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升遷之路宋立海林可然試讀全文版 第11章 第一天報道_塔靜小說
◈ 第10章 升官發財

第11章 第一天報道

宋立海把這些信息看完後,一下子激動起來,指着林可然說道:「你這是在販賣公民個人信息,這是違法的……」

林可然卻冷笑了一聲,不以為然地應道:「宋立海,你這麼激動幹嘛,你還覺得你前妻的事是假的嗎?」

宋立海無奈地搖搖頭,說道:「無所謂了,既然是前妻,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我現在還糾結這事幹嘛?」

林可然一聽宋立海這麼說,聲音冷如寒冰地應道:「是嗎,銀海市不大,體制內的人都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更何況那個人還是銀海市的土皇帝。」

「你不覺得要是通過自己的努力,最後將這個人送到監獄裏也好,置於死地也罷,更是一件有意思的事。」

「市委大樓里,說不定現在你的前妻正在為這個領導服務呢……」

「你過分了。」

宋立海氣得不行,打斷了林可然的話,可心裏卻異樣地不是滋味。

林可然看宋立海生氣了,笑了笑,走到他的面前,伸手摟住他的脖子。

她在他的耳邊輕聲說道:「那你想不想報復,銀海市知道你前妻事的人都覺得你太窩囊了。」

「其實,你一點都不窩囊,你看,你現在不是已經把市長的老婆,迷得神五神六的嗎?」

「宋立海,只要願意,我這扇門隨時向你敞開?來啊!」

「得到了我,將來再去找市委書記家的女人,虞國勝有個女兒,很漂亮,只要你想報復,我可以幫你。」

宋立海此刻被林可然鼓動的心潮澎湃,熱血沸騰,他真的想也沒想,直接把林可然拖到了床上。

被窩裡還有些溫熱,與第一次在酒店裡不同,這是宋立海身上的餘溫,卻讓林可然激動起來。

現在無論是宋立海的身體,還是他身上的氣味,對她來說都有一種無窮的魔力,這倒讓她沒料到。

本來只是來激宋立海的,激來激去,林可然自己倒先掉進了溫柔井之中。

無論是林可然還是宋立海,各自抱着各自的目的,竟然就這樣打起了撲克牌……。

除了秦明山,宋立海是林可然的第二個男人。

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和秦明山比起來,宋立海這傢伙對付女人的手段,真是高了秦明山,不知道幾個檔次。

林可然此時的眼裡,心裏,所有細胞里,只剩下宋立海……。

而她這個在人前有多正經的女人,此時就有多不正經。

而宋立海也被林可然點燃了,啥也想不了。

什麼虞國勝,什麼秦明山,老子就要一個又一個,搶走你們珍惜的女人!

宋立海現在的所有技巧,全拜前妻祁詩畫所賜。

這女人非常的強勢,祁詩畫想要的時候,宋立海就必須交公糧。

當宋立海想要的時候,祁詩畫不一定願意。

尤其是後來祁詩畫外面有人之後,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當然不會讓宋立海知道。

很長一段時間,宋立海都是靠研究小電影,度過的。

凡事都怕認真二字,當你認真的去鑽研一件事的時候,只要不是很笨,都會慢慢摸清裏面的門道。

宋立海在深入學習那些手法之後,理論加實際,都會讓女人得到莫大享受。

這也是祁詩畫儘管離婚了,還是會回來找宋立海敘舊,只是他沒同意而已。

林可然此時換了一個姿勢,而憋了好幾個月的宋立海,這一次異常的勇猛。

剛剛林可然的話的確是刺激到他了,他看面前的林可然,一會是林可然,一會是祁詩畫。

而他自己,一會是宋立海,一會又變成了虞國勝,還有一會兒又成了秦明山,這讓他格外地興奮。

戰鬥起來,自然勇猛得可敵百萬雄軍!

林可然徹底滿足了,長發鋪散在床上,整個人像是水洗了一樣。

而且臉色紅潤,一種心滿意足的感覺油然而生。

這個時候,林可然的憂鬱消失得無影無蹤,哪怕宋立海的床有些邋遢,卻成了她的安樂窩,比別墅里溫暖百倍。

「你是不是看上我了?」

結束之後,宋立海斜躺在林可然身邊,在她耳邊問道。

「什麼?」

林可然裝傻地反問着。

「我聽說女人要是好色,更可怕。」

「我是問你,你是不是看上我了,還是覺得我能讓你舒服,能滿足你?秦市長是不是不能滿足你啊?」宋立海問道。

林可然愣了一下,睜開眼睛看了看宋立海,沒理他。

林可然雖然很累,依然掙扎着起身去了洗手間。

洗了澡後,林可然在宋立海的面前,一件件把衣服穿回去,就連梳的頭都和來的時候一模一樣。

宋立海看到她梳頭的時候,時不時看看手機,手機里是一張她的自拍像。

「今天記得買一把好用的梳子,這把梳子一點都不好用」。林可然收拾完一切,轉身對宋立海說道。

「啊,你還要來?」宋立海感覺自己非要搬家不可了。

「現在不早了,你該去上班了,市**辦不是誰想進去就能進去的,你進去之後最好還是夾着尾巴做人。」

「長點心,讓秦明山注意到你,他用不用你,就看你的本事了。」說完,林可然提起菜準備出門。

剛邁幾步,林可然又走到了床前,伸手拍了拍宋立海的臉,說道:「在男女之事上你的確是個合格的男人,不知道在工作上是不是一個合格的男人。」

「想想你前妻乾的事,你就沒點觸動嗎?」

林可然說完,扭着美麗的小腰,愉快地離開了。

林可然走後,宋立海把家裡收拾了一下,此刻家裡處處都是那個女人好聞的香味。

洗漱完畢,宋立海開車直奔市**,今天是他報道的日子。

因為沒有進門卡,車是開不進去的,只能是開出去幾百米在路邊停下,然後拿了身份證登記填表。

這主要是為了防備上訪的進去,沒辦法,現在各級**都這樣,防老百姓和防賊似的,信訪局出身的宋立海都覺得這事太麻煩了。

「來幹什麼的?」保安詢問道,一旁還站着一個武警。

「來報道的。」

「哪個部門?」

「市**辦」。

宋立海機械地回答着,內心卻有一萬隻黑烏鴉飛過。

老子看起來像是一個壞人嗎,等到老子正式進去了,回頭第一件事就是收拾這幫孫子。

只是現在,宋立海還得忍着,小不忍則亂大謀。

「進去吧,知道市**辦在哪嗎?」

「我進去再問吧」。

說完,宋立海拿起包頭也不回的走了。

從大門到大樓的門還有兩百多米的距離,宋立海不禁抬頭觀察這座大樓。

銀海市的市民都說,這座大樓像是一具棺材,當官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升官發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