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升遷之路宋立海林可然試讀全文版 第4章 決定接招_塔靜小說
◈ 第3章 就不放過你

第4章 決定接招

宋立海這頭又急又氣時,女人卻不屑地說道:「你覺得我是缺錢的主嗎?」

一句話就把宋立海給悶死了,這天沒辦法再聊下去了。

「請問你怎麼稱呼?」宋立海換了一個話題,看着女人問道。

「林可然。」女人冷淡地應道。

「嗯,那好,我們再認識一下,就當我們是在電影院第一次見面,我叫宋立海,你好。」宋立海自認為自己這話說得很幽默,可當他伸出手時,林可然卻一臉冷漠瞅着他,根本就沒打算和他握手。

「我以為你知道我是誰了之後,會向我提什麼條件,然後威脅我,沒想到比我想的還不堪,你的膽子就這麼小,約我時怎麼不是這樣,說到底還是怕我家那位吧?」林可然看着宋立海不屑地問道。

「廢話,誰不怕,要是被他知道了,雙開我都是輕的。」宋立海訕訕地說道。

林可然眼睛盯着大銀幕,卻一點都沒看進去到底在演什麼,心思都在宋立海身上。

宋立海見林可然沒回應他的話,又補充了一句:「那你到底想怎麼樣,我現在都要嚇死了……」

而宋立海的話,林可然卻沒再接應。

林可然半年前跟着秦明山調到了銀海市,兩眼一抹黑,現實里一個朋友都沒有,除了在網上和原來的朋友聊天之外,就是在微信上和宋立海打情罵俏,因為都是匿名的,所以玩得還很開心。

直到被宋立海邀約,林可然也不知道怎麼的,居然就直接去了酒店。

林可然也清楚,她接受宋立海的邀約,是她內心長期寂寞造成的,秦明山調到了本地之後,並不如意,本地官場像是一個鐵桶一般,根本融不進去,再加上她和他有巨大的年齡差距,這一切都給了宋立海機會。

「你現在工作怎麼樣?」林可然在短暫沉默之後,突然問起了宋立海的工作。

「還行吧,就是混日子唄,求個穩定和溫飽吧,對我們這些小人物而言,就這樣了。」宋立海說到工作時,心裏倒是寧靜多了。

「那你還不想換個工作?」林可然又問道。

「我倒是想換個工作,可也不能替你去幹什麼卧底吧?」

「秦夫人,求你放過我吧,我就一個小職員,還有年邁的父母要養,你就別拿我開涮了好嗎?「宋立海趕緊又求着林可然。

「我老公對他的秘書一直都不是很滿意,我既然決定讓你去他身邊干卧底,就不會改變主意。」

「一是做秦明山的秘書,二是我報警,你把牢底坐穿,給你三分鐘選擇!」

林可然才不管宋立海如何求她,不依不饒地強調着。

宋立海聞言,下巴都快要驚掉了,扭頭獃獃地看着她,真是想不通她到底是怎麼想的,可當他看到她的臉時,在熒幕光芒的照射下,卻顯得光怪陸離,變幻莫測。

「你瘋了,你這還是不打算放過我,對吧?」宋立海生氣地問道。

「對,我就是不打算放過你!我就是要把你派到秦明山身邊去,那又怎麼樣?」

「再說了,你那個破信訪局,還死了人,你有必要幹下去嗎?」

「老娘這是在幫你,別不識好歹!」林可然惡狠狠地盯着宋立海說道。

宋立海氣得一個字都回擊不了!

女人真是個不講道理的怪物!宋立海完敗!

「我的話你考慮一下,這事沒得談,我先走了,這電影沒意思。」說完,林可然起身就走,一點商量的餘地都不再給宋立海。

宋立海緊跟着起身也出去了,在出影視廳前的過道里,他攔住了她,說道:「我再問你一遍,你到底想怎麼樣,別把我惹急了。」

「惹急了又能怎麼樣,你還能把我滅口啊?」林可然冷笑一聲,推開宋立海就離開了。

可宋立海卻根本沒勇氣追出去!

宋立海只好又回到座位上,看完了下半場電影,直到他的前妻祁詩畫,打來電話,約他見一面,他才走出了電影院。

還是老地方,宋立海點好了菜,祁詩畫才到。

兩個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祁詩畫一眼就看出來宋立海今天不在狀態。

「怎麼了這是,緊張兮兮的,是不是遇到什麼難事了,是不是在女人的方面出事了?」祁詩畫問道。

宋立海冷笑一聲,他最煩的就是女人瞎猜疑,因為她猜得還真准,可他卻說道:「你以為我是你啊,祁詩畫,你這輩子都對不起我,我們的婚姻就是毀在你手裡了,你還有臉說我?」

「好好,都怪我,行了吧,不和你一般見識,我的主任任命下來了,找了一圈也沒找到可以慶祝的人,就想到你了,今天我請你。」祁詩畫說道。

「是嗎?恭喜你,祁詩畫,你覺得你出賣的東西和你得到的東西成正比嗎?」宋立海問道。

祁詩畫微微一笑,說道:「宋立海,別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收起你那點可憐的自尊吧。」

「我既然敢來找你吃飯,就做好了被你罵得狗血噴頭的準備,我現在過得比你好,你罵吧,罵什麼都無所謂。」

祁詩畫這麼一說,宋立海還真是開不了口了。

他們的婚姻維持了三年,宋立海發現祁詩畫背叛自己後,便結束了這場婚姻。

本以為結束了就結束了,可是銀海這麼個小地方,他們倆又都是體制內的人,抬頭不見低頭見,怎麼可能徹底結束得了呢?

這不,兩個人又見面了,宋立海問道:「你不打算和他結婚?」

「他不離婚我怎麼結婚?」祁詩畫無奈地說道。

「人渣……」宋立海恨恨地說道。

「算了,我都不急你急什麼,對了,我剛剛聽說你們單位出事了,何遠恆這次算是栽了,去哪裡不知道,但是不會比現在更好,你還打算在信訪局混下去?」祁詩畫問道。

「不然呢?」

「要不我幫你找找關係,換個地方吧,也換種心情,我知道我對你傷害很大,這也算是我的補償,好吧?」祁詩畫問道。

宋立海冷笑一聲,他明白祁詩畫說的關係是誰,就是祁詩畫找的男人唄,宋立海覺得這是在對自己**裸的羞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