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升遷之路宋立海林可然試讀全文版 第7章 仕途的救星_塔靜小說
◈ 第6章 可憐天下父母心

第7章 仕途的救星

宋立海一見林炳海和陳樂瑤這神態,趕緊也站了起來,看着兩位老人說道:「伯父,伯母,這件事真的不是我的主意。」

「我也勸過秦夫人,這麼干太危險了,可她不聽。」

林炳海和陳樂瑤見宋立海這麼說,都有些尷尬,同時坐了下來,並且示意宋立海坐下聊。

「我來銀海市後,患上了憂鬱症,要不是小宋開導我,你們早就見不到我了。」

「媽,這是我的葯,你是醫生,你看看我是不是在騙你們。」

林可然說完,真的拿出幾瓶葯來給陳樂瑤看。

陳樂瑤拿起來看了看,立刻擔心起來,作為醫生的她知道這些葯可不是隨便就能買到的,這需要醫生的處方,一般都是從醫院裏開出來的,要是女兒說這些話是在騙自己,絕不會準備得這麼齊全。

事實上,林可然真的是有抑鬱症,只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就連宋立海也不知道,因為她看起來和正常人沒有任何的區別。

「為什麼呀,老秦對你不好嗎?」林炳海和陳樂瑤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問道。

這一問,林可然的眼淚嘩地一下就下來了,陳樂瑤急忙坐到了女兒一邊,不停地遞上餐巾紙讓她擦拭眼淚。

「好,對我很好,可我感覺他的心不全在我這裡。」

「我發現過他的另外一部手機,一直都在辦公室的抽屜里放着。」

「裏面只有一個電話號碼,是我有一次去他辦公室時發現的。」

「我記下了號碼,回來打通過,是一個女人的電話。」

「你說我現在又不能時時刻刻地跟着他,我想讓小宋去做他的秘書,就是想看看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總有一天,我想揭開他的畫皮,就算是離婚,我也認了。」林可然憤憤不平地說道。

繞了這麼大一個圈子,老兩口總算明白了女兒的心思,這是要在丈夫身邊安下一隻眼睛啊。

直到這個時候,宋立海也才明白,林可然為什麼要執意讓他去干卧底,原來是這樣啊。

宋立海竟然有些同情林可然,他和她同是天涯淪落人。

「我不贊成你這麼做,有什麼事可以開誠布公地說,你這麼做是違反道德……」林炳海看着女兒說著。

「你閉嘴,都什麼時候了,還講你那些倫理道德,你有完沒完?」林炳海話沒說完就被老婆打斷了。

「好好,我不說了。」林炳海訕訕地說道。

「乖女兒,你放心,你爸會把這事幫你辦了。」

「你可不能抑鬱了,以後有什麼事都和我說,和你爸爸說,我們都會幫你的。」

「媽也可以來陪你住着,好不好,咱高興點,不要抑鬱了,好不好?」陳樂瑤心疼地抱住女兒說道。

這一切,這一家都沒迴避宋立海,彷彿他也是他家的一份子,這讓宋立海一下子接受了林可然的計劃,不再那般反感她的一切安排。

而林炳海夫妻,了解了這些後,瞬間對宋立海熱情起來。

「這位就是宋立海,你們叫他小宋就行,小宋,這是我爸媽。」林可然見父母接受了她的計劃後,重新給他們介紹着宋立海。

宋立海愣了一下,這女人是真能折騰,好在他不再反感她的計劃,極配合地應道:「呃,伯父好,伯母好。」宋立海趕緊和林可然的父母打招呼。

「不對,不能這麼叫,我父親呢,你該叫林老師,我媽媽呢,你該叫師母。」林可然糾正道。

「啊?……」宋立海一時間腦子沒轉過彎來。

「我看了,你不是行政管理的本科嗎,我爸今年要招一批在職研究生,你現在就算是掛上號了。」

「到時候走個程序,複習一下好好考就行了,我爸可是師範大學的教授,多少人想考他的研究生都考不上呢。」林可然這才把她的計劃說了出來。

「小宋,我也聽可然介紹了你的情況。」

「在機關里獃著,沒學歷可不行。」

「你今年二十八了吧,三十歲之前解決不了正科,那你以後的仕途就難了,現在還得來及,在職考一個研究生很有必要。」林炳海接過女兒的話,一臉替宋立海着想地說道。

關於宋立海,林炳海了解的根本不多,可為了自己的女兒,他算是把底線降到了負數,沒辦法,人都是自私的。

「哦,對對,林老師說得對,我一直想進修一個研究生學歷,一直沒時間,這次我下了決心了,一定要先考個在職研究生。」宋立海總算是明白了這一家子的意思,極感激地應道。

林可然也好,林炳海也罷,都是要先讓他和他們扯上關係,後面的事才好辦,宋立海腦子不笨,立刻就想通了這裏面的關聯。

而此時,陳樂瑤提議帶着女兒去點菜,讓林炳海和宋立海聊一聊。

唯有了解宋立海的信息越多越詳細,晚上向自己的女婿推薦宋立海的時候才越有把握。

「小夥子,喝茶。」

「謝謝林老師,您請喝茶。」

宋立海從畢業考進了信訪局後,就一直跟着何遠恆,這幾年被調教的也差不多了,場面上的事應付起來不在話下。

雖然宋立海是第一次面對林教授,淡去開始的緊張後,漸漸恢復了自然,而且這老頭、老太太對自己還不錯,這一定是林可然的功勞。

「嗯,首先呢,我得謝謝你,可然跟着她丈夫來到這裡任職,可謂是人生地不熟。」

「她呢,又沒有工作,人際關係方面一直很簡單。」

「我們也是剛剛知道,這半年來,她得了嚴重的抑鬱症,要不是你的開導,她恐怕會做傻事。」

「我老了,就為女兒破一回例,你考不考都不要緊,我都可以特招你,我有這個權力……」林炳海慢聲細語地說道。

雖然宋立海已經知道了林可然有抑鬱症,可此時林炳海的話,還是讓他極不舒服,彷彿,他是個趁人之危的小人一般。

「林老師,秦夫人的這個病,我也是剛剛才知道的。」

「我和她因為找一隻失蹤的小狗相識,加了微信,我當時也不知道她的身份。」

「她讓我去給秦市長當秘書,也是剛剛才通知的我,我根本不願意,一旦讓秦市長知道,對她,對我,都不好。」宋立海急急地解釋着,事實也確實是他說的這樣。

「小宋,我這個女兒,我知道,一旦決定的事情,十頭牛也拉不回來。」

「我和你師母都謝謝你,明山身邊也需要自己的人,這事,我來搞定,你就安心地聽我們安排就行。」林炳海反而寬慰起宋立海來。

宋立海便不好再反駁什麼,可憐天下父母心,他將來做了父親,大約也會為女兒謀劃周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