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山河故宋 第4章 逆軍(4)_塔靜小說
◈ 第3章 逆軍(3)

第4章 逆軍(4)

雪越下越大,鐵色的陰雲也越來越低,好似要與圍城的女真軍勢連成一體。

汴京城外,無名雪丘上,顧淵兜着自己戰馬,在潰敗的人潮中死死盯着身後的騎將。

他剛剛來到這宋金國戰的戰場之上,雖然記憶混亂,雖然一切都是陌生的,可還知道若想死中求活,唯一可以倚仗的也許就只有那隊騎將和他身後那一整隊看上去還算有些樣子的騎兵!

那名粗豪的騎將與他目光相交,沉吟片刻,忽然摘下鞍側的馬槊,沉聲下令:「人馬披甲,準備衝鋒!」

「什麼?」

負傷的老卒聽了這命令不由得瞪大眼睛,他一把拽住身旁的騎將,喘息着勸道:「你瘋了么!那可是完顏宗翰的親衛謀克!每個人的手上至少都有十條人命!那是殺了成百上千人的一百人!我們就剩下這六十幾號兄弟,混在潰軍之中,連陣腳都立不住,就算再能戰又有什麼用!這汴京,我們是救不下了!」

可他的面前那位騎將卻根本不予理會,只是默不作聲地放下面甲,而後揚起馬槊。

「人馬披甲!準備衝鋒!」

身後雪丘之上,約莫六七十騎的騎軍集結了起來,他們用同樣的吶喊回應了那粗豪的騎將!

這些騎兵一色雄健的西域戰馬,上面還披着厚重的馬鎧,他們自有驕傲,因此才敗而未潰彙集在這裡,隱隱間竟還有些許戰意!

那老卒見狀,已經是聲淚俱下,拼了命地拽住那名騎將的馬韁:「不能上了!我們全是重騎,目標太大,這樣一鬧必被金人盯着追殺!當年楊相公麾下重騎可就剩咱們這一騎軍指揮,今日一戰,更只剩這兩成,給白梃兵留點骨血吧!」

可面甲覆蓋下,那位騎將卻只是穩穩地舉着鋒銳的馬槊,絲毫不為所動。

「劉指揮!劉國慶!若是分散突圍,我們還能賭一場天命,以白梃兵的精銳,至少還能跑出去一半的人!這要是悶頭沖了上去,卻是白白替那些潰軍殿後!你難道還真信了那鬼話,想跟着那拿錢買官的私鹽販子,去搏什麼翻覆天下的富貴么!」

老卒將話說得無比誅心,但身旁的騎將卻只是冷硬地將他的手撥開。

「老狐狸……軍心士氣便是如此。一個男人失了勇氣崩潰逃亡,會帶動整路兵馬潰散……可反過來,一個男人鼓足勇氣站在那裡,哪怕他連劍都握不穩,亦會有人跟隨他逆着潰軍衝鋒!」

鐵面之下,劉國慶的聲音顯得瓮聲瓮氣,好似被什麼東西堵住。可從面甲縫隙處露出的眼神,卻恍若燃燒:「他顧三郎說得對!神州天傾——總該有披甲執刀的男人頂上去!而不是讓一個只會舞文弄墨喝花酒的小子來做這力挽天傾之人!」

他說罷,狠狠夾緊馬腹,靴上馬刺刺痛胯下戰馬,這頭已經是全副披掛的戰爭怪獸當即高高立起,而後躍馬向前,只在開始帶上血腥味的風中為那老卒留下一句話:「老狐狸,你向東南跑!若是僥倖得生,便跟我老娘說一聲,這煌煌汴京,我劉國慶見識過了!」

……

披甲鐵騎忽然動起來的時候,顧淵只覺得整個雪原都開始顫抖。

大雪之中那些披人馬俱甲的重騎兵踏雪而來,震撼得他一時間甚至屏住呼吸。

此時,顧淵的身旁已經聚集了十幾個想要掉頭拚命的敗軍,他們也是驚訝地望着那忽然衝殺出來的鐵騎,滿臉的難以置信。

「這是……鐵浮屠么?」顧淵喃喃地問道。

在他對這時代軍事水平有限的認知中,鐵浮屠就是戰場上的皇帝!是最純粹的殺戮機器!

而他的身側,已經有潰兵回過頭,忍不住地歡呼:「不是——是我們的白梃兵!」

顧淵坐在馬上,也是震驚地望着這撲面而來的重騎衝鋒!

那隊甲騎展開陣勢,從他身側呼嘯着掠過。

天地——彷彿倒懸!

他穿越而來,稀里糊塗竟然沒有注意剛剛周遭甲士大半是人馬俱甲的精銳重騎!

那股鐵色的波濤從雪丘之上如浪一樣卷涌下來!他們分開潰軍,揚起滔天雪塵,帶着沛莫能御的力量在這令人絕望的汴京戰場上橫掃下去!僅僅是六七十騎,便好似要將這染血的荒野踏碎!

這便是重騎兵的衝鋒!

即使殘暴好戰如女真人,面對這樣突如其來的反擊,也應對得手忙腳亂。

他們雖是完顏宗翰的親衛,久經戰陣,可今日為了方便雪地追逐,都是輕裝出陣,身上最多也就披了一件鑲釘皮甲,哪裡會想到這宋人潰軍之中竟還藏着這樣一隊重騎!

顧淵也很快反應過來,他兜着自己戰馬,在潰軍中聲嘶力竭地大喊,拼了命地想要挽回更多人的勇氣:「壓上去!跟着老子壓上去!幫這些重騎乾死那些女真追兵!要想不像條野狗一樣死在這冰天雪地里,這就是咱們唯一的生路!」

戰場之上,如此聲勢浩大的反擊終於讓慌不擇路的潰軍停下腳步。

他們幾乎是着魔一般看着這彷彿從天而降的自家鐵騎,看着他們沉默着一頭撞向那些可怖的女真人!

宋軍甲騎,陣列森然,在衝鋒路上也能勉力維持陣列不亂。

他們幾乎齊頭並進,每一騎之間間隔着大約七尺距離,而縫隙之中露出的是第二排甲騎馬槊的寒光。

兩排重騎錯落有致,如同一道一道移動的鋼鐵荊棘!

這是西夏鐵鷂子最常用的戰術,此刻卻被這支宋人騎軍完美地複製出來。

女真輕騎,本應迅捷如風,此時最妥當的應對原本應是向兩翼張開展開追逐騎戰。

但不知是被一系列的勝利沖昏了頭腦,還是他們已經驕狂到實在看不起一觸即潰的宋軍,當面那個親衛謀克,竟然選擇正面相抗!

他們拚命地匯聚在一起,呈一個巨大的箭簇,稍微聚集了一下,便與那支宋軍的重甲騎軍騎戰對沖!

帶着同樣的堅決,兩支騎軍就這樣在漫天大雪中對撞在一起!

……

註:

白梃兵,北宋唯一重騎,北宋西軍之銳。

多部宋穿小說之中都有出現這一重騎軍的設定,本作也沿用,但並未查到明確史料記載過這支軍隊存在過。

……

完顏宗翰(1080—1137年),女真名粘罕,金宗室名將。

正史位面,靖康之變時為女真西路軍主帥,是滅北宋的主要策劃者和實際執行人。

天會十五年(1137年)去世。年58歲。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