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傻子神醫:未婚妻她不離不棄 第8章_塔靜小說
◈ 第7章

第8章

華中天示意了一下,保鏢過去叫人。

楚元這時站了起來:「我去一趟衛生間!」

不一會兒,一身西裝的黃少聰從外面走了進來。

他本來是找華中天的,然而當看到首富朱元敬,頓時激動無比:「朱……朱首富您好,我是黃氏集團黃世冠的兒子黃少聰,我……」

「說正事兒。」華中天不耐煩的說道。

「華總,是這樣的,最近黑龍商會名下的百悅,扣押了宋氏集團一筆abc萬貨款,要了幾次都要不回來!」

「我想懇請朱總能夠看在我爸的面子上,幫個忙,大恩大德,黃家一定報答。」看到這麼多大人物,黃少聰有些腿軟。

「宋氏集團?就是元城那個宋家?」

華中天恍然大悟。

轉過頭,沖黃少聰好笑道:「百悅扣了宋氏集團abc萬,關我什麼事?」

「這……」黃少聰整個一愣。

他以為華中天看在自己爸爸的面子上能夠幫個忙,然而沒想到,竟然被拒絕了。

黃少聰急道:「華老總,您看在我爸的面子上……」

華中天打斷了黃少聰的話:「你爸,在我這沒面子,送客!」

「不是,華總……」

黃少聰被送了出去。

此時,樓下,宋南伊一家已經等得着急的不行了。

看到黃少聰出來,宋南伊第一個小跑了過去,無比緊張的問道:「少聰,怎麼樣了?華老總肯幫忙嗎?」

黃少聰一陣尷尬,搖頭道:「南伊,華中天不給這個面子,看來只能去想其他辦法了。」

「這……」宋南伊唐突的後退了兩步,顯得有些失神。

「這可如何是好啊?」王桂平也急了,連黃少聰都搞不定的事兒,難道真的沒轍了?

鈴!

鈴!

鈴!

宋南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看到這個電話,她皺了皺眉。

接聽了一會兒後,宋南伊貝齒緊扣的說道:「趙黑龍給我打電話,讓我親自去他家裡一趟,如果我不去,就讓我們一家看不到明天的太陽,我……」

宋南伊緊張萬分。

楚元打了趙黑龍,這一次,時間點彷彿又回到了昨天。

「南伊,不能去,趙黑龍明顯是要玩你。」宋高陽憤怒的說道。

「可是,我若不去,我們一家今後該怎麼辦?」宋南伊心中一陣陣顫抖,她早知道,自己根本就逃不過趙黑龍的手掌。

「少聰,你不是喜歡南伊嗎?我把她送給你,你快想辦法呀。」王桂平已經急了。

但面對趙黑龍,黃少聰根本就不敢放肆。

要知道,趙黑龍一句話,是可以讓他爸爸下崗的。

見黃少聰在猶豫,宋南伊知道,自己的路,終究還得自己一個人去走。

深呼了一口氣,宋南伊說道:「我過去一趟,順便把百悅的錢要回來……」

「南伊,不能去……」

宋高陽欲攔,但發現似乎沒有任何辦法了!

……

「朱小姐的傷勢,我回頭去看看。」

「不過,幾位,我這裡正好有一個忙,想要請你們幫一下。」

樓上包廂里,楚元從衛生間走了出來。

剛好提到百悅,他便順口一說。

見楚元有事情要幫忙,華中天和朱元敬都是一陣激動,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結交什麼人,都不如結交一位神醫。

哪怕人再有錢,誰又能保證自己不會生病?

「楚先生,別說一個忙,就是十個忙,我們也定當全力相助。」華中天慌忙起身說道。

「楚先生,您儘管開口!」朱元敬也道。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黑龍商會縱容百悅集團,扣下了宋氏集團一筆abc萬資金,這筆錢,讓他還回來。」楚元笑道。

華中天意外極了。

剛才黃少聰似乎就是在說這件事。

這一次,華中天笑道:「楚先生,這都不是什麼事兒,他趙黑龍父子再狂,也斷然不敢把手伸到我們頭上,這筆錢百悅要是不給,晚一秒,我滅了他們。」

有華中天這句話,楚元便放心了。

楚元正打算和朱元敬一起去一趟朱家,去瞧一瞧朱元敬那位戰神女兒,手機便響了起來。

這是宋高陽打來的電話。

電話一接通,宋高陽就無比着急的說道:「楚元,你快來救救南伊吧,剛剛趙黑龍打電話讓她去趙黑龍的住處,他要糟蹋南伊啊!」

宋高陽找不到任何人幫忙,他不能眼睜睜看着自己的女兒,成為別的男人的玩物,肆意羞辱。

所以,他只能給楚元打電話。

聽到這句話,楚元皺了皺眉。

「宋叔,您別著急,這趙黑龍翻不了天,我馬上過去。」

楚元掛了電話:「朱首富,實在不好意思,臨時有事。這樣吧,明天你派人來接我,我再去給朱小姐治病!」

楚元說完就離開了。

……

帝皇豪宅。

一座豪華奢侈的別墅外面,十幾個打手站崗。

一輛邁巴赫緩緩駛了過來,為首的打手隊長旋即迎了過去。

身着長裙的宋南伊從車上下來:「我來見趙黑龍。」

打手隊長王峰肆意的一笑,貪婪的目光在宋南伊的身上掃了掃,恨不得要穿透宋南伊的衣服,看清楚裏面到底是什麼樣子。

「搜身!」王峰示意了一下。

幾個打手走來,要給宋南伊搜身。

宋南伊後退兩步,靠在車上:「你們不要太過分,我沒有帶兇器,你們敢碰我一下試試!」

「他XX的!」

王峰怒罵了一聲。

他本來想藉機占宋南伊便宜,摸摸不該摸的地方。

但轉念一想,宋南伊是趙黑龍要玩的女人,如果自己先摸了,那豈不是讓趙黑龍難看?

「行吧,就不搜身了,把這個衣服換上吧,這是我們黑龍會長要求的。」王峰遞過來一件衣服,示意一下。

宋南伊看了一眼。

這是一件極其暴露的衣服,幾乎遮不住女人的**。

第一時間,宋南伊感受到了一股羞辱,委屈的想哭。

她這輩子,都不會穿這種衣服。

趙黑龍想玩她,卻還要踐踏她的尊嚴?

「黑龍會長說了,如果你不穿,那就是態度問題,他會不高興。」王峰道。

宋南伊咬了咬牙。

好一會兒後,她說道:「我今天來,是找趙黑龍徹底解決問題的,不是讓他來睡的,如果再敢逼我,我就死在這裡。」

「我說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