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升遷之路宋立海林可然試讀全文版 第5章 夫人約見_塔靜小說
◈ 第4章 決定接招

第5章 夫人約見

兩人吃完了飯打一輛車離開,宋立海本來想先送祁詩畫回去,可到了她家樓下,祁詩畫說道:「上去坐坐吧,你還沒來過這裡呢。」

宋立海喝了點酒,有些暈乎乎的,就答應了祁詩畫的邀請。

兩人進了電梯,祁詩畫整個人幾乎靠在了宋立海身上,他本能地往一旁移了移。

可這女人似乎沒打算放過他,也跟着移了移,還貼着他的耳根溫柔地問道:「你沒事吧?」

這可是自認識以來,這個女人最溫柔的時候。

宋立海內心緊縮成一團,生怕自己的異樣被面前的女人發現。

「我能有什麼事。」宋立海藉著回應時,再一次移了移身子,這一回祁詩畫沒再貼過來。

進了家門,宋立海看到祁詩畫現在的家,確實是不一樣了。

以前他們是兩居室,現在是四居室。

換了男人果然是有好處的,連房子都變大了。

宋立海很不是滋味,借故放水,去了洗手間。

宋立海洗了把臉後,人要清醒點,可心卻沒來由地痛了起來,前妻現在的男人顯然能量遠大於他。

就在宋立海準備出去時,祁詩畫卻進來了,站在他的身後,她很熟練地摟住宋立海的腰,又一次貼着宋立海的身體說道:「今晚別走了,好久沒碰女人了吧?想了吧?」

祁詩畫說著這話時,還輕輕咬住了宋立海的耳垂,撩得他燥火紛飛。

就算是這樣,宋立海還是轉身推開了祁詩畫。

「祁詩畫,我們已經離婚了,再這樣不合適吧?」

「你未婚我未嫁,為什麼不合適?」

「不是,我說你現在的臉皮比以前厚多了,宣傳部真是鍛煉人啊。」

宋立海忍不住損了前妻一句,以前她可是不讓他碰的。

沒想到宋立海話音一落,祁詩畫直接撲上來,抬起頭,踮起腳尖結結實實的吻在了宋立海的嘴唇上。

在宋立海還錯愕不已的時候,她的香舌已經攻陷了他的第一關。

宋立海承認,祁詩畫是一個難得的尤物,無論是在什麼時候,都是可以拿得出手的,可正因為這樣,他才被背叛了,這一點是他絕對不能容忍的。

當祁詩畫伸手揭開宋立海的腰帶時,他毅然地推開了她。

看着氣喘吁吁一臉懵的祁詩畫,宋立海搖搖頭走了出去。

「你走,你走吧,你要是今天走出這個門,我們就再也沒任何關係了。」

「沒有我,你在銀海寸步難行,你就窩在信訪局繼續當你的窩囊廢吧。」祁詩畫在他身後咆哮道。

自己是好心好意請他吃飯,甚至把他帶到家裡來,不惜主動獻身,他竟然不領情,這讓祁詩畫非常地惱火。

「我們本來就沒什麼關係了。」

說完,宋立海毅然走出了房門,關防盜門巨大的聲音把祁詩畫嚇了一跳。

宋立海走後,祁詩畫在家裡又蹦又跳,最後癱倒在沙發上,仰望着水晶燈,動都不想動。

本來想着今晚可以再次享受一下他帶來的美好,沒想到讓自己給搞砸了。

說實話,她背叛宋立海絕對不是為了尋求刺激,而就是為了陞官,是純粹的利益交換。

可她現在的對象和宋立海比起來就是一個廢物,從內心來講,她的確是迷戀宋立海帶給她的刺激,可這種刺激看來是指望不上了。

天還很冷,她賭氣到洗手間洗了個冷水澡,等到裹着浴巾哆哆嗦嗦的依偎在沙發上後,身體的慾望才慢慢消減下去。

而宋立海回到家裡後,感覺四處清冷,躺在床上就不想動。

想想自己還真是挺窩囊的,祁詩畫沒罵錯,都這麼大了,卻混得這般樣子。

體制內升遷無望,體制外自己還真不敢出去,這就是宋立海的現狀。

第二天上班,發現信訪局那條路堵死了,只能在路邊停車,再走路進去。

進去之後,宋立海才知道,上訪的人把信訪局堵得嚴嚴實實的,對方獅子大開口,要價五百萬。

局長何遠恆惱火了,直接說不可能,就是把天鬧下來也是不可能的,所以人家就來了這麼多人。

看着亂鬨哄的局面,宋立海溜到了天台上。

天台上,好幾個同事在這抽煙,他們在議論紛紛。

「看來這回局長夠嗆了,鬧成這樣,不處理一下是說不過去的」。

「是啊,我老丈人幫我找關係呢,這信訪的事我是不幹了,沒日沒夜的維穩,截訪,接訪,還要督促下級部門給這些上訪戶解決問題,出了事還是第一個頂上去的,干這活確實是沒意思。」

宋立海聽着這幾個人議論着,五味雜陳,又想起了昨晚祁詩畫罵他的話,心裏更加不是滋味了。

宋立海想了想,將吸了幾口的煙扔在了腳下,狠狠的碾碎了,拿出手機給林可然打了過去。

「是我,現在說話方便嗎?」宋立海問道。

「方便,說吧,考慮得怎麼樣了?」林可然問道。

「我想了想,覺得你說得對,我同意你的安排,只是這事怎麼操作呢,我是沒那本事。」宋立海直接就把這事推出去了,你別指望我去運作這事。

「我知道,你等着就行了。」林可然說道。

「等着……」宋立海還沒接上話茬,林可然卻掛了電話。

宋立海餵了好幾聲,沒人應,還以為手機壞了呢。

沒想到,片刻之後,宋立海收到了林可然發來的信息,要求宋立海提供詳細的履歷,包括在哪裡讀書,婚姻狀況,越詳細越好。

宋立海看到這條信息,雖然手有些哆嗦,可他意識到林可然這是在玩真的,這女人確實要派人去她老公身邊當卧底!

宋立海決定配合林可然!

何況前妻就是屈服於權力,才換來升遷和住大房子!

宋立海內心儘管湧起一陣陣燒灼般地疼痛,可他知道,從這一刻起,他要徹底改變自己!

權力就代表着資源,在這個社會上,資源永遠都是匱乏的,而權勢是分配資源的手,有權,你可以操控資源的分配,無權,只能是眼巴巴的等着施捨。

就是在這一刻,宋立海開始對權力產生了強烈地渴望,他要當官,當大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