟着何遠恆接待上級來視察,少不了就得帶他們到寺廟拜一拜,其實體制內的人比小老百姓還信這些東西。

「小宋,在信訪局幹得怎麼樣?」陳樂瑤問道。

到目前為止,她所聽到的都是女兒在自說自話,關於工作的問題,她還從來沒聽到宋立海的說辭。

現在女兒不在身邊,她想好好問問宋立海怎麼想的,女人的第六感覺告訴她,女兒和這個宋立海之間沒那麼簡單。

「哦,在信訪局挺好的,我負責接訪的時候比較少,一般都是跟着領導到處跑,上傳下達,雖說比較辛苦,我年輕,頂得住。」宋立海笑笑說道。

「昨晚,聽明山說你們局長被免職了,你做好離開信訪局的準備吧,只是我在想,暫時不能一下子讓你去明山身邊工作,先去其他科室,你自己努力,爭取讓他注意到你。」林炳海接上話茬後,直接如此說道,他已經想好了,不能讓秦明山有任何疑心。

「林老師,我還沒做好進**大樓的準備。再說了,都是干工作,我干工作又不是給局長乾的,局長免職了,我也得干啊,不是嗎?」宋立海直接應道,他確實還在猶豫之中,而且去秦明山身邊做個秘書,這麼麻煩的操作,他突然又沒啥信心了。

老兩口聞言,相互看了一眼,沒再說別的。

到了普照寺,宋立海帶着他們參觀了一圈之後,陳樂瑤去上香了,林炳海和宋立海去了大殿外面的平台上。

「剛剛你那句話,干工作不是為局長乾的,這話也對也不對,要不要聽聽我的意思?」林炳海問道。

「林老師,您指教……」宋立海稍微向後退了半步,非常恭敬地說道。

林炳海這個倍受人敬重的教授,於此時此刻的宋立海而言,如同他事業上的救星,仕途能否翻盤,彷彿全依仗着這位教授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