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升遷之路宋立海林可然試讀全文版 第6章 可憐天下父母心_塔靜小說
◈ 第5章 夫人約見

第6章 可憐天下父母心

宋立海以為只是一件上訪死了人,頂多就是賠錢了事,可沒想到事情比他想像的要嚴重得多,何遠恆從信訪局去市委彙報之後就再也沒回來。

到了晚上,宋立海去了何遠恆的家裡,才知道他被免職了,至於下一步怎麼辦聽候處理。

何遠恆一出事,宋立海便知道,自己在信訪局是沒辦法呆下去了,好在他接應了林可然的差事,去秦明山身邊當卧底。

第二天一大早,宋立海就接到了林可然的電話,約他見一面,地址竟然是市領導住的別墅區,她的家裡。

宋立海嚇得再一次結結巴巴地說道:「秦,不,夫人,不,秦夫人,你在電話里交代我接下來怎麼辦,好嗎?」

「你的家,我,我,我就不去了。」

「秦明山上班去了,而且大白天的,我還能吃了你不成?」

「別像個娘們一樣婆婆媽媽的,限你半個小時來我家,否則,後果自負!」林可然說完,徑直掛掉了電話,完全不再聽宋立海找任何理由。

宋立海放下電話後,簡單收拾了一番,開着他的二手車,就朝着林可然的家奔去。

等宋立海趕到林可然的家時,她開的門,她沒看他,而是抬頭看了看客廳里的大擺鐘。

「還算準時,進來吧。」說著,林可然轉身就朝沙發處走去。

今天的林可然穿了一套紫色套裙,外搭一件薄大衣,背影美而優雅,惹得宋立海本能地吞了一口口水。

宋立海吞的聲音有點響亮,他自己都聽得格外清晰,正想着林可然千萬別聽見了時,這女人一扭頭,玩味地來了一句:「沒吃飽?」

該死的,真是丟死人。

宋立海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好半天傻呆在門口,不敢往前邁一步。

「進來啊,我又不吃你。」林可然今天這態度比前兩次大不相同,沒再罵罵咧咧,搞得宋立海格外緊張,這女人又要玩什麼把戲。

宋立海極忐忑地走了進去。

「坐吧。」林可然大大方方地指了指沙發,示意宋立海坐到她身邊。

宋立海哪裡敢啊,每次靠這個女人近一點,他就控制不住想辦她,太危險了。

「我就站着吧,有什麼,秦夫人直接吩咐就好。」宋立海硬是不敢走過去,坐在這個女人身邊。

「哼,變乖了?」林可然冷冷地應了一句。

宋立海更加尷尬,卻又拿這個女人沒半點法子,誰讓他被這個女人拿捏得死死的呢。

宋立海沒回應林可然,更不敢抬眼去看她,他是真怕自己時刻冒出來的危險念頭。

「我爸媽一會兒要來,你今天見見他們吧。」林可然也沒再逼宋立海坐下,淡淡地說了一句。

「不是吧,林可然,你爸媽要來,我見他們幹嘛,我不去,我不去。」

宋立海急了,應下這女人如此不靠譜的計劃也就算了,還得去見她父母,這都是啥事啊。

「由不得你!」林可然冷冷地丟下了這句話,就氣呼呼地站了起來,沒想到,踩到了自己的裙子上,整個人朝一邊傾倒着。

宋立海在情急中伸手扶住了林可然,可他用力過猛,把她整個人扎紮實實地扯進了懷抱里。

那股好聞的體香味道沖鼻而入。

宋立海腦子這一瞬間又抽風了,竟然低頭封住了林可然的嘴,……,不管不顧地上下一通攪動着。

林可然大腦也是一片空白,這男人明明攪起了狂風暴雨,她卻不僅沒有推開他,反而……賣力地迎了上去。

頓時,兩個人忘我地相擁在一起,攪起了體內的一切衝動。

敲門聲驟響。

嚇得宋立海快速推了林可然。

「可然,可然,我鑰匙沒拿,文件也落在書房裡。開門,開門。」門外的聲音響了起來。

宋立海再傻也明白這是秦明山回來了。

「怎麼辦?怎麼辦?」宋立海臉色嚇得慘白,手腳無措地壓低聲音問林可然。

林可然也嚇得不輕,扯起宋立海進了卧室,同時把他推進了大衣櫃里。

林可然把宋立海藏好後,這才急急地朝大門口奔去,一邊裝成氣喘的樣子,一邊說道:「來了,來了,剛在洗手間方便。」

林可然把門打開了,秦明山沒馬上上二樓,而是看着她說道:「晚上要沒應酬的話,我會回來陪你爸媽吃個飯的。」

「你爸媽一直都不太喜歡我,覺得我們年齡差距太大,你要多做潤滑劑,別做火星子,不然的話,我就更難過了。」

「我在爸媽那裡一直都是說你的好話,從來沒說過你半句不是,他們會慢慢接受你的。」林可然諱心地說著,心裏卻急得要死,生怕這男人會朝卧室走去。

秦明山點點頭,伸手摸了一下林可然的手,說道:「謝謝,我在市裡工作開展很困難,可謂是人生地不熟,有時候難免忽略了你,你可以多出去走走,交交朋友,不要老是悶在家裡,那樣會悶壞的。」

「我知道,我知道,這裡的官太太沒一個上門的,我就知道你很難。」林可然越急,秦明山卻越是拉着她說著不停,平時,他可沒這麼多話。

「唉,局面一直打不開,你受委屈了。」秦明山搖頭嘆了一口氣,這才朝二樓走去。

好不容易把秦明山哄走,林可然朝卧室走去時,腿一軟,整個人癱倒在地上。

聽到響聲的宋立海,嚇了一大跳,等了半天沒動靜時,他才敢推開大衣櫃門朝外瞧。

見林可然軟在地板上,宋立海猜秦明山一定上班去了,趕緊推門大衣櫃門,走了出來。

「你,你沒事吧?」宋立海看着這樣的林可然,竟然有些心疼她,把她從地上抱到了床上,卻沒再招惹她。

「你,你先回去,中午吃飯時,等我電話。」林可然應該是真的被嚇倒了,聲音虛弱地說著。

宋立海怔了一下,想說點安慰的話,卻一個字吐不出來,只得轉身快速地離開了林可然的家。

直到十一點多,宋立海才接到林可然發來的位置信息,便打車去赴宴。

一進去,包廂里的三個人面色都很沉重,男人五十多歲,看上去一臉的書生氣,一看就是有文化的人,女人看上去要年輕很多,和林可然長得很像,一看就像是姐妹花一般。

林可然的父母來之前,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直到宋立海趕到時,林可然直接指着他說道:「爸,媽,這是小宋,我準備讓他去盯死老秦。」

林可然的父親林炳海,母親陳樂瑤一聽,急得同時站了起來,目光齊刷刷地落到了宋立海臉上。

似乎林可然的這個荒唐決定,全是宋立海慫恿的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