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傻子神醫:未婚妻她不離不棄 第5章 華中天邀請_塔靜小說
◈ 第4章 我能要回來

第5章 華中天邀請

  楚元的心中,突然對宋南伊多出了無盡地愧疚。

  他又和丁國說了一會兒。

  就在這時……

  「丁老,我去了您的藥鋪找您,找不到,原來您在這裡。」

  「丁老,快救救我父親!」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和幾個保鏢攙扶着一位老人急沖沖走了過來。

  那老人面色發紫,顯然已經是奄奄一息了。

  丁國原是第一醫院的老中醫,退休後就開了家診所,在元城請他出手治病的不再少數。

  中年男子名叫華中天,乃是元城的一位大人物。

  華中天的父親體弱多病,這已經是他第三次來找丁國了。

  看到來人,丁國連忙站了起來,朝華中天走了過去。

  楚元也跟過去查看情況。

  「丁老,您快看看我父親。」華中天急切的說道。

  丁國查看了一會兒,又撥開了老人的眼睛。

  好一會兒之後,丁國嘆了一口氣,無奈地搖了搖頭:「中天,你家老爺子看來是不行了,以我的本領,救不了他。」

  「你說什麼?」華中天渾身一震。

  華老爺子對於他們家族而言,是舉足輕重的存在,一旦華老爺子倒下,對他影響很大。

  但看丁國搖頭樣子,華中天更是快要崩潰了。

  連丁國都搖頭,還有誰能夠治療?

  ……

  「讓我來看看吧!」

  就在這個時候,丁國身旁的楚元,突然開口說了一聲。

  這話一出,不僅是華中天一陣驚訝,就連丁國也愣了愣:「二少爺?我沒有聽錯吧?你也會醫術?」

  楚元微微一笑。

  這五年,他在玉佩里修鍊「六道醫書」,共計三百二十八卷,其中包括奇門遁甲、五行異術、六道神針等。

  楚元的傻子本體,雖然失去很多五年里的記憶,但他的三魂七魄在玉佩里,並不是一無所成。

  「我也許可以救他。」楚元思索了一下腦海中關於六道神針的記憶,說道。

  「丁老,這位是?」華中天不太相信楚元。

  丁國倒是意外極了。

  但他看楚元的樣子,並不是在開玩笑。楚元也算是從十二歲以來就是在丁國身邊長大的,她母親時常帶着楚元去藥鋪幫忙。

  想了想,丁國說:「中天,這位是楚元,讓他試試吧!」

  「好,既然丁老都這麼說了,楚先生,勞煩您為我父親看看。」華中天作了個請的手勢。

  楚元點了點頭,朝華老爺子走了過去。

  華老爺子面色發紫,氣血不足,楚元只是看了片刻,轉過頭沖丁國道:「丁爺爺,你有帶銀針嗎?」

  丁國是名老中醫,銀針就是它的武器,自然隨身攜帶。

  丁國將銀針遞給楚元,楚元取了六枚,而後開始給華老爺子針灸了起來。

  六道神針,是六道醫書中記載的一種針灸方法,至今已經失傳。

  當楚元六道神針施完,原本已經昏迷的華老爺子突然劇烈的咳嗽了一聲,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醒……醒了?」看到老爺子醒來,華中天頓時一陣興奮。

  丁國震驚極了。

  在他看來,華老爺子已經進入了彌留之際,此刻已經無力回天。

  「這,簡直不可思議!」丁國詫異極了。

  楚元收回針,沖華中天道:「我給老爺子開一副葯,你讓他按時服用,他的身體就會慢慢恢復了。」

  華中天一陣欣喜:「楚先生,你可真厲害,我父親這是什麼病?」

  楚元道:「血管和經脈老化,有些閉塞了,我剛剛給他打通了。這種情況西醫是沒辦法的,畢竟老爺子年事已高。」

  華中天激動無比,讓保鏢拿來了紙筆。

  楚元將藥方寫了上去,交給了華中天。

  「楚先生,我叫華中天,今天多謝了。不知道楚先生有沒有時間,今天晚上我想……」

  楚元本來想拒絕華中天,但是卻又不好折了華中天的面子,便回道:「我晚上看時間吧,華先生還是趕緊帶老爺子回去吧!」

  楚元給華中天留了聯繫方式,他這才離開。

  楚元也告別了丁國,往宋家趕去。

  ……

  宋南伊家中。

  「這個楚元,他怎麼可以這樣對南伊?南伊照顧了他五年,他這個白眼狼。」

  客廳里傳來一陣怒罵。

  宋南伊的母親王桂平火冒三丈,狠狠地瞪向了一旁抽煙的中年男子:「宋高陽,都是你,如果當初不是你執意要讓南伊照顧他,會發生這種事嗎?」

  「現在可好,人還把趙黑龍打傷了,難道我們對付得了黑龍商會嗎?」

  在一旁蹲着抽煙的宋高陽滿臉沉痛。

  宋高陽是個老實人,平時三巴掌打不出一個屁來。

  當年,宋南伊收留楚元,宋家其他人全部反對,只有宋高陽站出來支持。

  剛剛,宋南伊回到家,已經把在酒店的經過,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們。

  宋高陽嘆了一口氣:「這個楚元,怎麼是這樣的人?他現在不傻了,卻又過河拆橋嗎?」

  「現在的問題是,趙黑龍一直讓百悅扣押着我們這abc萬,如果再拿不回來,宋家該怎麼對我們?」宋南伊坐在沙發上,眼圈泛紅。

  百悅是黑龍商會盟下的一家集團。

  趙黑龍讓百悅扣押了宋氏集團abc萬。

  如果這筆錢拿不回來,宋南伊不說在宋家難以立足,恐怕在整個元城,都站不起來了。

  說著,宋南伊擦了擦眼淚:「現在百悅的問題還不是最嚴重的,楚元打傷了趙黑龍,趙黑龍不會放過我們。」

  「宋高陽,你倒是想個辦法呀,你想讓我們一家都去死嗎?」

  王桂平沖宋高陽喊道。

  宋高陽氣呼呼的站了起來:「你們在家等着,我去見見楚元,我要親自問他,為什麼要對我們南伊這樣。」

  「你去個屁,你見那個廢物有個屁用?連他XX的死都承受不了,還指望他幹什麼?」王桂平怒了一聲。

  所有人都認為楚元是因為母親的死才傻的。

  事實上,他是被楚家人下了毒。

  宋南伊一家正不知怎麼辦,外面,突然傳來了楚元的聲音:「南伊,百悅這abc萬我能要回來,黑龍商會,我會解決他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