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逆軍(5)

第6章 逆軍(6)

「顧參議……顧參議!這樣打下去不成!」

顧淵剛要衝上去,又被那受了重傷的老狐狸扯住了。

老狐狸傷勢沉重,這時候幾乎已經是勉力支撐。

「韃子兇悍!而咱們都是潰軍。就算被你強行鼓動些軍心士氣,一點一點地扔進去也是當場就垮下來!要想幫到劉指揮,還得陣列而戰!攢齊百來號人,排着陣勢壓上去,衝垮他們一翼,給白梃兵爭一個靠腳的地方!」

「那該怎麼打!」顧淵騎在馬上,茫然地看向四周。

那些女真輕騎如同雪中的禿鷲一樣圍着白梃兵砍殺,已經將他們的陣列截斷,分成兩股。

其中一隊人馬在那位騎軍指揮的帶領下還勉強衝突得動,而另一隊則只能在雪地里擠做一團,憑着甲胄之堅打算死守到底。

他看着那員粗豪的騎將帶着幾員親兵左衝右突,將馬槊舞得如同毒龍一般,想要殺進去與自己的兄弟袍澤匯合。可卻總有被不要命的女真輕騎從四面八方迎上,將他們的努力化為烏有。

而這邊步彙集的卒甲士往往剛衝上前去,便被小股的女真騎軍擊潰,根本就幫不到重騎半分。

「揚旗!集軍!參議只要做那執旗之人,收攏這四下所有兄弟突過去——勝生敗死,在此一擲!」老狐狸此時也是紅着眼,死死盯着前方戰場,一口氣狠狠說道!

「好!勝生敗死,在此一擲!」顧淵點點頭,沒有絲毫猶豫就下了決斷。

他猛地舉起那面沉重的戰旗,翻身上馬。

血凝成冰,攀援在旗杆上,凍傷了他的手,但他已經不在乎了。

「集軍、集軍——隨我衝鋒!管他什麼親衛謀克!宰了他們,咱們才能活!」他揮動戰旗,縱馬開始緩緩向前。

四野里,早先被擊潰的宋軍正零零散散開始向這個方向匯聚,他們中已經有久經戰陣的悍卒意識到了這處戰鬥的關鍵!

女真西路軍主力其實一直盯着的就是汴京、也只有汴京。

他們遣出這些攻城用不上的精銳輕騎掃蕩周圍援軍,無非是為了攻城做準備。

如今大雪連天,遮蔽了周圍的視線,也成為這隊拚死反擊的宋軍最好的掩護。哪怕那個女真精銳謀克號角聲連連,短時間內,也不會有大隊女真能尋到他們位置!

而這,便是他們逃出升天的機會!

「結陣!結陣!白梃兵撐不住,大家都得死,跟着那面旗!壓上去,壓垮那些女真韃子,給自己殺出條血路。」

潰軍之中,已經有些甲士開始指揮周圍潰軍,他們自覺地聚攏在這面戰旗周圍,試探着緩緩壓迫向前。

身負重傷的老狐狸竟也在馬背上挺直了腰,強打精神跟在顧淵的後面,嘴上更是胡亂吆喝着:「你們這群沒卵子的都睜開眼睛看好了!這是杭州府顧家三郎!堂堂兩浙路轉運使,親自領軍衝鋒,人家這麼大的官,家裡有萬貫家財!尚且不惜性命!你們這些賊配軍還有什麼好怕的!顧轉運使說了——若是破陣而出,每人賞銀百兩!」

顧淵只是舉着那面旗向前,也不去管那老卒信口胡說——反正仗打到這個地步,若是這些虛假的身份能激起這些敗軍最後一點軍心士氣,那麼他就算說自己是皇帝太子又有什麼關係?

此時此地,他就是一面戰旗,就是要領着這些失了勇氣的男人們豁出條性命,在這亂世中闖出條路!

當他們這支小小隊伍在雪原上聚集了差不多百人左右的時候,終於有女真騎軍注意到他們的動作,成群結隊向他們當面衝來。

「顧參議,把人聚攏些,我們才不會被衝垮……有長槍的放低長槍!槍尖沖外,槍桿戳在地上……這些女真輕騎匆忙拼湊,還是打着擊潰我們趕快回援大隊的主意……咱們什麼都不要做,等着那些輕騎自己撞上來!」

老狐狸原本跟在他的馬後,每說一段話就要喘好久,看到這情勢,還是拼了命的拔出刀來,擋在他的身前:「你這面旗只要不倒,這荒野雪原上的兄弟們便都會往這邊來,既然定了要拼上性命殺出條血路,那便立住你的戰旗,一步也不要退!」

顧淵將旗插在雪地中,原本緩步向前的大隊步卒也跟着停了下來,隊伍後面還自覺匯聚了幾騎不知從哪裡鑽出來的輕騎。

他深深吸了口氣,看着不遠處那小隊正在逼近的女真輕騎,忽然笑了:「老狐狸,為何總覺得我要賣了你們,都已經陷在這不死不休的戰場上,你覺着我還能逃到哪裡去?」

「顧參議……我只是信不過你。」那老卒沒有看他,血紅着眼死死盯着衝鋒的女真人,「早些時候遇襲,也是你先失心瘋似地拔馬走掉……帶着整個隊伍垮了下來;可剛剛也是你,萬軍皆潰的時候,做了那個逆着潰軍衝鋒的人。這兩個人都長着同樣的面孔,做出來的事情卻天差地別,你告訴我,我該信哪個?」

「所以你在此處,是要押着我、領着這幫潰兵去救你的兄弟?老狐狸……你這綽號還真是名副其實!」顧淵扶着旗,看了看已經開始全力衝鋒的女真騎軍,忍不住苦笑一聲。

「嘿嘿,我其實叫胡六……大家叫着叫着就把我名字叫成了狐狸……」老卒說著也低低地笑了,他忽然轉過頭,目光如電:「參議,一步也不要退!我這隻老狐狸就擋在你身前,也死在你身前!只求你立住這旗,你不退,軍心就還可以挽回,你就還有機會帶這些為你沖陣的兄弟尋條活路!」

說話間,女真輕騎已衝到陣前,胡六忽然舉刀,大聲喝道:「穩住——殺!」

可這些潰軍倉促間結成的陣列依然如薄冰一樣脆弱了……

面對近在咫尺的女真騎兵捨命突擊,他們之中有人閉着眼賭命、有人拋下兵刃轉身、也有捨命迎上前去。

二三十騎女真戰兵轉眼間撞入了這些潰軍的陣列,他們胯下坐騎被長槍刺中,摔下馬來,揚起一連串的雪塵。

而陣勢正中那面被血浸透的旗幟卻始終未曾動一下!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