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傻子神醫:未婚妻她不離不棄 第8章 還有誰攔?_塔靜小說
◈ 第10章

第8章 還有誰攔?

「女兒!」

「南伊!」

宋高陽和王桂平是擔心宋南伊,所以特地趕過來看看,沒想到剛來就看到楚元將宋南伊抱了出來。

兩人沖了過來。

王桂平一把從楚元手中接過宋南伊,看着爛醉如泥的宋南伊,王桂平沖楚元罵道:「楚元,你這混賬,你怎麼把南伊弄成這樣了?」

楚元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王姨,我……」

「我什麼我?你離我女兒遠一點,滾!」王桂平不分青紅皂白的吼了一聲,扶着宋南伊直接上了車。

楚元攤攤手,當然,他也懶得解釋了。

王桂平一直不待見自己,這一點也毋庸置疑。

但宋高陽還算比較清醒,是他給楚元打的電話。

宋高陽道:「楚元,南伊是你救下來的?真是太感謝了,幸虧我給你打電話了。」

「宋叔,你說哪裡話,南伊照顧了我五年,我楚元哪怕是丟了這條命,也不會讓任何人欺負她。」楚元回道。

「唉,南伊他媽說話就這樣,你別跟她一般見識,回頭南伊醒了,就解釋清楚了。」宋高陽一副無奈地樣子。

「快回去吧!」楚元道。

「宋高陽,你還和那個廢物說什麼,還不快走了。」車上的王桂平怒了一聲。

宋高陽沒再說什麼,跟着上了車。

看着他們走遠,楚元轉過身,此時的他眼中充滿了無盡地殺意,以及怒火。

楚元拳頭攥了起來:「楚家,你們屢次三番的害我,這一次,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

楚元決定,先到楚家走一趟!

……

楚家,是元城本土一個不小的家族。

楚家家主楚國濤,就是楚元的親爺爺。

楚元的爸爸在楚家排行老三,此外也是楚家三兄弟當中最有天賦的一個,在他的經營下,楚氏集團日益壯大。

大伯二伯鋒芒被掩蓋,一直對老三有意見。

後來,楚元爸爸因病去世,兩人開始暗中作梗,偽造捉姦現場誣陷楚元母親不守婦道。

爺爺楚國濤得知以後大怒無比,將楚元母親趕出楚家,楚元當時年幼,選擇和母親一起離開,自此開始淪落元城。

卻不曾想,直到今日,大伯二伯還想趕盡殺絕!

而楚國濤,不分青紅皂白,昏庸無能!

楚元很快來到了楚家,時間已經是晚上,楚家燈火通明!

楚元剛到院子里,便看到一名青年,帶着十幾個保安從院子另一邊,迎面而來。

當這青年看到楚元,頓時驚訝極了:「卧槽,我沒有看錯吧?楚元?你這個傻子,竟然還敢回楚家?」

楚元認識這個青年,他叫楚飛,是大伯的兒子,也是自己的堂弟。

眾所周知,楚元已經傻了五年,這五年如果不是宋南伊,他早死了。

今天看到楚元來到楚家,楚飛真的很是意外。

「哈哈,傻子,你這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來投奔楚家的嗎?」楚飛擋住了楚元的路,哈哈大笑一聲。

楚元瞧了他一眼,並不想和這人多費口舌。

然而,楚飛卻又接着道:「你媽不守婦道,在家裡偷男人,你這傢伙有傻了,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

楚飛這句話激起了楚元的怒火。

楚元腳下一頓,目光盯向楚飛:「你可以罵我,但如果罵我母親,我決不允許!」

這話一出,楚飛頓時一怔。

「怎麼回事?這小子不是傻子嗎?」

「對啊對啊,傻子怎麼可能會說這種話?」楚飛身邊的保安,也都一個個疑惑不已。

但是還不等他們表達什麼,楚元突然一記耳光,狠狠地抽在了楚飛的臉上。

「哎呦!」楚飛甚至還沒有反應過來,直接被抽翻在地。

楚元竟然敢打他?

爬起來的楚飛頓時怒了,吼道:「你這個傻子,竟然敢打我?我他媽弄……」

砰!楚飛正要還手,楚元又是一拳轟在了楚飛的臉上,這一拳直接打出了血,讓楚飛更加懵了。

「你們還愣着幹什麼,給我上!」楚飛吼了一聲,沖保安喝道。

十幾個保安罵罵咧咧的衝來。

但很快,便在一陣哀嚎聲中,紛紛倒飛出去,砸翻在地上。

「這……」

楚飛張大嘴巴,一時間有些失神。

他好久沒見過楚元了,根本想不到這個傻子竟然……

楚飛正要打電話叫人,楚元卻一把抓住了楚飛的衣領:「下次,注意一下你的措辭,如果再敢侮辱我母親,我殺了你!」

說完這句話,楚元的膝蓋狠狠地撞在了楚飛的肚子上。

楚飛吐出了一口苦水,哇地一聲張大嘴巴跪在了地上。

楚元繼續朝裏面走去。

……

「人都到齊了嗎?」

「還差誰沒有回來呀?」

楚家客廳里,已經張羅了一桌子好飯好菜。

楚家上上下下圍坐在四座。

今晚,楚家正在舉行一場家族聚會。年約七旬的楚國濤坐在了主座上,掃了一眼身邊的其他楚家人,詢問了一聲。

老大楚震明畢恭畢敬的回道:「回父親,玉歌團部里有事耽擱了一會兒,馬上就到了,小飛已經去接她了。」

這場家庭聚會是楚國濤安排的,他要看看自己的孩子們。

提起玉歌,楚國濤臉上洋溢着一種驕傲的姿態,點了點頭:「玉歌是個為數不多的女將,她平時太忙,今天能回來,我已經很開心了。」

「是,父親!」

他們正說著,外面傳來了一陣慘叫的聲音。

聽到這一聲聲慘叫,楚家上下都是一陣疑惑。

「怎麼回事?外面好像有人慘叫!」

「是啊是啊,這叫聲也太凄慘了吧?」

楚國濤示意了一下老二楚正茂:「正茂,你出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還不等楚正茂站起來,楚家的管家急沖沖的從外面闖了進來,開口喊道:「老太爺,不好了,二少爺回來,他他他……他還打傷了三少爺!」

「你說什麼?」楚國濤吼了一聲,猛然站了起來。

楚正茂、楚震明,以及所有楚家人全部相視了一眼。

二少爺這個稱呼,可是已經有十幾年沒有用過了。

而隨着管家的話音落下,這個時候,一身淡裝的楚元,緩緩地從外面走了進來。

「各位,別來無恙呀!」楚元淡淡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