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傻子神醫:未婚妻她不離不棄 第7章_塔靜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接到這個電話,沒過多久,華中天派來的車就過來了。

燈紅酒綠的國貿酒店裡,出現了宋南伊一家的身影。

黃少聰帶着她們走進酒店,一副地主之誼:「華芳老總今天包下了尊皇級包廂,據說是宴請了省城首富朱元敬。」

首富朱元敬,可以說是在元城人心目中,舉足輕重的存在。

誰要是能夠得到朱元敬的眷顧,那基本上平步青雲,指日可待了。

聽到這裡,宋南伊的心中出現一陣渴望,如果,她能夠成為富甲一方的人物,就沒有人再嘲笑她了。

可惜的是,有很多人,都是她們仰望的存在。

「少聰,見到華芳老總,有門路嗎?」王桂平則比較擔憂,畢竟華芳的老總,是和首富朱元敬打交道的人。

黃少聰倒也算客氣,他爸爸和華芳老總雖不算特別熟,但見了面還是要打聲招呼的。

一些面子,多少還是要給的。

黃少聰笑道:「王姨你放心,等會兒我就過去見一見華老總,百悅那abc萬應該不是問題。」

宋南伊充滿期待。

如果百悅將這abc萬還回來,那麼她宋南伊今後在宋家,也會揚眉吐氣一回。

這筆錢,極為重要。

「少聰,真是麻煩你了。」宋南伊抿了抿紅唇。

黃少聰一陣激動,看了宋南伊一眼。

宋南伊今晚穿着一件黑色的長裙,她的身材和氣質,幾乎令黃少聰難以抗拒,對於這個女人,他完全沒有抵抗的能力。

……

「南伊,你怎麼在這?」

宋南伊一家正在酒店裡等着,隨華中天保鏢進來的楚元一眼便看到了她。

楚元快步走了過去。

「楚元?」宋南伊有些驚訝,旋即轉頭看去。

她對楚元其實是有些感情的,畢竟這個男人,自己照顧了五年。

楚元的上上下下,只有宋南伊一人看過。

只是,楚元蘇醒之後對她的責怪,讓宋南伊大失所望。

王桂平看到楚元,憤怒的說道:「楚元,你來這裡幹什麼?國貿酒店也是你這種人能來的地方嗎?告訴你,南伊和你斷絕一切關係了,你不要再來煩她。」

王桂平擋在了宋南伊面前。

「楚元我警告你,你最好給我離南伊遠一點,我今天帶南伊過來,是要見華芳老總拿回百悅的那abc萬的。」黃少聰也怒道。

楚元自然不會把這些話放在眼裡。

不管宋南伊現在如何對她,但五年的照顧,這個恩楚元自然得報。

宋南伊以為楚元是偷偷跟着她們一起來的,開口道:「楚元,你回去吧,我不想看到你。」

「聽到沒有,南伊讓你滾,還不快滾!」王桂平喝了一聲。

「宋高陽,你還不快將他轟出去。」見楚元沒有離開,王桂平沖宋高陽吼道。

宋高陽其實不太想和楚元撕破臉皮。

但是,楚元對宋南伊的做法也讓他感到很生氣,於是說:「楚元,南伊現在心情不好,你就別打擾她了,你先回去吧!」

宋高陽說話還算客氣。

當年的宋高陽,和楚元的父親也算是交情不錯。

楚元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

國貿酒店,尊貴包廂樓上。

這裡,坐着十幾個中年男女,桌子上已經上滿了各種山珍海味。

「這位楚先生,醫術十分了得,朱首富,我已經把人請來了,就在來的路上。」一身西裝的華中天坐在座位上,衝著對面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子道。

男子名叫朱元敬,省城首富,今晚也是受華中天所邀特地趕來的。

在這裡坐着的人,則都是元城商業圈子裡的大亨。

普通人,難以躋身於他們之列。

朱元敬聽到華中天的話,微微點了點頭:「元城我只知道丁國醫術高超,這楚元還是第一次聽說。」

「朱老大,華老總向來不會說大話,連他都如此稱讚,可見這個人的確有兩下子。」

「我來之前去見過華老爺子了,現在華老爺子已經能開口說話了!」眾人七嘴八舌。

就在這時,門被推開,華中天的保鏢走了進來:「華總,楚先生來了。」

楚元從外面走了進來。

隨着他進來,華中天第一個站了起來,躬身迎道:「楚先生,多謝你能夠賞臉,快請坐!」

包括朱元敬在內,都在打量楚元。

甚至,有人認了出來:「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這位不是老楚家的二少爺嗎?後來被逐出楚家,我聽說他傻了?」

當年楚家發生這場大事,幾乎人人知曉。

當然,這些人都不敢大聲議論。

但是,能夠被華中天看重的人,眾所周知,不能小覷,華中天的眼光向來不會出錯。

「楚先生,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朱元敬先生。」華中天一一介紹了起來。

楚元看向朱元敬,笑道:「省城首富,我老早就聽說過你,你家老爺子是戰區的一位老將,聽說你女兒是巾幗不讓鬚眉的女戰神。」

朱元敬笑了笑。

正如楚元所說,朱家生來不凡,朱元敬父親已經退伍,一生傲骨無人繼承,恰巧自己的女兒承繼祖業,是大夏為數不多的女戰神之一。

「楚先生,可惜的是,我女兒在三年前的元海之戰上,身負重傷,至今都是一個植物人。」

朱元敬說著站了起來,端起了酒杯:「聽華老總說楚先生醫術高超,朱某今天來這裡,就是懇請楚先生為救我女兒。」

元海之戰,是三年前大夏與外域的一場海戰。

這一戰,出現了三位戰神。

其中之一,是女戰神朱流影,也眾所周知,朱流影重傷歸來,至今昏迷了三年。

當然,楚元並不知道這些。

華中天站起來道:「楚先生,朱小姐,是巾幗不讓鬚眉的女戰神,在世花木蘭,還請楚先生施以援手,看是否能夠回天。」

「楚先生,我們大家敬你一杯,希望楚先生能夠出手相助。」所有人都站了起來。

……

「華總,外面有一個自稱黃世冠兒子的人,要見您。」

這時,華中天的保鏢又走了進來,開口說了一聲。

「黃世冠的兒子?」

華中天皺了皺眉。

這黃世冠他倒是認識,不過僅僅只是認識罷了。

華中天正要拒絕,朱元敬道:「華老總,讓他進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