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傻子神醫:未婚妻她不離不棄 第9章 帶你爸來找我_塔靜小說
◈ 第8章 還有誰攔?

第9章 帶你爸來找我

  王峰見宋南伊態度堅決,便放她進去了。

  帝皇豪宅樓上的客廳里,趙黑龍正在和一名身着西裝的中年男子喝酒。

  這中年男子名叫段志剛,正是百悅集團的董事長。

  「昨天,本來老子就要得手了,沒想到楚家那個傻子來了,打了我個措手不及,今天不搞到宋南伊,誓不罷休!」

  趙黑龍的臉部有些淤青,胸口上也是一片腫脹。

  他堂堂黑龍商會分會會長,自然不可能就放過宋南伊。

  所以,今天特地把段志剛也拉了過來。

  段志剛微微一笑,一副人模人樣的姿態:「等一下,宋南伊到了之後,我們兩個唱個黑白臉,這個女人,保證拿下!」

  趙黑龍喝了一口酒:「我原本還打算放過那個楚元,哼,今天過後,老子必讓他為此付出代價!」

  ……

  「趙黑龍,我來了!」

  兩人正說著,容顏成熟絕美的宋南伊從外面走了進來。

  今天,宋南伊想要徹底把問題和趙黑龍解決清楚,絕對不會再讓趙黑龍得手。

  趙黑龍和段志剛同時看向宋南伊。

  精緻的玉腿,飽滿的身材,簡直是毫無瑕疵。

  「段總也在?正好,我想問問你,你欠宋氏集團的那abc萬資金,到底什麼時候還回來?」宋南伊一下子認出了段志剛。

  百悅集團是黑龍商會盟下的。

  這段志剛,分明就是扣着這筆錢不給,好給趙黑龍睡了宋南伊的機會。

  「草他媽!」

  宋南伊這話一出,趙黑龍便破口大罵一句,他一把抓起了桌子上的酒瓶,作勢去往宋南伊頭上抽去。

  宋南伊嚇得花容失色,腳下後退了兩步。

  段志剛將趙黑龍攔住:「趙會長,有話好好說,不要意氣用事!」

  段志剛將酒瓶奪了回來。

  「宋南伊,老子給你臉,你XX媽還有資格站在這,我要是不給你臉,我早他媽弄死你了,你還敢跟我玩這套?」趙黑龍坐下,直接破口大罵。

  宋南伊哪裡見過這種架勢,一時間錯愕不已。

  好一會兒,宋南伊才道:「趙黑龍,分明是你一直在暗中對付我,我從來就沒有得罪過你,你讓百悅扣下我abc萬,你反倒說我惹到了你?」

  「那又怎麼樣?」

  趙黑龍態度很強硬。

  宋南伊怎麼樣不了,只能吃這個虧。

  而此,趙黑龍卻又強調:「我趙黑龍手段就是這麼狂,你XX媽不服?不你不服又能拿我怎麼樣?老子告訴你,我他媽就狂了,有種你滅了我。」

  「你若滅不了我,那就乖乖地服侍老子,懂嗎?」

  趙黑龍之欺軟怕硬。

  如果面對元城首富,或是華芳老總,怕是不敢說這些話。

  眼見趙黑龍火冒三丈,段志剛一直在唱白臉:「那個趙會長,你消消火。宋南伊,來,大家沒必要撕破臉皮,你來敬趙會長一杯!」

  段志剛將酒杯遞給宋南伊。

  這兩人,黑白臉齊唱。段志剛看似友善的臉上,藏着鋒芒。

  「不好意思段總,我不會喝酒。」宋南伊拒絕。

  「我今天來,只是想拿回那abc萬,順便,和趙黑龍徹底把事情弄清楚。你要是真想對付我,你就殺了我,放了我家人。」

  宋南伊不打算繼續下去。

  趙黑龍冷道:「放了你家人?老子要殺,自然是送你全家上路啊。」

  說著,他還摳了摳指甲,呵呵一笑。

  段志剛又在一旁勸解:「宋南伊,你別這麼大火,我說過了,大家和氣生財,你敬趙會長一杯,這事兒不就過去了?」

  「今天我老段替你擔保,只要喝了這杯酒,我明天就把那abc萬打給你!」

  「當真?」宋南伊一陣驚喜。

  她倒真沒有發現,段志剛何時這麼客氣了。

  一時間,宋南伊對段志剛的好感升上去一些。

  段志剛笑道:「我老段從不撒謊,今天,我當個證人,你和趙會長握手言和,我們多喝幾杯!」

  如果真有個中間人,能夠握手言和,宋南伊做夢都想。

  如今段志剛的話,宋南伊沒有多想。

  不就是喝酒嗎?

  「好,趙會長,我來敬你一杯!段總剛才答應好的,喝了酒,這事兒就算結束了……」宋南伊咬了咬牙,而後端起酒杯。

  ……

  「你XX媽是幹什麼的?」

  帝皇豪宅的外面,楚元趕了過來。

  當還未進門,就被外面看門的王峰給攔住了。

  王峰看清楚元,頓時一陣驚疑:「咦?這不是楚家的那個傻子嗎?你來這裡,是要找宋南伊嗎?這會兒宋南伊估計在樓上和趙會長顛龍倒鳳呢。」

  「哈哈哈!」

  十幾個打手都笑着圍了過來。

  王峰手中握着一根棍棒,抵了抵楚元的胸口。

  楚元則是一笑:「那你,也想玩一玩顛龍倒鳳了?要不,我讓你也體會一下酸爽?」

  王峰一陣意外,完全不明白楚元在說什麼。

  幾個打手相視了一眼。

  意思,含糊其辭。

  「你想要表達什麼?我看你是想挨打了是吧?」王峰凶了一句,作勢揚了揚手中的棍棒。

  然而棍棒舉起的瞬間,面帶笑容的楚元已經抓住了王峰的脖子。

  這一下,可是一個措手不及,王峰根本就沒有料到。正要反抗之餘,鐵拳襲來,這一拳,直接轟在了王峰的胸口上。

  咔嚓!

  斷骨的聲音響起,王峰慘叫一聲,只覺得肋骨斷裂,渾身巨顫,一口鮮血涌了出來。

  但這還沒完,楚元將王峰舉過頭頂,一拳直接干斷了他的下巴!

  王峰嘴巴斷掉,喉嚨里不斷地發出嘶吼。

  「呃啊!」

  撕心的慘叫聲在院子里響起,王峰自己估計也沒有想到,楚元口中的酸爽竟然是這個。

  周圍的打手都蒙了。

  楚元將慘叫的王峰丟到了地上,掃了一眼圍着的打手。

  所有人都條件反射的將手中的棍棒丟到了地上,腳下後退了好幾步。

  「誰還要攔?」楚元反問了一聲。

  沒有人吱聲,幾個打手再次後退了好幾步。

  只是在他們眼中,這個已經痴傻五年的楚家少爺,似乎並沒有元城人所說的那樣。

  見沒人再攔,楚元大步走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